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當芝士遇上法國威士忌



兩年前,在艾雷島的某個下雨晚上,一個人在B&B,屋主見狀,或者覺得我很可憐吧,於是他叫我到飯廳,請我吃芝士,饞嘴的我,當然不客氣啦。

即慶地打開瓶Bowmore威士忌酒辦,藍芝士與泥煤威士忌,濃情得化不開。屋主拿出他的Lagavulin 16 yo,配以藍芝士,風味更佳。

自此,當我吃芝士,第一時間就想起要杯威士忌!

上年又是一個人,在愛丁堡的米芝蓮一星級餐廳,The Kitchin午飯,最後捨棄甜品,以芝士拼盤來配Glenkinchie威士忌,成為了這頓午餐的完美句號。

反而,我在香港卻很少機會吃芝士,起碼,在這一,兩年裡面。極其量是在自助餐上,遇過的芝士拼盤。

本月初,有幸出席由法國芝士大師Francois Bourgon,主持的Whisky and Cheese Workshop,藉此來回味芝士與威士忌的美妙結合。

八款來自法國,意大利等地區的芝士,配以四款Michel Couvreur威士忌。



來自法國布根地的Michel Couvreur,本身不是酒廠,而是從蘇格蘭買入原桶酒再熟成,你看見其酒標的潦草字體,正是代表著布根地的特色。

我與它在今年初,銅鑼灣食街的Marbling結緣,當時它們推出一個Whisky pairing menu,以Michel Couvreur其中兩款威士忌,配以韓牛/鴨巴甸牛/佐賀牛,得出來的效果是喜出望外。



八款不同的芝士,平放在餐碟上,由十二點的位置開始,順時針地品嚐。

當然以最淡口味,軟滑而重奶香的Brillat-Savarin,與及Saint Marcelin來開始。配上的威士忌,年輕一點也沒所謂。Michel Couvreur的Clerach,皮革,香蕉,香草作開端,包不住此年青人的氣盛,頗有爆炸性的辣勁,足以制衡如此creamy的芝士。



接下來是Comte與Gouda,相比對上兩款,這兩位理應是硬漢子,用來配的Michel Couvreu Pale,竟是一位溫柔婉約的女生,甜美圓潤,結尾帶點悠長的bittersweet,輕易地收服咸香的Comte。

未及嚐Morbier,及Gorgonzola兩位重口味佳麗,已經忍不住喝了一整杯Special Vatting。。。

強勁的煙燻,正露丸的風味,像帶我回到艾雷島!!我嘗試去窺探,它從那裡來?始終Michel Couvreur用甚麼酒廠的酒,從來是高度秘密,既然如此,不如憑自己的認知去作判斷。這瓶Speical Vatting裡面,包含那兩間/三間酒廠。

心裡面偷笑:(唔通係。。。。L + B???)懂得笑,就自然識笑。

濃烈的Gorgonzola,走不出泥煤威士忌的五指山,最後,吃多了一件,喝多了兩杯,厚顏到極點。



同場的友人J小姐,她在我心目中,一向是永恆的玉女。平日滴酒不沾,這晚她喝過杯Speical Vatting之後,玉女也瘋狂。

(我鐘意呢陣煙醺味,用嚟配Gorgonzola,效果無Comte咁好!!)

Candid擺明居馬是雪莉身,配最後兩款外表硬如石頭的Brie noir,與Pave Toulousai。個人口味,還是以Speical Vatting與Gorgonzola的組合為首選。



下年計劃再去蘇格蘭,今次未必再訪艾雷島,不過芝士配威士忌,一定走不掉。只在乎用甚麼芝士,來配甚麼威士忌而已。

人在旅途抱著隨遇而安心態,沒有刻意計算,但總會碰出個未來。可能下年春天,我會在Campbeltown,喝著Springbank威士忌來配芝士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