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

台北:NT2000的午市Omakase@平淡天真てんまさ鮨处



每次來到台北,盡可能抽一個中午,到訪城中的高級壽司店。

上次的Ardbeg night之行,因時間太過緊逼,最終沒有吃過一件壽司。今次的台北Whisky Live三天遊,自由活動時間較多,不過,去那一間好呢?

想起友人L小姐,早前在台北到訪過的壽司店,其名字挺有趣:平淡天真

身處日漸禮樂崩壞的社會,想過一點平淡,卻天真的生活,並不容易,二元對立的環境下,你一定要表態,否則,你就被視為港豬。

認識我的朋友,應該清楚我的政治立場,完全沒掩飾。今時今日的局面由誰做成,小朋友都知道,沒人想逼上梁山,但殺到埋身,沒理由坐以待斃。




趁這三天在台北,輕鬆一下啦,由忠孝敦化站步行過來,大約十分鐘,跟著google map行,來到目的地,但找不到。

原來,門面低調的平淡天真,不為意便擦身而過。



甫進店內,已感到一種低調,安逸的禪味。你很難會在如此環境下高談闊論,經常約食友中午來個omakase,但次次都沒叫我的J先生,這裡應該不適合他搞局,哈哈!

在吧檯前坐下,首先向服務生表明,預算NT2000,不要三文魚(鲑魚),便是。

老朋友I先生近年港台兩邊走,不時拿兩地的消費指數作比較。當然,台北的物價,低過香港一截,這是鐵一般的事實。NT2000折合港幣五百大元,還未包服務費呢。老實說,我久不久才會花五百元吃一餐lunch。



只見吧檯前的師傅屏息靜氣,拿著盛載著刺身的木盒,準備就緒,我這天中午的幸福,全交給師傅發辦吧。



前菜以日本胡麻,襯托著不知甚麼菇,非常開胃的一小碟。



切成一絲絲,爽口而鮮甜的魷魚,耍上點點檸檬汁,清新爽朗。



水針魚配以紫蘇,後者的清香,平衡了前者的creamy,鮮香,有根有據的配搭。



炸太刀魚的外層薄如蟬翼,入口輕快酥脆的黃金聖衣,保存著太刀魚的嬌嫩與鮮味。



佐以酒醋啫喱的鰤魚,同樣地以酸甜來制衡肥美。



師傅為我握的第一件壽司,名字記不起,只見白裡透光的外表,醬油輕輕灑過,鮮美的魚肉與鬆軟的壽司飯結合,輕輕在舌尖上化開,懶理此壽司的前世今生了。



甜蝦如其名,甜美嬌嫩。



火燄縞鰺配上酸甜的dressing,熱力把縞鰺的油份逼出,入口滿載甘香。




中拖羅以海鹽提味,面頭的細膩刀痕,盡見大師傅功架,醬油香盡情融入在拖羅裡面,當碰上舌尖時,慢慢地溶化,留下的只有一絲絲的懷念。



發亮的日本海膽,濃郁甘甜,油潤嫩滑的滋味,相信大家也明白我這一刻的心情。

人比人比死人,見到友人L小姐之前在此吃過的海膽壽司,澎湃過我很多!

L:(我食果個係NT4000的Omakase!)

難怪她吃得如此地霸氣,有錢果然不同凡響。



先來一碗茶碗蒸暖場,故事還未完。



青森縣赤睦魚,取其下巴來烤,焦香的魚皮固然吸引,魚肉還是很纖細嫩滑,鮮味突出。



小小的沖繩蟹仔,取其脆口感,此時此刻好應該喝杯啤酒。



麵豉湯出場之時,代表這一頓Omakase,接近尾聲。



最後的抹茶,是代表著平淡但天真的心?洪流下保持俗世情真不容易,能夠做到莫忘初衷,算你贏。



回港後,對L小姐說:(如果遲啲有咁啱得咁Q,大家同一時間喺台北的話,不如一齊再嚟呢度晚飯?最多我請。)

(好呀。)L客氣地回應。

僅止如此。

平淡天真てんまさ鮨处: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102-2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