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鐵板燒和菊:大西北的鐵板燒美學



當收到年青的K妹,邀請我到元朗的鐵板燒和菊試菜,我一直猶豫不決,總是欠缺一點信心。

今年逐漸減少這類試菜局,寧缺莫濫,一來我要抽時間做運動,二來我要有十足信心才應約,萬一去了伏店,到時進退兩難,浪費時間不特止,更浪費了我胃部的空間。

最終是美食部落客小臣,給予我的信心,他一向咀刁,連他也大讚這裡的出品,我相信他。

當抽到空,準備回覆K妹之時,都市日報便大幅報導該店。(我在都市日報的飲食專欄,是每逢星期三出街,細篇稿就每星期一篇,大篇稿就隔星期出,而同我一起分享版面的,是另一位都市日報飲食記者,我與她並不相識,當然沒有交流,枉論會夾稿。)

我對K妹說:(報紙出咗大稿喎,我無可能再寫上去㗎喇,咁我仲去唔去好?)

K妹:(無所謂啦,反正我一早約咗你,如果你覺得OK的話,出落個blog都無問題啦。)

直到今時今日,仍有人覺得視入元朗為畏途,平日下班已經很晚,還要山長水遠來到只為一餐飯?



今時今日交通越來越便利,乘坐西鐵由南昌站到元朗,大約二十分鐘左右,鐵板燒和菊的位置,就在鄰近西鐵站的雞地,爽爽麵店後面。人氣部落客劍心,更以隱世來形容此鐵板燒,我不會隨便用隱世二字,畢竟當今世道,某些名詞已被廣泛濫用,除非我們有錢也不能光顧,否則就難以隱世了。

不過其位置的確有點隱閉,這是事實。

店子不大,鐵板燒吧檯只得八個座位,連同貴賓房,同一時間極其量只可容納十四人左右,名符其實的小店。



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夠料的企直,不夠料的瞓直;鐵板燒,博大精深,並不一定要墨守成規,站在吧檯前的,是擁有超過三十年經驗的梁師傅,他成功將西洋料理融入在日式鐵板燒裡面,令人津津樂道。

這晚我品嚐的是十一道菜餐單,價錢為每位$1580,另加一服務費。



首先以清煮北海道龜之手作見面禮,龜之手即是鬼爪螺,又名海瓜子,香港也有,年前在西貢街市的海鮮檔,買了幾斤,拿去六福菜館代為烹調。

白灼是最能呈現其原味,肉很少但極之鮮甜,不過吃的時候要小心,一不留神就水花四濺,身穿白色衫的話,因濺上汁液而變耀眼了。



接下來的兩道都是刺身,金目鯛的肉質爽中帶纖嫩,魚味鮮,旁邊的金目鯛魚皮微焦,經過火燄之後,逼出了魚油的甘香,是令一番滋味。



當見到秋刀魚,代表一年已去到下半部,七月的秋刀魚,師傅稱之為早秋刀,輪肥美程度當然不及秋季的當造期,但其味道還是很鮮美。



和菊煙燻北海道帆立貝,顧名思義,除了是押上餐廳名字之外,此道菜更以菊花入饌,師傅先將帆立貝輕輕地煎至半熟,然後放進盛著菊花的小鐵煲內,以鐵板的熱力煙醺。根據餐廳經理解釋,這道菜單是菊花,已用上三款不同品種。



打開煲蓋,菊花的清香想擋也擋不住,師傅小心翼翼將帆立貝取出,放在餐碟上。煙醺過後的帆立貝照出一臉黃,煙香與花香相互吸引,滲入肥美鮮嫩的帆立貝,再沾些喜馬拉雅山鹽,如此地美妙得我樂意當一晚採花賊。

帆立貝的的鮮與菊花的香,還在口腔內盤旋之際,不忘喝一小杯菊花啫哩,有清味蕾之妙。





北海道象拔蚌配山葵忌廉汁,鮮甜爽口的白象拔蚌,配上香滑的山葵忌廉汁,既有賣相兼有內涵。師傅稱現今北海道白象拔蚌是時令之選,若轉季的話會改用其他地方的出品。




原隻南非鮑魚活生生在我前面,可會想起一些歪念?哈哈哈,懂就懂,不懂我就算。



活鮑魚配鱈場蟹肉海苔汁,只見師傅以熟練的手勢,將鮑魚反轉再反轉,三兩下便把內臟切開。上桌時再淋上以海苔、蟹肉煮成的醬汁,再加些三文魚子作點綴。



賣相精緻得像西餐,此鮑魚當然非一雙玉腕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的貨色,只有我才能擁有,妒忌嗎?



