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星座冰室:狂呼我空虛!空虛!



年少輕狂不夜天,回想當年,其實只是夢一場。

施丹headbutt馬達拉斯的一夜,已經是十年前的往事,對柏直而言,與C朗捧歐國杯的距離,好像只是昨天才發生。

他與美雪的情緣,一切由意大利贏世界杯開始。

當時,美雪與男友陷入冷戰,因她的美色,而刻意無時無刻獻殷勤的柏直,晚上下班後text她:(有無興趣出嚟睇世界杯決賽?)

估不到,對足球冷感的美雪,爽快地答應。

柏直:(第朝你唔使返工?)

(我辭咗工啦,昨天是last day。)美雪高八度回應,好像質疑柏直,為何不知道。

開波前,他倆在尖沙咀某愛爾蘭酒吧相遇,先喝杯啤酒熱身。

(咁,妳搵工未?)柏直問。

(慢慢先,之前份工太辛苦,日日開OT,搞到同男朋友成日嗌交,已經成兩個月無見面喇。)美雪扯著煙,沒好氣地說。

這晚,柏直捧法國隊,全因他是一名阿仙奴球迷,愛屋及烏之下,開波前跟著高呼馬賽進行曲。

球迷們的叫聲,美雪作狀地跟住叫,去到施丹被趕出場,仍未能入局。

最後,意大利互射十二碼勝出,柏直垂頭喪氣,依在美雪肩膊,沉默不語。

(不如,今晚我陪你?反正我住得遠,搵地方過夜?)美雪開到聲,柏直點會say no?

結果,他們在金巴利道某酒店,共宿一宵。

醒過來,柏直拉著美雪,到一間他常去的食店。

(呢呢,就喺隔離,好噏耷的商場地庫。)

中午的星座冰室,尚未被上班大軍壓境,只得兩三位客人。

美雪:(我嚟過啦,就同男朋友囉,在樓上做完之後,一齊嚟食茄牛通。。。。)

鏡頭一轉,十年後的今天,C朗帶傷高舉歐國杯的早上,柏直一個人重臨舊地,懷著法國又一次在決賽功敗垂的傷痛,坐在長檯的一角,沒有她在旁,既空虛,又寂寞,好凍。

物是人非事事休,美雪固然成為歷史,法國隊亦由亨利,施丹,變成高斯尼,銀河唯一基奧特。唯獨是茄牛蛋通粉,賣相依舊一劈嘢,有如嘔吐物一樣,不過星座最好賣,就係呢劈嘢。



通粉仍是用帶坑紋,牛肉仍是無添加,入口帶嚼頭。

一邊吃,一邊低頭上Facebook,不斷地滑,當滑到美雪的最新動態,赫見她與丈夫,在蘇格蘭的酒吧,看歐國杯決賽。

那些年,柏直與美雪的有性無愛的純肉體關係,只維持了大半年,後來,她終於與男友冷戰完畢,分手收場。

但願不只是炮友,一直是柏直的心願,機會來了,飛雲!

襄王有心,神女卻無夢,他們最後並沒有一起,美雪選擇遠走高飛,到愛爾蘭Working holiday。



當他在Working Holiday期間,在咖啡館工作時,認識了現任丈夫,他是蘇格蘭人,不久之後便走在一起。數年後結婚,自此定居蘇格蘭。

而柏直與美雪,並沒有斷線,在Facebook上保持連線狀態,只是再回不了以前發生過的關係。

暗地裡,柏直還是想念她,想念她的樣子,想念她的身段,想念她的香水味。。。

心血來潮,發個訊息給她:

(今個秋天我可能過來英國,妳會喺度嗎?)

星座冰室:尖沙咀金巴利道16-20號香檳大廈地庫36號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