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國金軒:周日閒情



上年我在已停刊的足球雜誌,自己的專欄寫過一篇文,有關少帥。

不論是足球場上,與廚房裡面,兩個不同的戰場,近年孕育出不少年少有為的領隊/大廚,正所謂江山代有才人出,無論把刀有幾鋒利,總會有生銹的一天,改朝換代為兵家常事。

但是,大家有沒有發覺,高級中菜廳的大廚,差不多全部是老師傅,想找個未夠四十歲的大廚,有如鳳毛麟角。

凡是總有例外,年前The Mira的中菜廳 - 國金軒,出了一個未夠三十歲的總廚,大家通常叫他的英文名Jayson,上年他轉戰JW萬豪中菜廳,不時在傳媒報導裡面見到他,可是我還未有機會認識這位少帥。

上年四月首訪國金軒,正值Jayson剛離職,而未有大廚上任的真空期,相隔半年再訪,一記薑酥芙蓉玉胭脂,肉厚的蟹鉗與賽螃蟹的結合,以薑絲與balsamic vinegar凝結成的小珠,吃得下肚的巧奪天工之品。

同樣未過四十歲,但經驗豐富的Edwin,時為國金軒的主廚,果然英雄出少年也。

早前的星期日,例牌要上班,我有個習慣,周日的午餐,不出金鳳的肉醬意粉。

酒店同業朋友A,難得周日要加班,她相約小弟在國金軒午飯,我當然沒有推卻之餘地。

喜歡在周末到高級中菜廳飲茶的朋友們,可能對這裡的星期六的點心放題,有點印象。



星期日就沒有這種任叫任吃的放任,朋友A非常貼心,一早安排好菜單。



國金軒的叉燒,一向口碑載道,多年前沒想過西材中用的道理,在今天已成為主流,像叉燒用到西班牙黑毛豬,早已不是奇聞。

總會有人覺得小題大做,但換個角度去想,在平淡之中找一些突破,憑著食材本身的超然質素,配合大廚的烹調手法,好像黑毛豬的香甜,鬆軟可口的感覺,配以烤得焦香的蜜汁外表,只會令到食客更加的想你。

八味鱈魚腩,輕巧酥脆的外層下,是肥美的鱈魚腩,滲入了香甜的醬汁,稱得上珍饈八味。黑松露豆乳羊肚耳,爽脆之餘,黑松露的香氣成為了主角。



沒有常規的蝦餃,晶瑩剔透的外表,披著紫薯而來的紫薯百合餃,我當初是有點擔心。

(近期紫薯喺網上,成為被攻擊對象,而家好多食店為創作而創作,將一啲大熱食材,九唔搭八加埋一齊,得出來三不像,紫薯雞煲,我真係投降喇。)我對A說出當今的紫薯現像。

紫薯是無罪,用得其所就不會有人罵,紫薯與其他素菜,在若隱若現的外衣下,盡顯清秀的一面。沒有嘩眾取寵式的甜,反而紫薯的恰好甜度,照耀了其他素材。



流心鵪鶉蛋燒賣的重點,在於流心鵪鶉蛋黃,燦爛的晶瑩,未必代表絲絲愛意,但將傳統的鵪鶉蛋燒賣重新演繹,有青出於藍之感。



同區海景軒的鹹魚包,令人垂涎三尺,這裡的和牛烤包,一口一件,香甜的和牛餡,連同鬆軟的包身往肚裡送,吃罷還擺出一副豪氣干雲之模樣。



椰皇燉竹笙鮑魚湯,為今年夏天準備就緒,清鮮的湯頭帶著椰香,消暑佳品。再吃一件鮑魚,頓時生色不少。

A:(跟住呢味主菜叫耍花槍!)



她只是說笑而已,琵琶琥珀影紗窗,是Edwin近期得意之作。由琵琶豆腐,竹笙露筍,兩生花主演的一套文藝片。有金華火腿,鹹蛋黃作點綴,固然令豆腐的味道層次上加強不少,配菜用上桃膠,其清新可人的表現,玉成了琵琶豆腐與露筍的好事,有力一爭最佳配角獎。



單尾的炒飯,粒粒乾身,面頭的炸鵝肝粒,是邪惡的根源。



甜品離不開紫薯,黑糖紫薯布丁,合情合理之作,起碼紫薯與布丁是心有靈犀的默契,而非同床異夢的勉強無幸福。



都市中滿灰煙,其實那裡覺得呼吸欠自然,看著窗外的陰暗不定的天空,喝一杯茶,細嚐一道道美妙的佳餚。

暫且借來一刻,周日的都市閒情。

國金軒:尖沙咀彌敦道118號The Mira Hong Kong 3樓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