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4日 星期二

Tap The Ale Project:邪惡的黃金薯條



早前在窮L飯局認識了政治立場相近,樣貌娟好但已為人婦,從事藝術工作的真文青Y,上個月同檯食飯,赫見她鬼鬼祟祟,在檯底拿瓶健力士出來飲。

(我鐘意飲健力士㗎!)Y說。

喜歡喝健力士的女生,骨子裡應該幾豪邁。

(唔好成日飲健力士喇,約妳happy hour,帶妳飲精釀啤啦。)我打蛇隨棍上。

某個周五晚上,我們在旺角黑布街的Tap The Ale Project再見。




酒吧人山人海,逼得水洩不通,我們被安排坐在面對著牆的長檯,轉個身都怕碰撞到別人。

(其實我一早想嚟呢度)Y如是地說。我心想:真的嗎?



來得這裡,當然是支持本土派,少爺啤一向是Tap The Ale Project的主打,我首先來一小杯1842,Y則貫徹她的豪邁,一開波就火拼,Add Oil加油!

較早前在某精釀啤酒活動喝過1842,後來亦買過瓶裝回家喝,我扮晒嘢向Y對1842這四個數目字作出解讀。。

(1842代表香港開埠,(實際上係1841年)少爺啤以開埠年份來命名嘅IPA,飲落去的啤酒花很強,其苦澀代表著香港初期的發展,而尾段陣花香,水果的甜,就代表住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嘅香港,慢慢步入收成期,正正代表著香港喺英國管治一百五十多年裡面,那種先苦後甜嘅感覺。)

可能我真的想多了,但是對著一些文青朋友,總是毫無顧忌,去說出我的天馬行空想法。

Y:(我其實好鐘意聽黃秋生!)

我:(嘩。。。我呢個四眼烏龜,你叫我食草,我話吓?)

在香港吃草(大麻)是犯法,不如順便吃晚飯吧,先來一客邪惡到爆燈的黃金薯條。



第一round啤酒喝光,當正在選擇第二round應該喝甚麼的時候,恰巧在吧檯遇上香港常陸野啤酒廠的釀酒師C,上年中曾到訪過該廠參觀,相隔數月,他還認得我。

他向我推薦,他正在喝著的少爺啤Herr Altbauer。



Y要杯大,我只要杯小,這一回合,她贏。

濃郁豐厚的朱古力,還有一點點有如布冧,香蕉的甜,複雜度高而沒有凌角。喝到最尾仍然保持著香滑感,沒有出現虎頭蛇尾。

(香港地,我哋要打飛機!)邊吃著黃金薯條,邊喝著啤酒,一時慶起,射到一地都係。

我說是我口水而已。



最後,我們只吃黃金薯條,因為鹹蛋黃實在太邪惡之故,一客薯條已KO了我們。

繼哥本哈根的阿水之後,終於找到一位志趣相投的女啤友,所以話,Happy Hour,並非只有男人才需要。



過年後,再一起啤過。

Tap The Ale Project:旺角黑布街15號地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