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0日 星期三

Second Draft:大坑精釀啤酒新據點



早幾年的大坑,進駐了不少有個性的食店,與原有的老店、車房,形成一個新舊互融的小社區。近一兩年,高昂的租金把小店逼得唞不過氣,一間一間結業,整個大坑好像沒有以前的朝氣。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新落成仍未開業的Service Apartment “Little Tai Hang”,有兩間充滿個性的西餐廳率先開業,位於地下的Second Draft,憑店名去作判斷……“Draft”一字,大抵是代表着啤酒吧。

2016年11月29日 星期二

鰹の一滴:拉麵陳非常鰹



拉麵陳旗下的拉麵店,久不久推出期間限定,數個月前在隱家俺之沾麵出現過的鰹の一滴,今天終於獨當一面,像漫畫裡面的單元劇,變成單行本發行。

這間鰹の一滴,在鴨寮街頭段,位於界限街與楓樹街之間的住宅區。

貫徹拉麵陳的作風,門面簡約,單字一個鰹,而這間拉麵店,只賣鰹の一滴。

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Beef & Liberty:周日漢堡閒情



我與昔日街坊朋友T小姐,差不多半年沒見面。就算以前是街坊,也不常見。如今她搬走了,更難約。

心血來潮,約她星期日吃個午餐,估不到爽快地答應。

(你約我平日,我真係答唔到你,因為而家呢份工成日開OT。)T小姐嘆氣道。

風和日麗的星期日,有誰想到,前一晚下了場大雨?我倆沿著斜路,走上去蘭桂坊。

Beef & Liberty,近年發展甚快的漢堡包店。月前更有猛人加盟,他就是前文華東方酒店總廚Chef Uwe!!

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

金碧酒家:窮L照彩虹



休息了接近四個月的窮L飯局,上星期在彩虹邨的金碧酒家,擺下三圍。

這場飯局,有別以往的窮L局,事前只到訪過其茶市,並沒試過其晚市,未見真章。我一向不打沒把握的仗,貿然單刀直入開局,此舉未免來得太過冒險。

時間倉卒,由開局到飯局,三個星期內,有三圍人馬,算不錯了。

地點兜踎,五十二年歷史的金碧,基本上有彩虹村就有金碧,昔日曾是豪華公屋的它,如今難敵年華老去,當踏進金碧,面前的殘舊招牌,像見証著整條邨的興衰。

2016年11月26日 星期六

La Table:四杯伏特加配四道菜



蘇格蘭人的生命之水,是威士忌,俄羅斯人的生命之水,是伏特加。

相比威士忌的柔情蜜意,伏特加的個性來得無比剛烈,天寒地凍喝一杯,整個人即刻慶恰恰,難怪一向被視為戰鬥民族的俄羅斯人,最喜歡喝伏特加來取暖,甚至配餐。

放諸香港,伏特加只被視為用來調製雞尾酒的原材料之一,淨飲是大多人接受不來。甚至十個人吃魚子醬,十個都會以香檳來配,並不知道伏特加也是魚子醬的好朋友。又或者他們知道,但受不了伏特加的剛烈。

我只想說,伏特加並非洪水猛獸,多年前,曾經在中環暗巷內的烏克蘭餐廳晚飯,好客的老闆,帶我參觀餐廳儲藏伏特加的冰櫃。身穿餐廳提供的禦寒大衣,喝過數杯不同風格的伏特加,自此對俄羅斯人的生命之水,漸漸改觀。

年前我老母到俄羅斯旅行,買了一瓶伏特加給我,她說:(擺下好喇,唔好開呀!)

直到今天,原封不動放在我酒櫃裡面,做一個聽聽話話的好孩子。

想喝總有方法,日前來到尖東日航千禧新世界酒店,昔日的名仕,變成今日的La Table,目的是品嚐餐廳剛推出不久,Oscietra Royal魚子醬,配伏特加的餐單。

2016年11月25日 星期五

港畔餐廳Harbourside:一個人的海南雞飯



前幾日,與W Hotel的年輕女公關共晉午餐,當提到海南雞飯的時候,她當然賣花讚花香:

(呢度海南雞飯真係唔錯,加埋一都係二百多少少。)

我:(我一直都覺得,君悅酒店個海南雞飯,係全港最好。聽你咁講,又要擇日嚟試。)

今年應該沒時間,下年初看看可否找個中午再來。

言猶在耳,這天上午先到又一城,優先觀賞其中一齣法國電影節的電影,完場後還有足夠的時間,吃個午飯才上班。

我個洲際餐飲會籍,在今個月到期,原來,尚有一張$200現金卷未用!

