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1日 星期六

邊緣回望2016



踏入2016年,是小弟的部落客生涯的第五年,有說每五年/十年就一個階段,無論如何,回望2016,是美滿的。

私人生活還是老樣子,喜歡的人未必喜歡我,就算多努力也未盡人意,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像等待一所不開啟的門。但是,愛情從來是盲目的,實在難以花一千數百字去解釋。

正職方面一切如常,假期少過上一間公司,但工作壓力大減,收工準時無難度,輕輕鬆鬆又一天。

當然我不會花時間去交待這些,只談風月,派下花生,一向是我的宗旨。




上年飛了五轉,今年飛了三轉,英國加丹麥,兩次台北。三次旅行皆與酒有關,當然是威士忌啦。





倫敦早已成為我第二個家,尤其是好友小寶,由巴黎移居到倫敦,短短停留了兩天,她陪了我兩天,放慢腳步細看東倫敦,沒有名牌圍身,亦沒有米芝蓮星級排場,在Charity shop的一鎊大褸之中任揀,吃吃Beigel,喝喝咖啡,逛逛唱片店。



最後大家在Old Street站擁抱吻別,我繼續向著威士忌之路進發,行兩步就到倫敦Whisky Live會場。



在主場看著己隊敗給阿仙奴0:2,表現乏善足陳,毫無還擊之力,果然,季尾煞科日之前,炒掉了領隊。



再一次到艾雷島,再次到Lagavulin酒廠,今次坐在warehouse內,品嚐到原汁原味的老酒,天呀,也許是我人生中最美妙的威士忌經驗。



Caol Ila酒廠的黑貓,是它們的親善大使,不知道牠會喝威士忌嗎?



Bruichaddich酒廠的女導遊Ashley,是我遇過最美的威士忌酒廠導遊!



後來在warehouse,一邊喝原桶Octomore,一邊與男導遊談起足球。全憑我身上的愛華頓外套,打開了話題,他支持格拉斯哥流浪,彼此有很強的關係。我隊的傳奇人物Duncan Ferguson,當年踢過流浪,而流浪的副領隊David Weir,是以前愛華頓的隊長!

男導遊:(你一定要看Old Firm derby,不過記得去Ibrox。)



回到格拉斯哥,怎少得到The Pot Still喝兩杯?





隔兩日,飛到哥本哈根,探望友人阿水,我倆走訪過不少酒吧,喝過不少Mikkeller。。。。今次去不到心水餐廳,未竟全功,下年可望補中。




五月尾的台北行,全為了Ardbeg Night,那天熱到仆街,但真的高興,之後還到訪南投TTL酒廠,喝盡荔枝,梅子桶等出品,有機會一定把當日的經驗,化成文字分享。





台北Whisky Live在九月舉行,造就我今年內二訪台北,順便見見上次沒時間約會的朋友。



台北美食家朋友Liz,由法律界跳出來,有律師不幹,經過數年之後,成為了當地有名的美食家。能夠以興趣轉化成事業,是最高興的一回事。但我仍是兼職性質,只在有限粥來煮有限飯,成就根本沒可能及得上她。



而Whisky Live亦於今年首度進軍香港,當天盛況空前,外間對這次活動的反應不一,我卻對主辦單位給予正面評價,當然,第一年舉辦,始終未能做到盡善盡美,相信吸收了今次的經驗,下年應會做得更好。





這年的威士忌活動好像特別多,承蒙外間看得起小弟,不時收到邀請出席相關活動,無言感激。



由Blogger變成Blogger/Columnist,已不再是新鮮事。今年繼續在澳門高級生活雜誌鳳凰天空,每三個月寫一篇有關威士忌的專欄。



每逢星期三,都市日報的The Kitchen專欄,屬於我,與及識食團隊的天地,本來,決定在今年大展拳腳。。。。

可是,不斷被廣告稿插隊,有好幾次插到我火滾,忍不住在個人面書上宣洩不滿。

有朋友見狀,向我提醒:(你小心比人cap圖,比都市果邊啲人睇,到時剷埋你個地盤都仲得呀。)

有些文章像食物一樣,是有賞味期限,即是推廣期只有兩個月左右的餐單,若然未能預期見報的話,形同廢話一樣。而我亦恐怕得失餐廳方面,做晒攝影採訪,卻做唔到嘢的話,對方又不高興,我亦心中有愧。

