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1日 星期日

Vegi Dining Kitchen:東京Agura拉麵重現駱克道



記得當年在尖沙咀在柯士甸路,三角公廁對面的拉麵店 - Agura嗎?

後來日本師傅賣盤,最終拉麵由其手下接班,名字改為武士拉麵,聽說日本師傅與武士拉麵的關係轉趨緊張,差點要對薄公堂,作為旁觀的花生友,還是不說太多了。

不久之後,Agura在灣仔重開,其魚介豚骨湯依然全港三甲,但好景不常,上年結業了。

有傳日本師傅太過有性格,經常請假,是導致麵店結業的原因之一,以上的傳聞我都是聽回來,純粹在此分享一下而已。

身邊有朋友與他有點交情,曾經透露拉麵店會在銅鑼灣重開,果然,上個月,日本師傅進駐駱克道的日本餐廳 - Vegi Dining Kitchen,以crossover形式與餐廳合作,每日晚上九點半的宵夜時間,限量推出25碗拉麵。

這晚人在銅鑼灣,出席一間威士忌酒專的小型派對,喝了不少好酒,乘著酒氣,慕名來到Vegi Dining Kitchen,只想見Agura一面,時間為晚上十一點十五分。



夜已深的餐廳,仍有不少客人,有只顧喝酒的日本酒客,有情侶撐檯腳,亦有像我坐在吧枱,目的只為一碗拉麵。

我問侍應:(我想要杯冰水。)

侍應回答:(我哋無冰水,想飲嘢就要叫飲品。)

始終這裡是一間餐廳,並非拉麵店,不知道劍心見狀,會否拍檯大罵?



今次暫住在Vegi Dining Kitchen的日本師傅,集中火力專攻雞白湯,特製香濃湯麵,由雞白湯,魚介,海老三合一體,$105,還要加一服務費,連小費要$120。



湯頭有如忌廉雞湯的顏色,一試,雞骨的鮮,魚介的香氣,海佬的鹹鮮,三位一體沒有出現稜角般硬崩崩,而是三合一的超濃縮,香滑濃凋但不會令人感覺太過膩,喝剩的話難免會有點慚愧。



幼身麵條煙韌實在,面對如此複雜但精彩的雞白湯,卻擺出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好像自言自語著:(你有幾硬幾硬幾硬,我怕你呀?)

湯頭的高水準是有點出乎意料,慢煮叉燒亦是另一記殺著,薄切的叉燒外表還是這樣粉紅,入口鮮嫩無渣,肉味濃郁,除了叉燒之外,當然不少得雞肉,同樣嫩而不粗糙,還有質感鬆軟的肉丸,水準之作。

其他配菜如炸藕片,珍珠筍的表現恰如其份,半熟玉子的流心蛋黃濃甜不濁。



一碗深宵拉麵,把正在沉溺在酒精的我喚醒過來,吃到乾乾淨淨,看看手上的腕錶,差不到晚上十二點。

埋單時,我問侍應:(日本師傅會留到幾時?)

侍應:(暫時都會繼續留喺度。)



好,下次找晚來吃碗雞白湯沾麵。香港沒有宵夜?邊撚個講㗎?

Vegi Dining Kitchen:銅鑼灣駱克道487-489號駱克駅3/F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