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日 星期四

KITCHEN (W Hotel Hong Kong):人生



近年無啦啦在網上出現了一個名詞:Life Enjoyer。

掛著此名者,並非像我輩老鬼,而是一些大學都未畢業,入世未深的年青人。

我想,社會大學又未讀過,女又沒溝過幾個,去的地方又沒有多少個,一直只活在年少無知的青蔥歲月,未感受過成人的花花世界,與及殘酷現實,憑甚麼說自己為生活享受者?

這個陰暗雖未致山雨欲來,但灰暗得難以觸摸的星期天中午,與朋友們坐在W HotelKitchen的窗前,一同共嚐剛改良過的Sunday Brunch。坐在旁邊的朋友,拍拍我膊頭道:

(而家好多後生仔係咁㗎啦,扮大人懶有品味,為自己建立一個形象借勢搵著數,睇開啲啦。)

另一邊的朋友,則與我的立場相同:(此風不可長,買LIKE就得道,敗壞晒整個social media風氣!真係要撥亂反正!)

此周日早午自助餐,價錢為$828 + 10%一個人,用CITI信用卡,有八折。

貴嗎?便宜過洲際酒店少少,便宜過隔離Ritz Ozone好多。後者在年多前曾經豪過一舖給它,$1180連加一服務費的Sunday Brunch,Dom Perignon任你飲,如果你算死草的話,喝夠它一瓶,足以回本。

$828的價錢,包任飲啤酒,雞尾酒,葡萄酒,還有Veuve Clicquot NV香檳。



(聽聞,之前係巴黎之花。。。。而家轉用Veuve Clicquot NV,好似有點。。。。)喝著Veuve Clicquot的我,帶著疑問。

(有咩所謂?喺呢啲場合飲香檳,你都唔會花時間去寫Tasting Note嘛?放鬆啲,妨且,Veuve Clicquot NV我都成日飲,唔錯吖。)我心裡面解答了剛才的疑問。

想起正是,對那些自稱喜歡飲香檳的Life Enjoyer而言,就算你給他一杯Chandon,CAVA氣酒,也可能高呼:(呢隻香檳好好飲。)這些連氣酒與香檳也不懂得分的大出洋相說話。



上年尾來過這裡吃午餐,那時的Fuel your winter主題,自助頭盤加數款天天不同的主菜,吃得滿足。今次的周日早午自助餐,堪稱是平日午餐的加強版。



平日沒有生蠔,星期日有,即開貨色有保證,鮮甜而帶有點點海水風味,無須佐以醬汁直搗喉嚨,再一口爽快的香檳,此刻的喜悅心情,像香檳裡面的氣泡,緩緩地上升。




再拿了點海鮮,開邊龍蝦固然新鮮,海蝦,蟹,海鮮沙律,與肥美的龍蝦鉗,不知不覺,喝了兩杯香檳。

(十幾年前,第一次去倫敦,仆去Harrod's個美食廣場潮聖,去到蠔吧,見到半打Belon都係廿鎊,即刻坐低,呢個係我人生第一次食Belon,好可惜,果陣唔識叫香檳。。。。)飲多兩杯,自然地想當年,人大了,就是這樣。



前一晚跑了六公里,從此立下決心,一星期跑三次,藉此給予我一個吃得有營的理由。



在沙律陣上大殺四方,新鮮的蔬菜,生磨菇,紅菜頭,雅支竹,前前後後,走了兩轉。再拿些果汁喝,暫時把香檳擱置一旁。






之後由風乾火腿接龍,鹹香軟熟還帶著油脂香,再拿了點芝士伴之,好了,香檳歸位了。雖然,吃風乾火腿,理應配紅酒才合識,但是在Sunday Brunch的輕鬆環境之下,也不用太過認真,就算你拿瓶Moscato,沒人敢罵你,至於兩者配對與否,此乃後話。



友人吃著Mac and Cheese,說味道挺特別。



我雖不是老外,但對此味的確有份情意結。每次吃著Mac and Cheese,總是想起兩年多前,在往艾雷島的渡輪上,遇過的清秀女生。

特別之處,在於濃郁的芝士汁,加了泰式咖喱在內,多了一份exotic風情。



就連番茄忌廉湯,也滲進了東南亞風味在內,貫徹酒店一貫的離經叛道風格。



主菜的重頭戲,落在炭烤牛肉身上,沒錯,真的用炭爐烤,無花無假。

炭燒的香氣永遠令人難以招駕,用叉插著燒牛肉,一口過,殘忍不好嘛?軟熟可口的肉質,夾雜著炭香與肉香,最終吃了數件。

吃到差不多尾聲,侍應捧著一大盤粉藍色的shooter過來。

我:(近年好少飲shooter喇!)



綺在窗前,拿起杯shooter,仰頭,一杯倒進口裡,忽然回想二十多歲,經常蒲蘭桂坊,Gin Tonic,Long island當水喝,Blow job一連兩杯的輕狂歲月。

人生。

KITCHEN:尖沙咀柯士甸道西1號香港W酒店6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