最終,一年五十二個星期,以我名義見報的大稿,只有22篇(有一篇因未能預期見報而被逼出online)細稿就多幾篇。老實說,成績未能稱得上滿意。



礙於專欄經常被雀巢鳩佔,兼且不主張寫酒店餐廳,導至識食發展停滯不前,起碼,我寫不到有關節日的文章。最近有稿件被拖延,最久一篇是三個月前的倉底貨。。

所以話,想做大佢,就要有話事權,可是識食只是新成立不久的媒體,議價能力怎及得上其他傳媒?因為經常脫稿,或許給外間留下一個不太好的印像,以後想約做採訪,對方未必會應承。

幸好,我人脈還算不錯,厚著面皮對公關朋友說:(你呢間新餐廳,個名好有趣,報導出嚟一定很爆,幾時得閒安排影相先?)對方通常唔托手踭,我心存感激。




雖然個人覺得成績不太滿意,但是這年內的眼光算不錯,其中三篇大稿,Beefbar柏屋Second Draft,後來成為了米芝蓮一星/二星/2017年亞洲五十大餐廳最佳女廚師之榮譽,足以令我自high一番。

聽說下年版面將有所改動,是正面的影響,屬實的話,我要繼續努力了。





今年歐國杯,受本地足球雜誌SoccerWorld之邀,在其網站寫十篇專欄。主題是飲食,但一定要與決賽周參賽國家隊有所關連。例如當日出文是冰島出戰,我就要寫冰島菜。哈哈,數年前去過冰島,當時的餐飲經驗,大派用場了。

歐國杯完結後,留低執筆在雜誌寫專欄,稿費不變。

可是,上月初被暫停,不久,雜誌停刊了,只有網站繼續運作。除了歐國杯的稿費袋袋平安之外,十多期的稿費,一毫子都未收過!

每個月都致電追數,每次對方都採取拖字抉,我直接問:(你公司好唔掂咩?)

無論如何,數會繼續追,雖然我寫一篇文的稿費不多,但十幾篇加埋,都幾多。





窮L飯局不似預期,一年來只辦了七場,由一月的蛇宴到最近的朱敏記卡拉OK局,精彩非常,始終時間永遠不夠用,我又不是靠飯局來賺錢,目的旨在高興,與朋友們飲酒吹水,最緊要好玩。看看下年度會否做到平均一個月一場?



回到部落客戰場上,談談今年成績,Facebook專頁讚好人數突破了一萬大關,一年來增加了二千四百四十幾個讚好(截至今晚),部落格一年的瀏覽次數亦打破了一百萬大關,大約一百四十多萬page view,平均一日接近四千,較上年增長差不多一半!總瀏覽次數衝破了四百萬,看似成績很好,但相信可以做得更好。

朋友們經常說:(而家少咗人睇blog,玩Instagram,睇片多,係難做過以前㗎喇。)

越難做就要堅持,文字非廉價得一文不值,匠心獨運的佳餚,豈能一條片/一張相可窺全豹?文字才能代表個人的character,寫了十多年食評的我,怎會輕易言棄?

但當KC都玩直播,其他blogger紛紛走去拍短片,新一輩毛都未出齊的情侶檔,在鏡頭前亢奮地介紹放題啤酒/炸雞。。。莫非是大勢所趨?那麼我應否追隨?

唔。。。有可能吧,極其量是偶然玩下直播,我又不夠靚仔,把聲又唔靚,上鏡恐怕惹來瘋狂dislike。

不時應邀出席大大小小飯局,同桌除了一些級數相若的blogger朋友/非朋友/對家之外,還出現了不少新面孔,大多是IG人,只寫Openrice的Openricer之類。

有時會覺得,在這班人之中,我真的老了。與他/她們實在難以交流,我有我飲威士忌,聽音樂,他/她們有他/她玩比卡超,玩芝士拉絲。。



KOL一詞在今年越趨負面,不計之前某些KOL因欺騙觀眾而被群起攻之,現今阿豬阿狗都可以叫KOL,所以圈內出現不少千門八將,beauty的三四流自稱自己著名博客R撈,毫無名氣的師奶扯著人氣博客衫尾,出席五星級酒店試食局,有位年青的IG人,大玩照片偽術,把自己key在某澳門高級酒店的床上。目的是甚麼?無非是營造出一個高級的life enjoyer形象,拿著數萬個買回來的數字,跟各大酒店/餐廳的公關們R食R住,保証笑死無命賠。。。一個書都未讀完的大學生,憑甚麼去說服別人,說自己食家/旅行家?我真的想問他一句:(小朋友,你扑過嘢未?)