就去Harbourside吃個海南雞飯吧!

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當芝士遇上法國威士忌



兩年前,在艾雷島的某個下雨晚上,一個人在B&B,屋主見狀,或者覺得我很可憐吧,於是他叫我到飯廳,請我吃芝士,饞嘴的我,當然不客氣啦。

即慶地打開瓶Bowmore威士忌酒辦,藍芝士與泥煤威士忌,濃情得化不開。屋主拿出他的Lagavulin 16 yo,配以藍芝士,風味更佳。

自此,當我吃芝士,第一時間就想起要杯威士忌!

上年又是一個人,在愛丁堡的米芝蓮一星級餐廳,The Kitchin午飯,最後捨棄甜品,以芝士拼盤來配Glenkinchie威士忌,成為了這頓午餐的完美句號。

反而,我在香港卻很少機會吃芝士,起碼,在這一,兩年裡面。極其量是在自助餐上,遇過的芝士拼盤。

本月初,有幸出席由法國芝士大師Francois Bourgon,主持的Whisky and Cheese Workshop,藉此來回味芝士與威士忌的美妙結合。

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The Optimist:秘魯之夜



秘魯,一個大家可能只會在美洲國家杯,才見到的南美洲國家,近年在國際飲食圈冒起甚速,今年The World’s 50 Best Restaurants裡面,秘魯佔上三席。

與秘魯相隔一個太平洋的香港,作為國際都會,卻沾不上邊。秘魯菜在香港一向不屬主流,近年只有曇花一現,蘇豪區的Chicha,活不過四年。

當時餐廳的主廚 - Arturo Melendez,近日崔護重來,在灣仔的西班牙餐廳The Optimist客串,推出今個月限定。$550一位(不收服務費),兩位起的秘魯菜餐單。

這晚被報章專欄編輯拉過來,連同數位朋友,來探索一下秘魯菜之味。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The Steak House Winebar + Grill:美女與牛扒



驚覺我的洲際酒店餐飲會藉,在今個月尾到期,還有一些贈券未用。。。

說了多時,要到酒店的扒房,The Steak House Winebar + Grill回味一下,上次正正經經坐在扒房,要數到八年前,與E小姐來個Sunday Brunch。七年前只吃甜品,坐在酒吧的一邊,不設最低消費。可是情不比金堅,手上的腕錶已換了三數枚,那時一起吃心太軟的人,早已各散東西,老死不相往還。

就在臨近死線,隨口問問在尖沙咀上班,年輕貌美得有足夠條件選港姐的友人L小姐:(喂,係時候見下面,不如約鋸扒?)

大多人覺得,靚女很難約,她例外。

L:(好喎,去邊?)

我:(洲際扒房啦。)

L:(幾多錢一位?)

我:(講呢啲,得㗎喇。)

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三多:炸雞髀突襲牛頭角



在大埔賣炸雞髀賣到眾所周知,早一點去也摸門釘的三多,這年來進軍元朗,荃灣,成為了香港餐飲界小店之另一個傳奇。

上年初某個晚上,下班後坐一小時巴士,為了一嚐其炸髀,不識時務的我,雞髀要求加辣,結果辣L到我HI HI。

這裡的炸雞髀,越辣越開心,越是想吃下去,須知道,你預計辣到噴火,第二天隨時喉嚨痛/爆瘡,但沒辦法,人總是犯賤的。正如你愛的人但對方不愛你,而你又繼續死纏爛打,期待有天鐵樹開花。

今天,三多的炸雞髀,可以在牛頭角吃到,位於聯安街的斜路上,開業不久的分店,已惹來食客們聞風而至。

2016年11月19日 星期六

龍麵館:龍在中環



兩個星期,在Facebook收到一個專頁讚好邀請,由美女朋友G傳過來。

龍麵館Dragon Noodles Academy,我第一時間想到,又有新拉麵店了。

日前晚上,一個人路過此麵館門口,心血來潮,不如踢館?

