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

穴蔵ANA Gura:又一城的Omakase



一連七篇台北食記,是時候稍停一下,日前E小姐約我吃Omakase,地點在又一城,新開不久的穴蔵ANA Gura

六年前曾訪中環店,主打天婦羅,水準甚高。當時的天婦羅師傅Eric,年前蟬過別枝,為吟彩效力。

而這間ANA Gura,走高級路線,晚市的Omakase,每人過千起跳。

(嘩,咁都過千一個人?)當初,我的確抱著懷疑態度。

交通出現了一些狀況,遲了少少到埗,一個箭步衝到吧檯前,打個招呼後,先用毛巾抹抹手,喝一口茶。

很久不見貌似吳若希的朋友C小姐,自然地問她:(近排點呀?工作忙嗎?)

C:(唔好再話我似吳若希啦,邊忽似呀?)

我:(哈哈,我都係人云亦云,聽人講㗎咋。)





例牌同師傅交代一聲:(唔要三文魚,少一點火焰就最好。)

(放心,我哋唔會放三文魚。)師傅帶著微笑,信心十足地說。



賣相精緻的前菜,紫芋牛乳海膽豆腐,因加上牛奶,豆腐的質感更厚,奶味欲蓋彌彰。配合濃甜的海膽,殺傷力強大,任誰也沒法抵擋。



是晚上菜次序,十件壽司分上下半場,首先,師傅握好了粒貝壽司,輕輕地放在我面前的碟上。

(每次去壽司店吃Omakase,我一定要坐吧檯,這是習慣。)我強調。

用手拿著小巧的粒貝,沒有預期中的清爽,而是較為細緻,嫩中帶爽口,鮮味盅然。壽司飯的酸度偏強,或許是這裡的風格,緊緻不死實,鬆軟不是鬆散,水準之作。




金目魶的纖細鮮甜,平政的肥美,吃多兩塊子薑,欲罷不能。師傅說是自家醃製,絕不假手如人,見微知著,足以看得出ANA對出品的認真。



只是在配套上,還需改善一下,尤其是我習慣用手吃壽司的人來說,濕手巾是必要的。



秋來也秋去,秋刀教人掉眼淚,雖然面前的秋刀,未算去到十足狀態,入口的一刻,那陣魚鮮,油香的衝擊,教我心神恍惚,旋即喝一杯真澄,頓時真情流露。



北海蝦上面,舖著烤過的蝦膏,其鹹香變得如此鮮甜飽滿的海蝦,更為精彩。



中場休息,來一壺鮑魚松茸土瓶蒸作緩衝。清澈的湯頭,包含著超濃縮的松茸,鮑魚的精華,鮮甜中略帶點甘,喝到要打開壺蓋,挖盡配料吃才心息。



天婦羅大蜆,連殼炸,恕我見識少,第一次見。

師傅解釋,連殼炸才能保持大蜆的鮮味。來自千葉的大蜆,被薄如輕紗的黃金外衣包著,蜆肉鮮甜無比,仍保持其嫩滑細緻,香脆的外層有如黃袍加身,沒有挑剔之理。



牛鰍天婦羅不罕見,放在吸油紙上,只見殘留的油份不多,顯出師傅的功力所在。輕快的爽脆,細滑的質感,是我對牛鰍天婦羅的十字真言。



野菜天婦羅吃得多,用到柿就真的少見,沾上炸漿後在炸爐上翻滾,得出來是既香脆,又鮮甜多汁的柿。



原隻榮螺壺燒,侍應奉上小杯,我問:(是給我清酒嗎?)

侍應:(不是,這個杯子是用來喝湯的。)

E小姐:(當吃罷螺肉,裡面的湯汁,倒進杯子裡喝。)

對爽甜的螺肉毫無懸念,剩下的湯汁,我索性原隻拿起,倒進肚裡,一剎那的快感轉瞬即逝,留下的只有思念。



壽司下半場隨即展開,赤身的肥美程度超出我預期,懷疑自己正在吃著一件牛肉。



大拖羅的表面刀痕,在入口時起了關鍵作用,於舌尖上散開,油香大爆發,再喝一杯清酒,再一次真情流露。



烤海鰻沒有下太多醬汁,原汁原味,魚油滲入了壽司飯裡面綻放美麗。

壓軸出場,你估是甚麼?沒錯,是海膽!



小川海膽的滋味,我想也不用花上一千幾百字來形容,一口過的滿足,難捨難離。



最後以季節水果,千葉縣的梨,佐以紅酒啫哩,一共吃足差不到三小時的Omakase,終於要高歌一聲歡樂今宵再會,各位觀眾晚安。

由最初的懷疑態度到最後的大滿足,甚麼疑慮已一掃而空,當然,飯腳是很重要的一環,若然有位青春少艾在身旁,即加分!哈哈哈!

捧著微隆的肚子,與微醺的狀態跳上小巴,回到家,又要趕稿了。



Blogger/Columnist,係咁㗎啦。

穴蔵ANA Gura:九龍塘又一城UG3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