同時間,代表著自媒體的介良莠不齊情況,沒有改善之餘,還在惡化下去。記得五年前初出來參加活動,出席的blogger大多是勁人,怎能想像今天的四,五線,一樣有機會與一線同場出席活動?

當買LIKE已成風氣,堅持不買LIKE的自媒體,眼看那些充斥著馬來西亞/印尼/中東的讚好,數字上贏你成條街,但外間覺得人哋實力勁過你,你就會好洩氣。似乎現今的取勝之道並非憑實力,而是鬥買LIKE買得多!

千門八將只要開一瓣,都死啦。以前就可能只得幾粒老鼠屎,現在則好多老鼠屎,搞到成窩粥黑晒。連帶我這些走正路的部落客,無辜受到牽連,外間以有色眼鏡來看blogger,他們覺得個個都是打手,不務正業呃飯食之輩。唉!



不過此圈子的風氣,就是追求和諧,同行不批評同行是潛規則,除非彼此私怨大過天。明明知道此圈問題多多,大家選擇視而不見,繼續在飯桌上圍爐取暖,無論是有心病的有成見的,甚至是以前是情侶,現今形同陌路的,一起假裝虛偽的面孔,拿著酒杯高呼萬歲!

除此之外,葡萄撚/西亦越來越多。五年前,大家一起開地盤,那時候大家由Openrice出去,全部由零開始。建立了部落格,開設Facebook專頁,一起各自發展,有時候你扶下我,我扶下你。



路遙知馬力,數年過後,彼此的實力差距越來越明顯。有些憑著自己的努力,已經晉身為一線之列,專頁有過萬個讚好(真LIKE,唔係買果隻喎),部落格瀏覽次數亦過十萬一個月,還要應付其他網上/紙上地盤呢。(喂,好似講緊我自己?!)

有些的成績不錯,直頭勁過我,像Saii Lee,我與他走的路線不同,恕未能直接比較。有些憑著瘋狂買LIKE,瘋狂R撈而衝出國際,把基地轉到隔離埠,久不久去東南亞,坐郵輪,還可以在某南半球一年一度賽馬盛事,帶著外表像衛生巾的高帽扮淑女。唔。。。錢可以買到LIKE,但買不到知識,品味,當你們有機會見到她大演帽子戲法的照片,恐怕會忍俊不禁。



有些繼續平穩發展,有些越做越hea,滑晒牙,失去了昔日的衝勁,寫一篇文像交行貨。有些則不斷巴結公關,藉此換取免費飯局的機會。有些已經淡出,可能是工作繁忙,可能是意興欄柵,也不定。最震撼是紅遍港台的西打哥,高調宣佈退出部落客生涯,雖然近年我與他的關係急轉直下,但他也是寫得之人,對飲食亦有一定知識,只是我對他份人不敢恭維。姑勿論點,客套的說話一句都嫌多,我只在乎他會否像當年的哥哥一樣,相隔一段時間之後食言復出?



人比人總會比死人,但難免會互相比較,當你去葡萄/埋怨人,做乜你有份去大酒店的飯局/做乜你唔帶埋我去大酒店的飯局之時,其實,要不要先檢討一下自己,有甚麼及不上人?

既然你自問志不在此,擺明hea做,就不應去埋怨。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人貴自知呀吊你。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我不懂/不想/不去巴結/趨炎附勢,在Facebook不輕易比LIKE/心人,給予別人一副高傲,冷漠的形象。見到某些blogger,凡見到公關出帖(尤其是大集團/大酒店的公關)即LIKE不吝嗇,我只想到:(乜你同佢好friend?)

正因這個頑固性格,在此條路的發展上,難免辛苦一點。沒辦法,我不會跟你扮friend,你覺得我掂,我幫到你的話,就找我吧。話須如此,機會依然多的是。



我反問某些公關:(乜你唔覺得我好難服侍咩?)

某公關答:(邊係呀,你份人都好nice喎。)



當然有些彼此的關係,只建基在工作上,有些則可以發展至約出來食飯飲酒,出席我的生日局,姑勿論是否俾面我,但我相信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雙向的。啱key就講多兩句,唔啱就講多句都無謂。

直到今天,無論風氣如何禮樂崩壞,我還是我,我手寫我心,未來仍是如此。


2017,繼續裝備自己,保重身體,做多點運動,在這場未知賽事的長跑作戰下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