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Ham & Sherry:In Jason Atherton we trust



英國名廚Jason Atherton旗下的餐廳包括22 ShipsAberdeen Street Social,與今次介紹的Ham & Sherry,一直是我的心水之選。

上年獨自去了倫敦,嘗試於午飯時段Walk In他的旗艦店Pollen Street Social不果,最後到格調相對輕鬆的Little Social,不但價格較低廉,其薯仔湯配慢煮蛋與烤手釣鱈魚也做得非常出色。

2016年11月16日 星期三

日威夜威:聖誕威士忌結良緣



人生之中,找個與你志趣相投的女生,不太難。

如果,找個與你喜歡喝同一個區的威士忌,那就。。。

難度可能高一點,起碼,找個與你一樣喜歡喝艾雷島威士忌的女生,難過找個與你一樣喜歡聽Sigur Ros的女生。

今年沒有時間去Clockenflap,只能寄情喝威士忌。

這天收到個別開生面的邀請,每人必須帶一瓶未開過,700ML威士忌赴會。

(咦?有無價錢限定?)我問負責此活動的公關朋友H。

H答:(唔。。。。都無話限定係咩嘅。)

心照,咁大個人,江湖規矩,你知我知,無須畫公仔畫到出腸。

Miss Saigon Vietnamese Cuisine:西環的西貢小姐



自從港鐵港島綫的西行綫總站延伸至堅尼地城之後,整個社區再度活躍起來,各式餐廳林立,情況前所未見。既有一早被稱為西環蘇豪的爹核士街,鄰近堅尼地城港鐵站口的科士街,亦出現了不少具特色的餐廳。

2016年11月14日 星期一

Café East:秋冬海味自助餐,用Openrice coupon有七折



上個月才在此介紹過,土瓜灣八度海逸酒店自助餐,折實每人$415,與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吃自助餐的時候,只貴大約$100。

若果大家有記性的話,或會記得,小弟自助餐初體驗,就是二十年前,在當時的日航酒店,與當時正在追求的她,兩個人吃到飽到上心口。

二十年後,日航已改名為千禧新世界Cafe Serena亦變為Café East。自助餐依然是自助餐,但再沒有任食生蠔。

今個秋冬,以海味為主打的自助餐。本來有大閘蟹份兒,可是近日爆出大閘蟹被污染,為安全起見,暫停供應。

自助餐平日的價錢為$538一個人,小童為$268一個人,現今餐廳與Openrice合作,推出七折優惠,折實每人大約$450左右。

2016年11月13日 星期日

錦記大排檔:陰陽路之酒鬼飯局



小弟的窮L飯局有排未有著落,這晚就去另一個打正窮L旗號的酒谷,主辦的飯局。

地點在紅磡錦記大排檔

與長生店,花店,殯儀館為鄰的錦記,踏進陰陽路嗅到的花香,並沒有令人卻步,信則有,不信則無,是我一向的信條。

當晚陣容非常強大,四圍五十多人,一人硬性攜帶一瓶價值不少得某個數目的葡萄酒/清酒/烈酒,方可出席。

就算你怕鬼,見到如此熱鬧的場面,有鬼都被我們嚇跑啦!

2016年11月12日 星期六

ÉPURE:新鮮出爐米芝蓮一星



剛過去星期三,新一年度米芝蓮星級名單出佈,三星沒有驚喜,二星有兩間降級,一間升級,一間新星。

反而一星級餐廳,比較有點話題性,半島酒店終於憑嘉麟樓打破八年無冕悶局,以往的陰謀論不攻自破。

另外有一間新晉一星,就是我今年生日正日的午餐地點,位於近年蝗味越來越濃,海港城裡面的法國餐廳,ÉPURE

在米芝蓮派成績表之前的一個星期,某個下午再訪,今次的人腳換上型男街坊B先生,與他的美女同事。

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The Drunken Pot:軒尼詩燃起了火,夢你迷人笑鍋



軒尼詩,代表干邑,同時,亦代表老餅,口痕友稱之為老干。

畢竟,在不少人眼中,干邑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風行之物,與夜總會的關係唇齒相依。有軒尼詩的地方就有大豪客,有大豪客的地方就有夜總會。

Hey BIG SPENDER!這個口號,像我輩的老鬼,一定聽過,葉麗儀在廣告裡面,唱出特醇軒尼詩,酒質醇且舊的道理。那時候我還是個只懂看430穿梭機的小小小學生,怎能懂得箇中真締?