焦香鮮香是鮑魚的個性,海苔汁畫龍點睛,其清鮮駕馭了燒烤的熱氣。



兩道貝殼菜式之後,師傅拿出兩個Le Creuset小煲放在鐵板上,原來下一道菜是黑鱈魚伴直菇洋蔥湯。

採用南極的黑鱈魚,產量不多,因為捕獲有一定難度,其肉質沒有大西洋的肥美,反而有一點粗糙,但不失其肥美的身段,而且魚味極濃,始終是在寒冷的海洋下生長,比較容易儲存脂肪。

師傅煎香了鱈魚,再放進正在滾燙的洋蔥湯裡面,稍焗一會,連煲上再放了一塊煎香的鱈魚皮,賣相做得一絲不苟,濃郁的洋蔥湯果然很有法式風味,只是欠了芝士,肥美的鱈魚成為了洋蔥湯的新朋友。



進入關鍵時刻之前,先以在日本溫室長大的沙律菜,冷靜一下。




每逢吃鐵板燒,最期待的環節一定是牛肉,這晚能夠品嚐到近江和牛,無須太多花言巧語,師傅清脆地將和牛烤至五成熟,入口一刻甘香的油花澎湃,軟淋之餘亦帶點嚼頭,佐以日本青森縣的炸蒜片,無聲勝有聲,含情脈脈向師傅報以一笑,是對這個和牛,與及師傅手勢的肯定。



剩下的和牛肥膏用來炒飯,物盡其用,這是鐵板燒的指定動作,有別其他餐廳,師傅將炒飯再放湯,連同炸過的脆米,浸在高湯裡面,用羹拿起一口過,香脆香氣全方位接觸。



日本哈蜜瓜與雪糕,代表著這晚的十一道菜,是時候到尾聲。



近年元朗成為了日本料理的戰場,高級壽司店陸續進駐大西北,壽司之神鮨文壽司源三雄鼎立(又可以話同室操戈),打破以往拳頭當道的局面,但是較像樣的鐵板燒一直從缺,和菊的出現,再次打破區內的餐飲新局面。

可是當晚的入座率未如理想,全晚只得我與友人兩位,形同包場,在客人的立場當然受之不恭,對餐廳就不是一件好事。

雖然$1580的十一道菜餐單,論質量是超值,你在市區吃同樣的東西,起碼要二千一個人。不過對很多人來說,千多元一個人的消費是天方夜譚,(當然唔排除仲有唔少人,對元朗的高級餐廳水準,抱著懷疑態度)想便宜一點去試高品質的鐵板燒,可以選擇在中午時段前往,最便宜的二人套餐$888,相信是大多人能夠負擔的價錢。

鐵板燒和菊:元朗鳯攸北街5-7號順豐大廈地下36號舖


2 則留言:

  1. 哈哈, 南瓜兄, 小臣不是咀刁, 而是有碗話碗而已.

    回覆刪除
  2. 作為將餐廳當成星期日午餐飯堂的熟客的我很開心你寫隆這間的食評 我自己openrice亦有幫餐廳寫了兩篇食評 你可以去一睇

    梁(貓)師傅的功夫扎實 另一位懷師傅自己創作菜式偏創新華麗好睇,但不論邊個師傅都好佢地都有不斷在嘗試用不同烹調法去弄好食的新菜色

    而餐廳的核心靈魂是有充足餐飲服務經驗領班Bengo整的茶好飲 帶乜野酒會自動配上相關的杯 也是好酒伴 充滿智慧的長者 對各種少見食材有充足了解 會常常提起各種有趣食材你俾個價佢(當然晚餐不能太低,我自己都食午餐 我係呢度搞局都午餐所以晚餐唔知)有乜要求 佢就會幫你安排好一切來一個真正的師傅發辦

    所以再去食多次吧 午餐也是很好吃的 師傅和bengo的心機是很厲害的 睇佢地做野 服務和弄的角色就好似睇飲食節目甘的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