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一個味道一個故事:獨佔魚片頭



吃叉燒要吃叉頭,如帶燶邊的話,大喜。

吃燒鵝要吃鵝頭,脆中帶軟的頭骨一咬即破,甘香到呢。。。以前在鏞記吃過鵝腦凍,其滋味非常難忘。

吃魚片,當然要吃魚片頭啦!

小時候家母偶然會買些魚片回家,簡單地滾個湯,配河粉,便成。沒有刻意去研究魚片的前世今生,好吃便是,小時候的興趣,始終是打機看港漫,我經常說我沒有為食基因,一切都是後天培養。

有一次偶然吃到魚片頭,覺得有點像豆卜,但裡面是彈牙的,滋味勝過魚片,畢竟小時候喜歡吃香口的食物,有怪莫怪。

剛出來社會做事的一年,經常自作多情去做夢,對當時暗戀的對象盡顯殷勤管接送,某日她對我說:(帶你去一個地方,食魚蛋唔錯的。)

就是筲箕灣東大街的安利

吃過魚蛋固然滋味,(其實最大原因,同喜歡的人一起吃,再加十分)還有魚片頭,全方位感受金黃的表面,與彈牙味鮮的身軀。

只要有魚片頭供應,十次有八次皆是我首選。

後來曾光顧過灣仔道雞記,每次都吃魚片頭才心息。是我在那些年經常到訪的麵店之一,反而尖沙咀K11隔離的雞記,從未去過。

最近(應該是數年前了)在大埔街市的莊記,吃過魚片頭河,個人覺得他們做得有點淋身,欠缺一點脆口感。香港仔山窿謝記的魚片頭聽說又是高水準,可惜我與他相逢很晚,未及進一步去了解,已經告老歸田。

有追看我Facebook的讀者,大約都知道,近年我經常推薦一間賣魚蛋的小店 - 林昌記,每逢路過尖沙咀往紅磡的天橋,只要不是太飽的話,定必停下,賣$10魚蛋或$20炸蛋。

早前經過九龍城賈炳達道,近富豪東方酒店一邊,赫見林昌記已開了分店。



外面餐牌寫著炸黃金角,即是炸魚片頭,見獵心喜,明知剛吃過牛腩河,也忍不住來一份。

與炸蛋一樣即叫即炸,製作需時,慢工出細貨,非ready-to made可比。

熱辣辣的炸魚片頭,打開香脆的黃金外表,裡面是鮮而不腥,質感彈牙的魚片,連同酸甜的蛋黃醬吃,是吃魚片頭的嶄新組合,西材中用的另一個成功例子。

沒有甚麼對不對,沒有甚麼顛覆不顛覆,在現今世代保留傳統風味值得尊敬,但不能完全墨守成規,略施少計足以殺出一條新血路。



後來,我再光顧了兩次,本來最愛的炸蛋,無奈地被冷落了。

(嗱,林昌記啲人識我係老鼠,見好嘢就分享,就係咁簡單,唔好話我賣告白呀下。)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