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6日 星期一

愛丁堡:再訪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協會,由黃昏喝到入黑



作為威士忌人,去到那裡,都想喝一杯威士忌。

在自己的地方,可以去GingerTiffany's New York Bar

到新加坡,當然要去Auld Alliance

到台北,自然地想到後院

到格拉斯哥,The Pot Still是必去之地。

到愛丁堡,你沒到過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協會(SMWS)的話,注定留下遺憾。

今次只在愛丁堡停一晚,住在王子街的Travelodge,與皇后街的SMWS,只是數分鐘腳程。

有人問我為何不去Leith的總部,我都是貪就腳而已。



寒冷的下午四時多,踏進會所二樓的酒吧,未喝酒,已感到暖意,吧檯前的協會酒,井然有序地排列,正在向我招手。雖然不是第一次來,但是心情依然興奮莫名。



去到這個地步,又到天人交戰時間,一個下午,最多可以喝到三杯,而且不要太貴,對我輩窮L來說,最多只能負擔10鎊一杯。

我經常強調,喝酒,是有畫面的,不論是好是壞,酒的氣味引發出一連串的幻想,自己的經歷,想法,由酒精作引子,在某個空間交叉重疊,從而建立一個虛擬景像。



SMWS 7.123,As pretty as a picture。真身為Longmorn,看看酒標上的注解,刨鉛筆是甚麼味?我未吃過鉛筆碎,當然不知甚麼味道啦。

由始至終,很佩服SMWS的試酒專員,具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將飲家引領至另一個幻想空間。

協會酒,就是這樣引人入勝。又或者是,喝酒的人,特別感性。

焦糖與蜜糖的甜作前奏,有如拖肥糖的sticky,紅棗,水果,焦糖等味道,爆炸性的結尾,熱鬧過後在口腔內,良久不散。



想喝泥煤風味,陰差陽錯之下,喝了48.7,Speyside 13 yo,Divas Do Disco!

女王在舞池上,散發出點點薑辣,Maple Syrup的甜,那陣皮革味,可會是她身上的皮褸?

川貝,草藥,蜂皇漿的圓滑,中等身材,有衝動走到她面前,一抱入懷。



看看腕錶,差不多到晚飯時間,上年在會所的餐廳,吃過一頓early bird dinner,價錢便宜,水準奇高,為何沒有米芝蓮推介?

今次忘了訂位,選擇就地取材,酒吧亦供應一點散餐,直至黃昏。



在死線之前,點了一份Haggis,薯蓉,蘿蔔蓉,加上羊內臟精華,有如百鳥歸巢的Haggis,配以威士忌汁,懂欣賞之仕,像我,愛得要命,太美味了。



與此同時,再點一杯威士忌,Auchentoshan 14 yo的5.47,香水味圍繞著中菜館,對我而言,屢見不鮮。

回到二十年前,當時我與心上人,經常到中菜館用膳,尤其是美心集團旗下的潮江春,北京樓為甚。她每次都會噴Calvin Klein Escape,久而久之成為了她的標記。

多年後的今日,在街上嗅到這股氣味,本能地回頭,看看是不是她。

喝著此格拉斯哥來客,竟然找到她的一點蛛絲馬跡。強勁的皮革/鞋油,檸檬的氣息,帶著一點水果,兼有點像涼茶的bittersweet,爆炸糖一樣的結尾。

甜美得帶點冷艷,隱藏著不知何時爆發的大小姐脾氣,有沒有這般巧合?



始終,威士忌是生命之水。

The Scotch Malt Whisky Society Queen Street: 28 Queen Street, Edinburgh,  United Kingdom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