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一個味道一個故事:芫茜勿語



小時候家裡經常以芫茜滾湯,加些鹹蛋,加些肉片,簡簡單單的湯品,吃得真滋味。

長大以後,前一晚喝得伶仃大醉,早上起床宿醉未消,除了想起昨晚在酒吧,與我談過音樂的女生,還想起一碗芫茜皮蛋湯,最好是即刻喝!

索一索芫茜陣味,勝過一粒解酒丸,這是經驗之談,信不信由你。

究竟由幾時開始,芫茜變成洪水猛獸一樣,生人勿近?

唔。。。我真的不知道,以前或許生活圈子不大,身邊沒太多朋友/同事,對芫茜有所抗拒,又或許,我並不了解他/她們,像政治一樣,你不去主動談論好地地,若果打開話題,只有兩個結果:1)彼此的關係更加熟絡。2)即時反檯。

社交媒體雖然令人沉迷,忽略了朋友之間,要面對面交流的重要性,不過因為社交媒體出現,得以更加了解所認識的人。

事無大小也搬上網,老公去大便不開抽氣扇/老公夜歸,老婆在社交網站發脾氣/一對戀人公然在社交網站罵戰。。。。閉門打仔的道理,為何還不明白?以上例子的確在我朋友圈子出現過,實在不值得表揚。

有一次,見到某朋友M的Facebook狀況,只留了四個大字:芫茜勿語。

數天後與他見面,例牌閒話家常,我打蛇隨棍上:(做咩芫茜勿語?你食芫茜食出禍?)

M:(唉,當晚開OT,收工去咗飲芫茜湯,返到屋企比老婆聞到陣芫茜除,果晚唔比我錫佢,兼且我要瞓廳。。。)

我:(咁L大鑊???)

M:(係呀,我女人唔食芫茜,聞到都想嘔。)

我:(咁你又食?)

M:(我係茜人,你知㗎,有時真係忍唔住要。。。。我哋由拍拖到結婚都有五年,喺呢五年來,我真係無乜點食茜。。)

我忍住笑:(我明,你而家食果啲西。。。。。)

繼續追問下去:(你無諗過同化你老婆,一齊食茜?臭味相投,sweet喎。)

M:(其實佢已經遷就咗我好多,又陪去睇波,又陪我去睇埋啲佢眼中懶係high class嘅電影,又陪我行信和,唯獨芫茜,絕不退讓!)

我:(或者,每個人心目中,都對某種味道存著反感,就囉我嚟講,每次聞到豬腳薑陣味,我都想嘔!)

M:(係囉,所以近年真係好少食茜,就算食,也要食事後丸呀。)

我這次真的忍不住笑:(咩話??事後丸?你食西食到中出???)

M:(梗係唔係啦,冰涼薄荷糖呀!)

食茜食到苟且偷生,我真的替他可憐。

先旨聲明,我絕對是一個茜人,在文章第一段,在小時候的一碗芫茜鹹蛋肉片湯開始,無茜不歡。




久不久會到旺角富記,喝一碗芫茜皮蛋湯,伴以白飯,在今時今日已成為不折不扣的麻甩飯。

有時乾脆來碗芫茜魚腩泡飯,偶然會加鹹蛋,或皮蛋,視乎當日我想吃甚麼蛋。



山長水遠入到去屏山,為了菠蘿包夾塊餐肉之外,還有一碗窩心的芫茜皮蛋米粉。



人在台北,吃麵線必定要下芫茜,否則,不像話。



豬血糕如是,芫茜越多越好。

又想起一位芫茜狂人,以前是朋友,現今已久沒聯絡,懂得調酒的他,上世紀最後一年的暑假,某朋友家裡的housewarming,他調製出一杯落重茜的Mojito。

芫茜Mojito非奇事,但加大四倍芫茜份量就大件事。結果,全場只得我喝。一舉而盡,有今生無來世。

當日出席的朋友,見到我喝罷一整杯Mojito之後,流露出驚訝表情,加上朋友的CD機,正播著Portishead的All Mine,整件事,有聲有畫面。

我估,他們怕我飲Mojito飲死?哈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