到我長大了,夜總會淪為夕陽工業,尖東的火舞不再風雲,連帶干邑也成為瀕臨尖東文化遺產。只能慨嘆一聲:生不逢時。

近年烈酒風潮蓄勢待發,威士忌大熱,連干邑也鹹魚翻生。這年來,軒尼詩積極打開年青人市場,撇掉以往的庸俗口號,以行動來吸引新一代的飲家。上年適逢軒尼詩250周年,舉辦過一系列活動,小弟有幸出席在半島酒店的午餐會,令我重新認識這個歷史悠久的干邑名牌。

今年中的軒尼詩學院,我更拿下畢業証書呢,哈哈!

晚秋初冬自然是圍爐取暖的大好日子,這一次軒尼詩與火鍋店跨刀合作,實行以干邑來融入火鍋裡面。

剛收到有關邀請之時,心裡有個問號:(干邑點樣同火鍋玩埋一齊?)

大約是滴兩滴干邑在醬料裡面?不會吧,沒理由搞咁大單嘢,去推廣這些人人皆知的刁蟲小技吧。

軒尼詩搭上尖沙咀的The Drunken Pot,深慶得人,名乎其實的酒鍋。

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Blue Brick Bistro:蛋卷下的西餐



日本的YOKU MOKU一直憑蛋卷、曲奇等甜點風行四十多年,而旗下的西餐廳Blue Brick Bistro by YOKU MOKU,最近進軍以全新面貌示人的利東街。

2016年11月9日 星期三

米芝蓮2017馬後炮:今年我摘過的星



新一年度米芝蓮星級名單,已經塵埃落定。三星依然是那幾間,曾經看好的二星餐廳,最終沒有升格。

反之,有些餐廳掉了星,仍沒有星,惹來不少爭論。

年中到過的Spoon,一星變無星,當晚試的Discovery menu,我覺得是水準之作,為何掉了星?或者要米芝蓮評審才明白。

屢次打入亞洲五十大餐廳的大班樓,米芝蓮並沒有眷顧它。單憑一記花雕雞油蒸蟹,怎可能輸蝕給其他對手?

食壇前輩歷哥說過:(外國人點會識食中菜?)

他補充:(當中包括中菜廳的酒單是否豐富,也是其中一個因素。)

藉此來個小小米芝蓮馬後炮,原來,今年我摘過不少星。。。

速報:2017米芝蓮星級食店名單



一年又一年,又到米芝蓮。

轉眼間,港澳米芝蓮已經踏入第九個年頭,每一年的星級名單,總會有些是眾望所歸,亦有些令人大跌眼鏡,亦有些名店長期無星,令人大惑不解。總之,每年公佈結果之時,坊間的陰謀論滿天飛。

上年增設的街頭小吃,更被外間質疑,小食都關米芝蓮事,得益者未必是食店,而是業主。姑勿論點,米芝蓮這三個字,已經滲透在香港所有大大小小餐廳。

廢話少講,米芝蓮2017的星級名單,是。。。。。

2016年11月8日 星期二

辻利茶舖:京都抹茶老店在IFC



之前曾經在我部落格的文章提及到,現今社交網絡上,凡是有關抹茶的照片,永遠大收旺場。連我個長期處於弱勢,經營了五年仍未有四位數字follower的IG,每當上載與抹茶有關的照片,隨時惹來過百個LIKE。

