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2日 星期五

麵鮮醬油房周月:不談政治,只談周月



年青朋友W,上星期吹雞約食拉麵,地點在歌賦街的麵鮮醬油房周月

朋友T視周月為飯堂,久不久在他的社交網站出現一個hashtag:#是時候周月了。

而我對上一次來這裡,原來是四年前!!

很明顯我比較花心,未能從一而終,畢竟作為一個寫食的所謂專欄作家/blogger,有必要試不同餐廳,才能作出比較。



這晚一行九人,認識了不少政治色彩濃厚的年青朋友,想起他們出世的一年,我已經出來工作,做得他們父親有餘。眼見他們為香港而戰,我只能躲在電腦前做鍵盤戰士,實在佩服他們的勇氣。

上一次來吃的是油麵,今次撞正周月的周年紀念,推出限量發行的松葉蟹肉鮮帆立貝油麵,但是遲入座的關係,只剩下兩碗,於是讓給其他年青人,我就首次試周月沾麵。



麵條份量可加至三百克,來個大盛才叫豪情,全因我很肚餓,哈哈。



面帶油光,顏色深不見底的沾汁,先小試少許,加了帆立貝油後,沾汁的外表顯得帶有亮澤,其油香與魚介粉,醬油湯三位一體,先有魚介的鮮香,醬油的鹹緊隨其後,還有那陣酸味,非人人所愛,但這才是醬油魚介沾汁之精髓,不折衷的死硬派,定必愛死這湯汁,我非常喜歡。

不過這個世代很多人,尤其是Openrice寫食評的一班所謂網上食家,因自己見識少而大肆批評,自己吃得清淡,卻罵醬油很鹹,叉燒太肥之類的的評語。看見別人稱讚呢,就說別人是打手,這種輸打贏要賴地硬態度,絕不可取也。

粗身麵條是自家製,完全浸在沾汁裡面,每條麵條盡情地享受醬油浴,煙韌又香的麵條,掛著鹹鮮帶酸的沾汁,吃到雪雪聲,很快地吃光。

剩下的沾汁注上湯,如此美味的醬油湯再發育,連帶肥美的叉燒一同入口,又是喝到一滴不剩。

吃罷,彼此四目交投,面帶著笑容,這碗麵的水準如何,在臉部上的表情可找到答案,男人老狗心照不宣。



相比日前在風雲丸吃過的魚介沾麵,周月好得多了,連續多年成為米芝蓮推介,總有其原因。

有一點要批評,就是要加一服務費。

識貨就對號入座,否則去別處吧,不要阻著我們只談周月。

麵鮮醬油房周月:中環歌賦街5號地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