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蘇格蘭:Nando's日與夜



每一次去英國,每一次都要去Nando's

情況像當年Burger King未回流香港,凡外遊總要去吃個Whopper才心息,或者這是一種情意結,又或者是香港沒有,才顯得有型。

當Burger King再次進軍香港,已沒有昔日的期待之情。

Nando's直到今天,仍沒有來香港開店的打算,要吃,就要趁旅行時吃。

由愛丁堡坐火車北上Inverness,抽一點時間,到下塌酒店附近的Nando's,快手快腳吃個午餐,單在舊城區,起碼有三間分店。



光顧過Nando's的朋友,也知道這裡是半自助服務,先找個位坐下,然後到收銀處點餐,說出檯號,拿個號碼牌便成。



汽水自己斟,斟到滿瀉無人會話你,不過做人要自律,大家成年人,沒有理由不明白。



中辣的Peri Peri Chicken,例牌要半隻,配粟米與菜絲沙律。

中辣的辣對我而言是恰到好處的辣,刺激得來亦不太搶喉,烤得焦香的雞肉,吃到嫌未夠激,再拿兩瓶Peri Peri辣醬放任地加,Wild Herb與蒜茸辣醬大兜亂,沒有分正副,有些朋因為Peri Peri醬而吃Nando's的烤雞,像為了余均益而吃干炒牛河一樣的邏輯。

我豈不是成為了Nando's汁液男??

烤粟米加Peri Peri醬,是我一向的習慣,有一段時間完全拒絕菜絲沙律,與我在十多歲的時候,曾經在KFC做兼職有關,得知菜絲沙律的處理方法,頓時起戒心。要過了一段長時間,才重新接受。

爽脆的菜絲,酸甜的醬汁夠開胃,沒有那陣隔夜的酸縮味,質素高過以前快餐店的貨色好多。



由Inverness坐火車回程到格拉斯哥,時間已經是下午六點,到酒店check in之後,想起去那裡晚餐好,但是酒癮又起,自然再去全城最佳的威士忌酒吧The Pot Still。

酒過三巡後,天色已入黑,晚上九點多,還有那一間餐廳依然營業?



只有八度的晚上,又要打擾Nando's,吃同一個組合,半隻烤雞要中辣,烤粟米與菜絲沙律,與一杯可樂。

我有想過自己為甚麼每次去Nando's,烤雞只要中辣?唔。。。其實是想留一線給自己,中辣的辣度,還有空間加辣,這晚中辣烤雞加中辣Peri Peri醬,與蒜蓉Peri Peri醬。

友人宅女Marshy早前在倫敦某間Nando's,吃到打包走,我指是買走原樽Peri Peri醬。

我教她:(試下用嚟點白切雞?)

其實香港也有得賣,但是在旅行期間,抱著即慶心情,吃過好就買回家,才叫興奮,只嫌你行李還有沒有空間。



曾經聽聞過,有人試圖找Nando's,以特許經營形式合作在香港開店,但換來一記悶棍,原因不明。

好了,他日Nando's回心轉意,來香港開分店,我怕變成另一回事,當然是偏向負面。



人,就是這樣矛盾,不在身邊就牽腸掛肚,垂手可得時就不懂珍惜。

為了保持這份新鮮感,我寧願每年飛去英國,與它一期一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