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橫綱YOKOZUNA:十年




如果我問大家:你們第一次吃拉麵,在何時何地?

相信有些朋友不記得,又或者不敢答。

(我話係味千別府的話,你一定笑我啦!)

不諱言,我第一次吃日本拉麵,大約係二十年前左右,地點好像是一間已結業的港式日本料理。

回想那個年頭,日本料理在香港正在起飛,高級的我不能碰,平價的,主要是任叫任吃的放題,或迴轉壽司。而拉麵店的佔有率,只靠別府,味千這類連鎖支撐大局。

後來,在尖沙咀利時對面的札幌,終於吃過人生中,最像樣的拉麵,這是後話。

還有油麻地的橫綱,屈指一算,1987年開業至今,差一年就三十周年,相信是全港歷史最悠久的拉麵店。

當拉麵店在今天遍地開花,橫綱依然老馬有火,每天門外皆有排隊的人龍,歷久不衰。

這天近黃昏時間路過,竟然沒有人排隊,即刻衝入去,回味一下。

轉眼間,上一次來,為十年前的六月,正值德國世界杯期間,同時亦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時期之一。

再對上一次,十年前的七年之癢,世紀末的一個中午,與當時仍是青春學生妹的E小姐,一起來吃個拉麵。


第一次來橫綱,大約在回歸前,當時曾經在隔離白英奇,返了三個月夜校,不記得是上課前或下課後,吃過甚麼,真的記不起。



一個人坐在吧檯前,以前在此發生過,近乎遺忘的記憶,一一湧上心頭。



九州拉麵,十年前賣$48,十年後賣$79,免收加一服務費。

當同類型的市場競爭越大,得益的是消費者,因為選擇極多,正如拉麵店一樣,豚骨醬油麵豉鹽味雞白湯,甚至是近年興起的沾麵,開到荼微,沒錯水準是良莠不齊,有些根本是混水摸魚呃飯食,當然,有水準的,始終是市場上的多數。

橫綱之所以成為拉麵之傳奇,除了有接近三十年歷史之外,價格較便宜,水準亦大致保持。(我只能憑近年在飲食網站上的評價,作為參考)最重要的,它是很多人的拉麵初戀。

長大之後,吃過大大小小拉麵店,倒頭來,還是想著第一次吃拉麵,那股初戀的味道。



刻上麵店名字的木箱,盛載著麵條,一大煲近乎滿瀉,豬骨外露的豚骨湯底,加上勤快的員工,橫綱的人氣,得以長流不息。



九州拉麵的豚骨湯頭,入口香滑,有豚骨的鮮甜,也許當時年紀小,沒有用文字去留低記錄,如果十多年前,我有在newsgroup寫過食評,儲存到今天的話,再看看這一次的評價,也許會相當有趣。



時光可變,世間可變,口味亦然,今天的我偏好重口味,橫綱的豚骨湯,不再是我第一最愛。



煙韌的麵條,可在點餐時要求軟硬度。



層次分明的叉燒,入口鬆軟,肥膏的甘香旋即溶在口裡,水準不遜一眾拉麵後浪。

喝到一滴不剩,抹抹殘留咀角上的湯汁,喝罷最後一滴冰凍麥茶,動身埋單去,此時在店外等候入座的食客,已經超過十人。

以後未來像個謎,再訪橫綱的機會甚大,只是時間性問題,可能是一星期後,可能是下個月,可能,又一個十年。



十年後,年屆半百,吃同一碗九州拉麵,或許會有另一番想法。

這就是人生。

橫綱:油麻地彌敦道466-472號恩佳大廈地下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