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4日 星期六

倫敦:慢活東倫敦@Cafe OTO




沒有計劃的旅程,只有異地的約會。

三月中的倫敦,早上只有個位數字的溫度,如果掉轉在香港,沒有暖氣之下,在披窩內天人交戰,起床?不起床?

沖涼洗臉,沒有洗頭,在行李挑選了FCUK的恤衫,BLACKBARRETT by Neil Barrett的jumper,擦亮副Moscot眼鏡,先到Ted Baker的Barber Shop,修理三千煩惱絲,本來的雜亂無章,經過土耳其師傅三兩下手勢後,黑色的髮蠟,風中帶滑,整個人顯得更清爽,瀟洒。

然後,與好友小寶,在Holborn站外面會合。

例牌互相先寒暄一下:(點呀你?)

(唔係太好,妳又遲到,仲諗住用你部菲林機,影我喺Barber Shop比人修理緊個樣。)我故作不滿地說。

小寶連忙說不好意思:(哎呀,真係我的壞習慣,對唔住!)

她一身vintage look,背囊仍是追隨她多年的綠色Lacoste,與Bold袋,地圖袋一樣經典。

(好,我哋去邊?)

(就東倫敦啦,唔係一早講好咗喇咩?)小寶說。

不坐地鐵,走到附近巴士站,跳上往Hackney Central的巴士,向著沒有目標的目的地進發。

我們真的沒有計劃,漫無目的在東倫敦走走,見到一間賣舊電影VHS的小店,與店主閒談一會之後,繼續向前行。

路過Charity Shop,TRAID,所有衣服一律一鎊一件。

小寶:(我在歐洲,最鐘意在呢啲地方尋寶!)

睇中了一件M&S大褸,可惜我要預留行李空間,唯有作罷。

(好耐無買H&M呢啲快餐時裝喇,一來質地差,二來唔想再幫襯呢類血汗工廠出品。)

我想起年前Primark,工廠工人在衣服標籤,留下求救訊號的新聞。

最後兩個人空手而回,是時候細想一下,衣服,夠穿便好,為何要每季追新款?摸摸小寶身穿的大褸,我若有所思。



走到去Dalston,小寶問:(有無聽過呢區盛產手工可樂?)

我:(未呀,有興趣試。)

最終不知走到去那裡,餓了,找個地方下午茶啦。

在YELP裡面,找到了Cafe OTO



一間有舞台的咖啡館,定時舉行音樂會,早前我在Cafe Hillywood一文,提過這間Cafe OTO。

星期四的下午,咖啡館差不多坐滿人,有一個人,有三五成群,窗外的自然光射進來,為這個下午添上一分慵懶。

(你成日請我,今次到我!)小寶叫著。

(哈哈,就當我嘅生日飯?)

我曾說過,以前很期待與心儀的女生,彼此刻意打扮一番,我腳下的Paul Smith與她腳下的Jimmy Choo,一同步進米芝蓮星級法國餐廳,享受極盡浮誇的一夜。

今天,我卻想與她,到大牌檔吃小炒,喝我帶來的威士忌,既談風月,亦談政治。





自助形式,到櫃檯前點餐,主要是一些輕食。



看看牆上的酒牌,威士忌的選擇不少,起碼多過香港大部份餐廳。



我選擇喝倫敦代表,Kernel pale ale,4鎊一杯。

(比我飲兩啖。)她的其中一個習慣,就是黐我的酒喝。

花香與hoppy的感覺,與咖啡館的氣氛,有種首尾呼應的配襯。



是日餐湯為雜豆湯,大約如此,正式名字已忘記,很有中東風情。



主菜是燒牛肉,蘿蔔絲,松子,乳酪等材料,舖在薄餅上,非常大堆頭。



另一道是全素型,茄子,豆茸,烤番茄,配黃飯。

我倆被中東風情圍繞著,又令我想起多年前,到訪過南丫島的南島書蟲,吃過差不多味道。

喜歡香滑的乳酪,與燒牛肉,松子的看似大兜亂的配搭,實際上的是錯摸的美味,我不常吃中東菜,偶然來一次,歷久常新。

大家的另一個共通點,對某些老派的堅持,得知小寶剛添置了卡式機,我二話不說,帶了十多盒舊卡式帶給她。




有Raidas,有黃凱芹,有BEYOND,有憶蓮,有陳百強。。廿多年前經常陪伴我耳朵的老友,今天竟然遺落在倫敦的一角,當初我是沒有想過,有關卡式帶的最終下落。

(呢盒痴心眼內藏,未開過㗎,話實,你識唔識Danny啲歌㗎?)

(點會唔識?)

我隨即地唱:(墮進美麗愛戀裡,遇著你困住我思緒,我心花放,卻不肯照直講。。。)

不知她get唔get到,就算是,也裝作不知。

待了差不多兩小時才離開,最終,還是喝不到東倫敦手工可樂。



Cafe OTO:18-22 Ashwin St, London E8 3DL, United Kingdom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