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0日 星期四

麻辣燙 Chilli Fagara:麻甩撼麻辣



四個麻甩佬,一起上蘇豪,非姦即盜?

事緣作風西化的K先生,提議去吃麻辣菜,記憶所及,這一帶能夠吃到麻辣菜的地方,除了以私房菜形式經營的大平伙之外,還有曾經拿過米芝蓮一星的麻辣燙

K:(搬咗新舖呀,所以拉埋你哋嚟試。)

我們四條麻甩,個個吃得辣,但未去到麻辣狂人的級別。

星期一晚的麻辣燙,全場爆滿,差不多全場都是外國人,有洋人有日本人,只有我們是全華班。




餐廳用上不同顏色的玫瑰作裝飾,有如置身田園風情。



首先小試牛刀,以麻辣燙三小碟作為見面禮,有麻辣茄子,蒜泥白肉,與萵筍。味道偏甜的茄子,理應更受外國人愛戴,蒜泥白肉的賣相精美,卷著配菜上,辣勁十足。



這裡也會自己做XO醬,其辣度是平時吃慣的XO醬加強版,少試一點,足以令我噴火。



黑松露撈辣雞,是另一種精良四川菜的態度,當麻辣遇上黑松露,兩者出奇地沒有出現互相排斥,松露的香味,增加了麻辣的深度,將嫩滑的雞絲變得驚喜交集。



紅油抄手的重點,在於自家製的雲吞,皮薄餡靚,肉汁鮮香,當然紅油的辣勁,功不可抹。



麻婆豆腐是最基本的川菜之一,很多時候會叫個白飯來伴,我們也不例外,吃到至此,我頸背開始流汗。



沒有燈影牛肉像紙張般薄,這一道Ginger Beef,藉著焦糖化的蒜,與薑的助力,每一塊牛肉片,均帶著蒜香的惹味,與薑辣,兩種不同味道紛陳。



另一道基本川菜必修科,乾扁四季豆,恰如其份,叫做火紅中的一點綠,有菜下肚才吃得有營。



重頭戲為竹網茶香龍利魚,火紅的辣椒蓋著炸得金黃酥脆,嫩滑的龍利魚,炸過的茉莉茶葉,連帶辣椒一同進擊,茶香若隱若現,麻辣的勁度非同少可,同時間頸背的汗,正在爽快地流。



男人老狗也需要一點甜,尤其是經常一輪麻辣急攻過後,你或會想與女伴打得火熱,是晚全男班,只能以辣椒朱古力雪糕一解寂寥。



賣相有點浮誇的拔絲香蕉,炸得通透乾身,裡面的香蕉仍然保持本身的味道,實在可喜。

初春的天氣時暖時涼,這晚天氣清爽,我卻一身短衫短褲,離開之時,整個人感覺慶烚烚。



只憑我片面之詞,難以一鎚定音,說是有機會收復失地,重拾米芝蓮一星。畢竟距離2018年米芝蓮發佈會,還有大半年,不過如果餐廳能夠保持水準,摘星絕非天方夜談。

麻辣燙Chilli Fagara:中環蘇豪奧卑利街7號地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