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

一個味道一個故事:貴刁你有無?



回顧上半年飲食界其中一粒花生,有人在會展的專頁裡面,投訴旗下的茶餐廳炒貴刁好辣,小朋友吃不下,當職員向他解釋,炒貴刁就是這樣子,但此人仍不滿意,聲言要追究到底


最終事件越鬧越大,其他網民紛紛出來聲討這位刁民,說他不懂炒貴刁為何物,就亂九咁嘈。

(如果唔食辣,叫炒貴刁嚟做乜?)

(又係一啲自以為是的人。)

(原來仲有啲人,只係坐喺個屎坑睇世界㗎。)

(炒貴刁係辣是常識吧。)

面對著天下圍攻,此人選擇極速潛水,實在醜死人。寧叫人不知,不要太低B的道理,原來還有很多人不明白。

香港茶餐廳/港式扒房/港式星馬餐廳的炒貴刁,十間有十間是用咖喱粉炒,再加其他配料如辣椒絲、蔥絲、叉燒、蝦仁之類。除非你還很年輕,或者是不食人間煙火,沒有理由不知道炒貴刁是辣。

這個故事教訓我們,做人真的要有common sense,尤其是作為人父,理應有一定人生資歷。如果有疑問,先向谷歌大神求証一下,不須花太多時間吧。回歸二十年,香港不斷倒退,人都會變豬,此言非虛。

寰雨膠事錄的網主,問過我一個問題:(邊度炒貴刁正?)

我一時答不出。

以前挺喜歡到尖沙咀亞士厘道的星加坡餐廳,下午茶時段的炒貴刁,只須二十多元,這已是十多年前的往事了。

山林道金鳳,我吃得最多是焗豬扒飯,肉醬意粉,就連肉絲炒麵也不賴。炒貴刁算叫做有鑊氣,炒得每條河粉皆上色,熱辣辣的狀態之下,絕對吃得過。


吉隆坡茨廠街熟食中心

如果要比較的話,新加坡/馬來西亞的炒粿條(即是貴刁),才是我心中所愛。

至於那位大鬧會展的奧客,我有想過他是否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因為當地的炒貴刁,普遍是用黑醬油去炒,有別我們茶餐廳用咖喱粉,味道是不辣的。(當然你可以要求加辣)但見他的留言用正體字,就沒可能是來自南洋啦,哈哈。


新加坡舊機場熟食中心老夫子

新加坡/馬來西亞的炒粿條,除了黑醬油為主調,配料有雞蛋、蔥、臘腸、芽菜、甚至豬油渣等等,當然不能沒有螄蚶,否則就不像話。

香港的星馬餐廳,通常是沒有下螄蚶,衛生問題喎,這個問題,我也不知罵過多少次,但沒辦法。


牛車水禧街炒粿條


為了余均益,我吃干炒牛河,為了螄蚶,我吃炒粿條,每逢到新加坡旅行,絕不放過吃炒粿條的機會!


新加坡興記炒粿條


有些檔口的螄蚶飽滿一點,有些會下大量青菜,有些會下大量的蛋,不同檔口的風格有些微不同,但一樣美味。


吉隆坡十號胡同

兩年前到吉隆坡旅行,在十號胡同裡面,吃過同樣出色的炒粿條,KL物價遠較新加坡低,價格自然更便宜,而且可以要求辣度,你喜歡辣一點就來個大辣,不吃辣可以走辣,完全自主。

放在香港的話,炒貴刁不辣,我一定投訴!

再看年前在新加坡/吉隆坡拍下的炒粿條,又流口水了。下半年能否撥出三日兩夜,往新加坡/馬來西亞一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