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山旮旯 San Ka La:二月某日我和某人在某地



以往稱偏僻的地方,以山卡啦來稱之,近年才知道其正字叫山旮旯。中文博大精深,窮一生也未能學懂每一個中文字,作為華人實在慚愧。

而灣仔,銅鑼灣,與跑馬地的三角地帶,摩利臣山道的帆船酒店,最近進駐了一間餐廳,名叫山旮旯

看過有關該餐廳的報導,山旮旯的老闆大賣本土風情,盡可能沿用本地貨,例如精釀啤酒,食材等等,這點足以吸引我來看個究竟。

本來與A君,小寶的三人行,很可惜,當我與A君剛剛就座之際,就收到小寶突然有事要缺席的訊息。

我本能地嘆了一口氣,對A君說:(她突然有事不來了。)

失望嗎?自然少不免,這場本來是慶祝聖誕的飯局,一拖再拖變成開年飯局,最終未能見面難免掃慶,但想到對方或有苦衷,我只能說一聲:天意。



沒見A君兩個月,面色精神了一點。看看餐牌,她例牌沒有意見,不如,先喝杯啤酒?



所有生啤價錢劃一,小杯$50,大杯$80,全部是精釀啤酒,有本地的麥子,少爺啤,九龍灣;台灣代表掌門,與及蘇格蘭的Brewdog。



A君選了大杯Lion Rock Stout,我卻以台灣的掌門Session IPA,作為是晚第一杯啤酒,小杯上,得以多喝幾杯,清淡爽朗的IPA,沒有很強烈的hoppy感覺。

(掌門就嚟喺香港開酒吧,好期待!)月前在美食博覽,率先喝過數款掌門啤酒,對它們已略有一點認識。

A:(哈,我過幾日去花蓮玩,坐香港快運,但係仲未訂酒店,大鑊鳥!)

朋友閒談,沒有討論的要點,胡扯一番,由最近鬧得熱烘烘的特首選戰,到自身工作的點滴。。。。還有感情生活。



我遙指著跑馬射蚊鬚這五個大字,問A君:(知唔知呢五個字點解?唔准Google!)

以這五個字來形容我當前的心情,貼切不過,喜歡一個不回家的人,有如騎著馬去射蚊,近乎不可能射中目標。

山旮旯賣的菜式,沒有規限是甚麼類別,既有港式燒烤,亦有意大利飯,意粉,薄餅,連德國燒豬手也有。



焗芝士大磨菇,$48一隻,較新春期間的朗豪夜市,貴$8。

(X!而家新年夜市真係搶錢,有好多雜牌軍混水摸魚,啲嘢買到貴一貴,又唔見得好食。。。)今年新年沒有魚蛋革命,由槍炮變回雞髀,食環處突然揸流攤,是在選特首之前粉飾太平,抑或別有用心?

對不起,話題扯得太遠,被芝士包圍的磨菇,除了芝士的濃香之外,其juicy的質感仍然保留著,一人一隻才完美,兩人分一隻有點不夠喉。



野菌意大利飯,賣$128一碟,creamy之餘亦有菇香,米飯更沒有屈服於港人口味,應硬則硬,物有所值。



再來一杯麥子的鹽田,不久,老干媽和牛意粉,緊隨其後。

A:(嘩,老干媽正呀,想起當年喺北京生活,無佢唔得!)



用到老干媽來烹調意粉,我第一次見,有人可能會覺得亂鳩咁嚟,但這裡是山旮旯,一切皆變為創意。

其辣勁實在惹味,想起意大利的辣意粉,當然此辣不同彼辣,用上的和牛,質感鬆軟可口,連帶煙韌的意粉同吃,玩味與美味盅然。

(果位咩咩嫂呢,話意粉要過冷河,因為有鹼水味喎!)我邊吃邊說。

及後,A君即時把此老干媽意粉的照片,上載至他的Facebook,更標明沒有鹼水味!哈哈!



原條燒茄子,好大碌!與黑鬼一樣長,只賣$38,抵到爛!

一杯駁一杯,再來Brewdog的Dead Pony,帶著點點花香,與麥芽香的Pale Ale,而A君仍喝著Lion Rock的黑啤,由頭帶到尾。



烤魷魚桶調味不多,原汁原味,爽甜彈牙。

我:(係咪一齊睇迷幻列車續集先?三月初上畫喇。)

A:(係呀。)

我與她的其中一個共通點,就是大家的床邊,還貼著迷幻列車的海報,屈指一算,Renton陪我睡了十多年。

看見隔離檯點了燒豬手,賣相很吸引,價錢又不貴,只是我們吃飽了,繼續摸著酒杯胡說八道。



A:(你都單身咗一段時間,幾時搵番個伴?)

我的目光,望著對面無人坐的空櫈。



趁A君上洗手間,偷偷埋了單,A君又輸一仗。

(下個月我生日,唔同你爭,哈哈!)

微冷的晚上,酒氣除除地呼出,再想起小寶現在的心情,無力感突然湧上心頭。

今天這一切內容和意義,記憶將它登記編作某年某一日。我與A君想過談過的事,小寶的寂寞或快樂,終會於某一天淡忘,唯有以文字,在部落格留下絲絲記憶。

每日如是。



山旮旯:銅鑼灣摩理臣山道84-86號香港銅鑼灣太平洋帆船酒店地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