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Mirage Bar & Restaurant:遲來的法國五月



曾幾何時,我很熱衷參與法國五月的活動,某程度上,與好友小寶有關。

自從他成為了沒腳的雀仔之後,再沒有動力在每年的五月份,看法國電影/演場會/展覽了,莫非人去茶就涼?

在Facebook的當年今日,看回九年前,我們曾經一起看過法國搖滾音樂會。大家也年輕,青靚白淨,再照鏡看看自己,不得不慨嘆歲月不饒人。

這個下午,與酒友在灣仔萬麗海景酒店,上年才開業的餐廳 - Mirage Bar & Restaurant午飯,看見餐牌抬頭寫著Le French GourMay,自然地想起我與小寶,在法國五月期間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整個主題圍繞著香檳區,由頭盤的風乾肉開始,以香檳作靈感。

三年前的五月尾,我與小寶在巴黎街頭,漫無目的地逛,路過Nicolas酒舖,隨便挑選了一瓶香檳,再買兩個香檳杯,然後又到附近的Dalloyau,買了數件糕點,我們坐在巴士底運河畔,輕談淺酌,論盡家事國事天下事,對他的傾慕卻埋藏在心底。



(今次呢個菜單,配Deutz香檳。)酒友C打斷了我的回憶。


此法國五月限定的餐單,包含四道菜,$448一位,另配香檳就額外加$175一杯。人多的話可叫一瓶,$870。



頭盤的風乾火腿,鹹香來得細緻,沒有太過霸道的表現,質感軟熟,配此清爽中帶點急勁的香檳挺不錯。



煎鴨肝巧妙地配上以香檳製成的gel,與帶有酒香的葡萄,雙管齊下平衡了其油膩感,恰巧這天有瓶威士忌在身,輕輕地喝一小杯,果然很配這道如此甘香味美的鴨肝呢。



主菜為Boudin Blanc,聽說是香檳區的名菜之一,我一直認為,法國香腸只限於圖盧茲。

輕輕用刀一切,已感到香腸的鬆軟,肉香濃郁得自然,沒有刻意去修飾過,配以蘋果泥,打成球狀的薯仔,與復古蘿蔔作點綴,吃香腸菜式也可以來得優雅,與法國人的生活態度同出一轍。



玫瑰色的蛋白餅,清雅中帶著一種不妥協的態度,像出淤泥而不染,在日漸禮樂崩壞,價值觀漸漸被扭曲的社會之下,依然保持真我的女生,底部的芝士與蛋白餅同吃,一鹹一甜的對比,在愛恨分明之中卻找到一絲絲柔情。唉,我又想起他。

也許相愛很難,要忘記一個人,很難,每次去到這個關口,總是突然停下來,未能進一步,像卡式帶般食了帶,永遠停留在某一首曲目。



喝著剩下的香檳,只能阿Q地去想:(最美麗長髮未留在我手,我也開心飲過酒!)

Mirage Bar & Restaurant:灣仔港灣道1號香港萬麗海景酒店1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