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6日 星期四

迷失葵涌廣場



無論你是甚麼人,來到葵涌廣場,總會找到自己的位置。

除非,你不喜歡掃街,又或者,你覺得自己是很紅的飲食部落客,算是半個公眾人物,掃街有失身份。

(我平日去慣高級酒店餐廳,你叫我掃街?比人認出點算?)

某個星期日下午,踏進好像很久沒來的葵廣,一時之間,不知去向。

數年前,當時喜歡的女生,就在葵涌工廠區上班,不時在傍晚時間到她公司附近,等她下班。

通常,約在葵涌廣場等。

我們喝過珍珠奶茶,吃過農家意粉,連小吃也不放過,最終,我們成為了一對。



美好的時光總是轉瞬即逝,今天,挺著肚腩,走到廣場裡面的台式拌麵店門前,唏噓的感慨一年年。

放下$30,獨自賞個麵,胃口不大的話,足以成為一頓正餐。




葵廣某些食店,好像與外面脫了節,賣雪糕$9一大球,賣果汁有$5一杯鮮搾西瓜汁,便宜到極點。






賣滷味的檔口,八爪魚咀是焦點,說實話,我之前未吃過,質感更爽口,另外不忙來一串生腸。





旁邊賣長州大魚蛋,配個撈麵,非常便利店feel。



近期經常被批鬥的食物,紫薯穩佔一席,這裡你可以找到紫薯手抓餅,紫薯窩夫,我不敢/沒有胃口試,劣鳩飯堂仝人見狀,可會冒險一試?




走到去充滿日本風的檔口,來一塊魷魚拓餅,口感與味道似足蝦餅,夾著大阪魷魚燒吃,其實都幾論盡,吃到一手都是汁液,說實話,味道也不錯的。

海膽手卷近年氣勢如紅,大大小小商場,隨時找到其蹤影,單是葵廣裡面,起碼有三間賣日式手卷。



這間好像是場內人氣最高的手卷店,與一班年青人逼餐死,為了是海膽手卷。



但是,現實往往是殘酷,你看看,宣傳相與實物明顯有分別,份量少很多,雖然只賣三十多元,既然宣傳相做到足,也不要偷工減料欺騙大眾吧。海膽的質素,談不上鮮,遠遜尖沙咀勁回味。




吃飽了,發現場內有間專賣英國啤酒的小店,興之所致,買一瓶勁爆啤酒花香的啤酒,邊喝邊與女店員閒談,說會日內再來買啤酒。

結果,我又食言了,事隔兩個月再來葵廣,今次是捧文青朋友場,她在葵青劇院主演話劇,開場前,先過來吃點東西。



再次吃個台式拌麵,這次配肉燥,豆乾,是否台味沖天我真不敢說,起碼吃得你飽。



糖心蛋配台式拌麵的確有點怪,正常是配滷蛋,裡面蛋黃是全熟,非流心的蛋黃,不過身在葵廣,甚麼事情也可以發生。

將時間回到八年前的夏天,我與她在葵廣相遇,只見她身穿貼身背心一度,bra帶不經意外露,我表面保持鎮定,內裡卻熱血沸騰。。

(喝杯台式奶茶降下火先!)當時我笑著對她說。

她好像不以為然,大抵是習慣成自然。



鏡頭回到八年後今天,甚麼艷遇奇蹟再沒有降臨在我身上,赫見轟炸大魷魚的廣告,引我走進賣女裝的角落,同樣與年青人們一起排隊買魷魚。




數款調味粉可選,我情歸海苔,炸得酥脆的大大隻魷魚,裡面仍保持其鮮甜彈牙感,海苔的作用,無非是添上一份惹味。

對面的檔口,以饅頭來作漢堡包的概念,已不是新鮮事,外國早以視割包為時尚,中環Little Bao在香港把中式飽點與西餐的結合,為餐廳主理人May Chow帶來亞洲五十大餐廳的最佳女廚師之榮譽。証明只要有尖銳的潮流觸覺,快人一步,隨時殺出一條血路。

無奈吃得太飽,與饅頭絕緣,下次再來的話便試試。



最後,又再來到啤酒店,今次就試一瓶用威士忌桶熟成的Cider,經Glen Moray木桶的醞釀,蘋果酒變得更甜。



愛是這樣甜,但一個人真的能承受那種非理智,盲目的甜?甜得有點吃不消,正如在咖啡館偶遇一名打扮很Kawaii,連把聲,性格都很可愛,難聽一點叫傻頭傻腦的女生,聽其聲已經打冷震,想即刻埋單走人的感覺。

若然是泥煤桶的話,那就不同說法,我是非常樂意與喝泥煤威士忌的女生,作進一步交往。

此時,奇蹟真的發生了,喝到未及一半,我竟然有點醉意。



幸好,醉意只是一剎那,來得快走得亦快,最後在葵青廣場,看了一場精彩演出,文青朋友有望成為話劇界明日之星,brav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