2016年6月5日 星期日

一個味道一個故事:愛恨纏綿Black Pudding



剛收到消息,小弟喜歡的英國餐廳,屹立蘇豪區士丹頓街七年多的Yorkshire Pudding,剛在月初結業。

E小姐傳來的人去樓空照片,我無奈地嘆一聲:Oh no。

曾經,他們的炸魚薯條,在我心目中,是香港最英的味道,隨著此布甸結業,一切已成為追憶。

記得七年多前,友達陳真兄在此搞飯局,小弟是其中之一名座上客,當時差不多吃盡餐牌上,所有招牌菜,包括牧羊人批,炸魚薯條。。。

唯獨是全天候早餐。

七年多的日子,來過數次,始終未嚐其全天候早餐。

對上一次,與數位blogger一起試菜,當時正值蘇格蘭舉行公投在即,餐廳大搞綽頭,來個英格蘭與蘇格蘭的對決。

其中一道菜,煎帶子配黑布甸,印象至深。

有追看我的Facebook專頁/部落格的讀者們,或者會知道,我是非常喜歡黑布甸的!

追溯第一次吃黑布甸在何時,恐怕已記不起,總之,在英國。



每次吃All day breakfast,必定要有黑布甸,否則,不收貨。

大多人難以接受黑布甸的濃烈得要命個性,有些人覺得非常血腥,我心想:(咁你食車仔麵又食豬紅?去台灣的夜市又食豬血糕?)

最近四次去英國,吃過多少次黑布甸?

總之,我吃過幾多餐All day breakfast,就吃過幾多黑布甸。



格拉斯哥的Buchanan Bus Station裡面的小Cafe,成為我每次在格拉斯哥必去的地方。

皆因有大件夾抵食的All day breakfast,五鎊多一個早餐,包熱飲,材料任叫,炒蛋或煎蛋,香腸,煙肉,茄汁豆,少不了黑布甸。

有一次,我要求所有材料,女店員給少了黑布甸,我提醒她:(還有黑布甸。)

她望一望我,然後露出一副錯愕的表情,可能她心裡面想,有個亞洲面孔的人,竟然會吃黑布甸??



在艾雷島的日子,下榻的民宿,每天有三款早餐可選,All day breakfast的黑布甸,是令人期待的一刻。

天天清早最歡喜,在這早餐之中再重逢你,迎著你那血腥氣味,難定下夢醒日期。

威士忌的氣味,與黑布甸的濃烈性格,製造一連串的迷夢,但願一生不醉醒,留在夢中的國度。



愛丁堡市中心裡面,有間身處窄巷的小店,英式早餐很便宜,黑布甸固然是鐵膽,還有Haggis!

不懂者就敬而遠之,懂吃者就愛得義無反顧,羊內臟造就了蘇格蘭國食Haggis,豬血造就了黑布甸,同時亦造就了我的五臟廟,品嚐美食的機會。



利物浦市的The Penny Lane Hotel,除了是一間以披頭四為主題的酒店之外,其餐廳亦供應美味的英式早餐,始終都要有黑布甸。



回到香港,可以吃到黑布甸的地方,有如鳳毛麟角,香港吃到的英式早餐,十居其九沒有Black pudding,記憶所及,我主場Dicken's Bar的All day breakfast,是有黑布甸。

看見某年青人,興高彩烈把她在某餐廳吃過的all day breakfast,上載至社交網站,再打一大輪文字。

我冷冷回一句:(無Black Pudding,failed!)

對她來說,可能是一盤冷水照頭淋,你唔比LIKE我都算,仲要串我,點先?

不久,此年青人unfriended了我,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