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地踎食堂:地踎油渣搖滾



對於油渣麵,我是有一份執著。

深水埗那一間主打油渣麵的麵店,多年前我在開飯網曾給予一個不太好的評價。

廣受歡迎的大角咀英記,與上水火車站的走鬼檔,出品非上盛(起碼對我來說),但勝在聊勝於無,花園街的通達,非我杯茶。

直到土瓜灣的老三出現,內心高呼:(呢啲先係油渣麵!)

脆渣才是皇道,軟淋淋的肥豬肉,吃下去不是味兒。

日前在Facebook見到,酒友K分享一間食店,主打油渣麵,一見,脆渣!

我在他的帖子上留言:(找天去試。)

這間油渣麵,位於黃大仙沙田拗鐵皮檔,名字與環境相對,叫做地踎食堂

很難相信平時經常喝Fine wine,身光頸靚的他,會大力推薦這間地踎食堂。

(車!你夠成日話自己係窮L啦,咪又係經常去高級酒店食好嘢?)不少人經常說我扮窮,其實,我真的很窮。



人窮,但心不窮,口袋沒幾個錢的日子,一樣色心起,吃便宜一點,也得精彩。



年青人打理的地踎麵店,寫到明抗通漲,一碗雲吞麵賣$20,未算全城最便宜,但也不遠。

就來一碗油渣麵,$25。



脆炸的可口程度,絕非軟淋肥豬肉可比,油渣的精萃就是要香口,兼一咬要有油香,看似簡單不過的道理,但去到這世代已沒有人願意花時間去做油渣,始終社會是現實,一來現代人越來越矜貴,吃得健康有營,油渣對這些人來說是洪水猛獸。二來油渣是下欄之物,賣不到幾個錢,為何要咁戇鳩去花時間做一些收入與付出不相稱的傻事?

所以,賣真正脆油渣麵的地方越來越少,有得吃的話,絕不放過任何機會。這天下班即收到老總的訊息:(下星期要開快車,要寫多一篇報紙稿,可否即晚比到我?)

等我食埋碗油渣麵先。

油渣麵的最佳朋友,莫過於粗身的上海麵,與及麵店自家製的辣菜甫,其惹味吃得令人欲罷不能。

油渣份量可以多一點的話,便完美,恕我太過貪心了。收$25一碗已經不貴,還想得一想二?想吃多一點,我不介加錢加油渣。



聽聞韭菜餃也是招牌,$22一碗淨韭菜餃,開門見山睇住年青店主不斷地包餃,每隻餃子身段飽滿,包著是香甜的韭菜,吃了一隻又一隻甚滋味,好像不懂得說飽似的。

百花蛇舌草是自家製,雪得冰凍一瓶賣$12,有下火之妙。



經常聽甚麼獅子山下精神的陳腔濫調,這間地踎食堂的兩位年青人,在破落的環境下,努力地做一些近乎式微的老香港風味,就真正演繹出獅子山下精神喇。

抬頭一看,獅子山就在面前,無花無假。

地踎食堂:黃大仙沙田㘭道綠色小巴站旁鐵皮檔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