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蛇王弟:書中自有蛇羹



沒有飯局的晚上,下班後到長沙灣青山道,某舊書店尋寶,在數碼化日漸成為趨勢,我卻對某些老派是如此地執著,直到今天,我只看千禧後年青人口中的實體書,從沒擁有過電子書。那陣紙張氣味,質感,是電子書難以比擬。

買了數本書,走過對面馬路,發現了一間小小的蛇羹店,抬頭一看,店名叫蛇王弟

有點面熟,再上飲食網站查看,果然是荃灣的那一間,如今在長沙灣開分店。




這一帶蛇羹店從缺,最近就是一條欽州街隔天涯,桂林街的蛇王善,與鴨寮街蛇王協,選擇在此開舖,避開與同類型對手直接競爭,不失為聰明做法。

店內貼滿有關該店的報導剪報,老闆年紀輕輕,已經在某間米芝蓮級數中菜廳,做到很高級。毅然放棄高薪厚職,當起老闆開小店,年來聽過不少這類創業故事。

要個份量小的套餐,蛇羹配糯米飯,好客的女店員,送了一碗蛇湯給我,人人有份,永不落空。



清澈的蛇湯,味道倒也有點點像四神湯,鮮甜中略帶一點點藥材風味。



質感偏厚的蛇羹,粗身的蛇絲與雞絲,啖啖肉之餘亦不失嫩滑,風格粗獷豪邁中帶點優雅。



用雞肉與蛇骨熬製數小時,濃甜醇和不濁,見到放在桌上的一盒薄脆,起勢地下,是指定動作。



經常強調我是為了吃薄脆,而吃蛇羹的人。從小到大的俗世情真,多年如是。



妄想糯米飯是生炒,只要做得粒粒上色,沒有個別黐埋一起,保留著應有的煙韌之餘,還要嚐到臘味香,已經收貨。我以上的要求,不會太高吧?

幸不辱命,這碗糯米飯,雖然未算十全十美,有些未盡上色,但吃下去粒粒分明,煙韌的飯粒滲出陣陣臘味香,絕對吃得過。



看到雜誌上的報導,可見老闆的雄心壯志,當荃灣店站穩陣腳,繼以擴充開分店,野心真不少。

祝成功。

蛇王弟:長沙灣青山道與營盤街交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