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4日 星期日

勝香園:再度重遇你



人去茶涼,當你離開一個地方,便自然地漸漸把它淡忘。

三年多前,離開工作三年多的仆街公司,(人工低,福利差,老細衰,仲唔夠仆街?)當我回去拿最後一期薪金的支票,從此與它不相往還。再沒有踏足此地半步,亦沒有與舊同事聯絡,就算在街上碰面,也裝作不見。

可能我不肯埋堆,不大懂與同事發展工作以外的關係,所以我在這間公司的人緣,一向頗差。

連帶當時在公司附近的地方,以前常去,離開以後,從未回頭。

像中環歌賦街的勝香園

因與當時的上司不咬弘,所以被貶落長期當通宵更,我上班別人正在睡覺,別人上班我就下班。

那時候,勝香園是我下班後,吃早餐的熱點。

目的,只是一碗茄牛麵,檸蜜脆脆。

見有些人氣部落客,像古大大,(哎呀,應該叫他一聲食評家才對,否則他會吊你的!)與店主很熟。另一位久沒見面,以前曾經有點人氣的部落客,現已封筆專心工作的A,也是常客。我雖來過很多次,但沒有刻意與店主打交道,極其量只說一聲早晨,僅止如此。

有次吃早餐,碰著她與她的媽媽,當我拿出銀包找數之際,她的媽媽豪氣地說:(適逢其會,張單我嚟!)

一直想禮尚往來,最後卻不了了之,沒有刻意約吃早餐,有緣就再見。結果,沒與A見面超過兩年了。

抱著有緣就見,沒緣就自己吃的心態,十次去勝香園,七次獨行。

另外三次,一次是與前前度,當日刻意請半天假,與她來吃個午餐。

一次與好友小寶,我下班,她準備上班,相約在此吃早餐,她大愛檸蜜脆脆,不知道我倆還有沒有機會,一同來回味一下。

最近一次,與馬來西亞美女朋友JC,當時她準備回吉隆坡發展,機不可失,就拉她來吃個早餐。不久後她回來再發展事業,關係再沒有以往的密切,上一次見面,已是三年半前了。

是日下午放假,在上環喝過咖啡,冒著炎熱天氣,步行到勝香園,滿頭大汗,乘著一身汗臭,找個空位坐下。

沒來三年多,這些年來,我轉了兩間公司,去過四次英國,四次台北,兩次新加坡,一次吉隆坡。。。

小寶對我說過:(有心見的話,幾遠都會相遇,無心的話,住在隔離都不見。)

咦?豈不是我對勝香園忘情?



無論如何,我已坐在這裡,向阿姐說:(茄牛通,要太陽蛋,再加杯鹹檸七!)

酸甜度恰好的番茄湯,帶有嚼勁的牛肉,始終如一。煎得靚仔的太陽蛋,代表著當日的天氣,滿載心坎的藍天與白雲。

坐在隔離的一班法國人,看似是常客,與我們一樣吃茄牛麵,檸蜜脆脆。若然小寶在場,她一定用流利的法語搭訕。



鹹檸七是另一香港傳奇,曾經想過有一天,香港再沒有鹹檸檬的話,喝不到鹹檸七,這個城市,能夠住下去嗎?

一口氣用飲管,吸到一滴不剩,心想:(飲咗先算。)



在日漸(應該是已經)禮樂崩壞的香港,以往具有本土特色的事物,經過港共政府不斷蹂躪,高昂的租金,直接扼殺了很多老店小店,適者生存,有錢才是皇道的今天,作為我輩小市民,想改變現狀,唯有等待奇蹟出現。

建制派明張目膽保皇,通過一系列大白象工程,用幾百億起條短短一小時,有如派報紙的高鐵,機場三跑又要害我每次出外旅行比多一百幾十,而且更企在打工仔對立面,支持大財團助紂為虐,領匯上市後趕絕小店,引入連鎖快餐店,街市裝修到靚一靚,羊毛出自羊身上,成本終歸由消費者找數。

最終,只剩下千篇一律的漢堡包,焗豬扒飯,與及貴L到仆街的翠華,像勝香園的大牌檔風情,過多十年八載,恐怕成為我們的集體回憶。

你今天投了票沒有?

投了,未必有用,但起碼有付出過。

沒有投,就真的改變不了。

見到某些三四流部落客,大大聲在食評上寫明討厭政治,對政治一無所知,繼續不問世事,風花雪月,上載自己的性感照去欺騙讚好,DKLM,我真的想兜巴打醒佢。

到時喝不到鹹檸七,吃不到檸蜜脆脆,茄牛通,你咪撚喊。

勝香園:中環美輪街2號排檔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