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0日 星期五

NOBU:松久信幸的$888 特色套餐



上年尾手痕加入了洲際酒店的餐飲會籍,一直沒機會用,要到上個月,家母生日,一家人到欣圖軒晚飯,終於開齋。

為了不要賠本,未來半年,將會經常光顧洲際酒店的餐廳,看看有那位朋友生日,陪我去扒房,Spoon?哈哈。

NOBU,一早在我名單之內,趁著這天心血來潮,起床時致電酒店餐飲訂位部,看看可否求一位NOBU午餐的位置。

即訂即有,準時正午十二時,步進餐廳門口。

中午時段,dresscode可容忍我穿短褲,晚市就不能了。

至於NOBU的大名,無須再多介紹,堪稱是全球最有名的日本料理,在美國有十二間分店,中美洲,中東各有三間分店,歐洲八間,亞太區(包括大洋洲)就七間。十九幾年前,胡裡胡塗到過倫敦店,亦胡裡胡塗吃了一頓晚飯,吃過甚麼,早已忘記,慨嘆當年的我,不甚懂得欣賞fusion日本料理。

只怪當時年紀少,見識不多。

在訂位之時,接線生已提示:(吧檯無得訂,不過可以為你安排。)



坐吧檯,彷彿成為了我的習慣,背著的是開揚海景,永遠是最搶手的位置,時間尚早,食客並不多。



既然是會員,亦有現金卷,就選擇最貴的套餐,松久信幸特色套餐,$888一位,好意頭。

把松久信幸的名字押上去,餐單上的陣容,精銳盡出,午餐收這個價錢,不簡單。



喝杯熱茶,等一會,第一道菜上桌,三文魚刺身韃靼伴魚子醬,本來平凡的三文魚,師傅切成碎,配上酸甜汁,將三文魚碎潤澤起來,面頭佐以鹹鮮的魚子醬,頓時變得不平凡,很多人知道我不喜歡三文魚刺身,每逢上高級壽司店,例牌對師傅說:(不要三文魚。)

身處主打fusion日本料理,心理也要調節一下,若然是以三文魚刺身來創作的料理,我也樂於接受。



二道為油甘魚刺身配南美辣椒,精要在於小小的辣椒,其香氣慢慢地釋放,在酸甜汁上的鮮美油甘魚片,變得更加細緻,活色生香。



近年在新派居酒屋,偶會吃到天婦羅配醬汁,松久信幸可會是始作俑者?

餐單上的蝦天婦羅配香辣忌廉汁,薄薄的黃金外衣,輕輕地包著鮮甜的蝦肉,爽脆不油膩,加上微辣,香滑的忌廉汁,是令人開胃的一道菜。



沒吃過鱈魚西京燒,不要說來過NOBU!

地位等同鏞記的燒鵝,Amber的北海道海膽,龍蝦果凍一樣,代表著餐廳的招牌。

西京味噌配以肥美的鱈魚,是一條不敗的方程式,NOBU憑著此道菜,走上國際飲食大舞台,當然,羅拔迪尼路的明星效應,亦記一功。

談不上甚麼高難度,卻不容易去做得好,怎樣令到西京味噌,可以融入鱈魚,而且又不要過火?既想帶出味噌的焦香,同時間亦要保留著鱈魚的肥美個性?

說就容易,做起上來就另一回事,坊間有不少日本料理,做出來的西京燒鱈魚,不是過鹹,就是過老。



我沒有追問師傅要用多少時間去烹調,用多少份量的味噌,用甚麼產地的鱈魚,邊位微焦得像煙燻,中心仍保留著雪白,味噌的鹹鮮點到即止,沒有喧賓奪主,搶去肥美得出油的鱈魚風頭,吃得滿咀生香,難以望懷的高水準。



燒頂級美國牛肉,入口油香豐滿,肉味濃郁不在話下,濃甜中帶清香的醬汁,為此道菜生色不少,那陣香氣。。。唔,大抵是木魚的清香,希望我沒估錯吧。



另外的烤花菇,露筍等配菜,帶著焦香之餘,更保持本身應有的水份,非常到位。



主菜過後,吧檯前的師傅,準備握壽司。




由甜蝦,魷魚,深海池魚,拖羅,三文魚子,一共五貫,入口帶嚼頭,肥美的拖羅,輕易地突圍而出。


 當侍應奉上味噌湯,代表著這一頓午餐,接近尾聲。






去到最後,才是另一個高潮,Whisky Iced Cappuccino,外表有如一杯Cappuccino,當打開白色的泡,一陣疑似波本威士忌的香氣,直攻我味蕾,繼而拿著羹向下進發,找到是crunchy的朱古力crumble,與細滑的雪糕一口過,精彩萬分。



可能有不少人,對這類西日料理嗤之以鼻,作為一名好食之仕,理應抱著開放態度去品嚐,正所謂,每一天都有新知識,在乎你有沒有心去裝載。



NOBU在國際餐飲上取得成功,兼衣錦還鄉在東京開店,一切絕非僥倖,證明有不少人對國際化的日本料理,非常受落。



喂喂,有沒有人跟我來,吃個午餐也好,下午茶也好,有折扣就用到盡,年尾到期喇!

NOBU: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8號香港洲際酒店2樓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