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7日 星期二

鮨文(黃埔店):由元朗到紅磡,$500午市十五貫Omakase



一年多前,鮨文在元朗開業,憑實力在短時間走紅,成為城中其中一間人氣高級壽司店。

雖然外間對它的評價不一,早前有位標榜到訪過超過二百間米芝蓮店的法律界食家,在某報章的副刊專欄狠批此店未及水準,但是我曾到訪過兩次的經驗,卻是愉快的。

今天,鮨文衝出元朗,進軍黃埔開分店,由上年尾說到過年,終於成事。

正式營業的第一天午飯時間,在沒有訂位之下前往,果然,並不是太多人,得知鮨文開分店的消息。

論面積,黃埔店較元朗大,廂房內更有私人壽司吧,果然氣派不凡。



午市的價錢為$300十貫,$500十五貫,$700二十貫,最貴的是$1200,四款刺身,七貫壽司,海膽杯,與及手卷。

B


我選了$500十五貫,為我主理的是健師傅。

(而家多咗分店,Cupid會喺邊度多?)我問健師傅。


(應該會喺黃埔多,因為好多熟客都係香港九龍人)健師傅答。

其實,既然掛上自己名字開分店,整體實力自然有保証,如今鮨文再不是一人球隊,深信每位壽司師傅,皆有個人之處。



首先奉上海帶茶碗蒸,香滑兼足料。




另外的前菜青瓜片,味道恰好,爽甜開胃。

不久,健師傅握好了第一件壽司 - 剝皮魚。




最特別之處,師傅放上剝皮魚肝,與剝皮魚配合,前者甘香之外,還像有如牛奶般滑溜,正好與剝皮魚的爽脆口感來個首尾呼應。



鰤魚的質感飽滿,帶點爽口兼有點油香。差點忘記了壽司飯,與元朗店一樣,外表偏深色,酸度平衡,握得緊緻而不死實,入口一刻旋即在舌頭上散開。



金目鯛巧妙地加了點點薑辣,中和了其油脂感。



春子,又名血鯛BB,肉質有點像Mackerel,酸度亦然。



看似平凡的甜蝦,在蝦與壽司飯之間,加了柚子皮,甜蝦面頭塗上蝦豉油,在平淡之中寫一些特別日期,憑著柚子的清香,鹹鮮的豉油來提味,更加的想你。



帆立貝的特別之處,在於以岩鹽來代替豉油,鹹味把帆立貝的鮮美纖毫畢現。




肥美的池魚,略帶微酸的調味,又是令一番感覺。



小肌的肉質纖細,酸度恰當。



晶瑩剔透的三文魚子,只見師傅正在握著的時候,已經食指大動,吃下去果然沒令我失望,鹹鮮而不腥的味道,旋即攻陷我的味蕾。



鲭魚加白板昆布,以柔制剛,昆布的清香平衡了鲭魚的酸度,絕妙的配搭。



懂得物盡其用才是惜食,師傅非常明白這道理,牡丹蝦上的是烤過的蝦頭肉與蝦膏,連帶鮮甜的牡丹蝦一併入口,才算得有始又有終,齊齊整整。




來自長崎的吞拿魚,其拖羅入口無筋,甘香味美,師傅特意塗上蒜味醬,更添一份惹味。

醬漬吞拿魚,以黃芥辣取代wasabi,是破格的表現,其點到即止的辛辣,得以駕馭醃得鹹鮮的吞拿魚。可惜,我忘記為此壽司拍照。



十五貫壽司之中,最期待的永遠是海膽,是日的海膽來自宮城,甘香甜美之餘,質感較creamy,一口過或慢慢品嚐,隨你喜歡。我把壽司拿上手,先慢慢吃了三口海膽,最後才一口將壽司往肚裡送。



穴子的質感細嫩,濃味果然是最後出場,沒有喧賓奪主,搗亂大局的意思,記得同址上兩手的壽司店,我坐在吧檯前,點了壽司餐,結果師傅以機關槍速度,握好了兩大盤,次序亂晒大籠,搞到我霎時間混亂起來,到底我要吃拖羅先,抑或軍艦先?救我呀!



烤左口魚邊手卷,熱力逼出油香,加上香脆的紫菜,索索聲三兩下搞掂。




再喝一碗秀外慧中的木魚清湯,與哈蜜瓜,為這個十五貫午餐埋齋。



連加一$550,新張期間因未準備好信用卡機,只收現金,幸好銀包裡面有$600,否則就大出洋相了。



決定下個月會在晚市時段再訪,一試Cupid手勢,價格自然不能同日而語,到時我會識做,帶定一瓶清酒赴會。

(如果在這幾天光顧的話,為保險之計,請帶定現金。)

鮨文(黃埔店):紅磡德康街6號黃埔新天地黃埔花園11期紫荊苑第9座地下G22A號舖

電話:2794399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