抹茶,是屬於年青人的嗎?我不肯定,但是社交網絡上,一向不分老,中青,只在乎你懂不懂個遊戲怎樣去玩。

繼上年中,京都抹茶名店 - 中村藤吉,進軍香港之後,城中的抹茶熱潮,一發不可收拾。

相隔一年多,另一間京都百年抹茶老字號 - 辻利茶舖,剛於今天(8/11),在IFC開業。

或許現今的資訊散得實在太快,昨晚到今天短短十多小時,各大傳媒在網上發功,結果開業第一天,食客們旋即蜂擁而至。

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

台北:本土的顛覆@ILHA FORMOSA CAFÉ



吃過麵屋一燈,還了一個小小心願,準備起程出發往台北Whisky Live,才發覺時間尚早,那邊要下午兩點才開始。

漫遊赤峰街,登時想起台北朋友T先生,極力推介的隱世排骨飯。可惜一碗拉麵差點KO了我,唉,留待下次再來吧,反正過來台北,不難,只在乎有沒有時間。

經過這間名叫ILHA FORMOSA CAFÉ,被它們的黑白分明的性格吸引著,尤其是掛在櫥窗的Made in Taiwan T-Shirt。當我們不能自決之時,暗地裡非常羨慕台灣人,能夠當家作主。反之我們身穿 " 我是香港人"的T-shirt,竟被保安盤問,在自己地方標榜自己身份,卻換來被羞辱,簡直荒天下之大謬。

店名ILHA FORMOSA CAFÉ為葡文,即是台灣的意思。

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

爆丼屋:活在丼下



近期日本海鮮丼熱潮,真的沒法檔,看看灣仔的豊洲水產,門外的人龍從不間斷,連帶不遠處的豊勝手丼,同樣生意興隆。

旺角最近亦出現了一間主打海鮮丼的日本料理,爆丼屋,位置在豉油街,Adidas專門店對面。

外間對其評價大約分兩種:第一,這個價錢,算不錯了。第二,我寧願付多一點,換來好一點的質素。

下班後到旺角買點東西,路過爆丼屋門口,出奇地沒有太多人等候,向侍應示意一位,直行直入。


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

愛丁堡:臨出發前的早餐@Urban Angel



這趟英國加丹麥之行,選擇在愛丁堡停一晚,除了再到SMWS喝幾杯威士忌之外,還想再看多這個蘇格蘭首府多一些。

鑑於我往丹麥航班的時間在下午,早上仍有一點點時間,起床未及梳洗,便走出酒店,找個地方吃個早餐,喝杯咖啡。

網上大神給我的提示:Urban Angel,全市最佳咖啡館之一。

三月尾的愛丁堡早上,仍然寒冷,由下榻的酒店步行至此,大約需時十分鐘。

2016年11月4日 星期五

Gaylord Indian Restaurant:Kissme Kissme Guru



十年前,中學同學S先生,請我到尖沙咀的高級印度餐廳,Gaylord,為我補足生日。

估不到,這次是我與他的最後一次見面,後來他脫離浪子生涯,結婚生仔,中港兩邊走,已經很久沒聯絡了。

而我依然是一隻沒有腳的雀仔,之前兩段情也未能開花結果,女性朋友就多,但心儀的,還是那一個她。。

哎,說多了,當年我在開飯網,為Gaylord寫下中性評價,更說未必會再來。

人總是喜歡自打咀巴,十年後,年青貌美的女性朋友V,相約我這位大叔,結果上星期的某個晚上,再踏足Gaylord大門。

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

南亭:日式串燒清酒在大坑



論香港的日式串燒店,南蠻亭可說是元祖級人馬,我可以對大家說:「我細細個就去過喇。」

由以前在蘇豪伊利近街本店,到銅鑼灣新會道分店,皆曾留下過我的足迹。後來易手,由南蠻亭變成南亭,依然保持高度人氣。最近,南亭在大坑開設分店,除了供應各款精彩的日式串燒之外,清酒陣容亦大大加強。

2016年11月1日 星期二

朱敏記桑拿菜:土瓜灣之友,萬聖節飯局



榮光街,是屬於土瓜灣?是屬於紅磡?在土瓜灣之友裡面,存在著不少爭議。

有人與我的想法一樣,以維他奶作紅磡與土瓜灣的分界線。

有人則說庇利街。

似乎,我要找一些權威人仕來釋法。

以前榮光街的和味館,早已關門大吉,數月前,變成了朱敏記桑拿菜

赫見威友早前在此搞局,促進酒界和諧,吃少點花生,喝多點酒,交多個朋友,最無奈的是當晚要上班,未能赴會。

不如,自己約一班土瓜灣之友,在萬聖節的晚上過來焗桑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