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Chocoduck Bistro:長洲的歐陸風情



上一次入長洲,已經是2010年的事。

再上一次呢?1996年。

難怪有朋友笑我:(你去英國次數仲多過我去東堤呀!)

熱到死的放假日,沒有任何採訪試菜約會,一個人在中環乘坐快船到長洲散心,三十五分鐘就到。

應該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入長洲。

隨意地逛,隨意地拿部菲林機拍照,汗流夾背之下要找間咖啡館坐一坐,看看書。

坐到咖啡館關門,時為下午六時,計劃晚上八時才回程,不如找間餐廳吃個晚餐?

想起酒店公關兼土瓜灣之友H,剛去過島上的西餐廳Chocoduck Bistro,讚口不絕。

走到餐廳門前,打開門,我問老闆娘:(唔好意思,我臨時臨急沒有訂位,請問有沒有位,我只係一個人。。。)

老闆娘答:(有。)




因H的推薦,我特意在網上搜尋有關該餐廳的資料,飲食網站只得三兩個評價,參考價值不大,Instagram亦不多公開帖子,更沒有blogger為它寫過文。

就是見到上年蘋果日報的報導,得知女主人是住在此地三十年的小島居民,在Chocoduck Bistro開業之前,島上是沒有一間比較正式的西餐廳。

(長洲賓客雖然人數多,但大多只吃海鮮、大粒魚蛋、薯片、甜品之類。)



看過餐牌,目標早已瞄準自家製意粉,慢煮牛肉雖吸引,但獨力難支呀。



點餐後老闆娘先奉上一瓶水,連一杯冰,大熱天時喝冰水,感覺不言而喻。




酒牌裡面的葡萄酒選擇,在小店來說已是足夠,紅酒與白酒各有一瓶是可以by glass,本來的意大利白酒缺貨,改以法國白酒應客,叫一瓶的話,最便宜二,三百有交易。



頭盤我選擇了歐陸式炒本地魷魚,長洲有豐富的海產,近水樓台先得月,鮮嫩彈牙的魷魚,以酸甜的蕃茄醬汁炒之,誠為炎炎夏日開胃之選。



主菜是澳洲龍蝦意粉配長洲海鮮醬汁,$189一碟。

取已拆殼的龍蝦尾肉,貪其質感夠豐富,爽口中帶著其纖嫩質感,雖不及本地龍的幼細,但其質素之高是不容置疑。煙韌爽滑的蛋麵,是老闆娘引以為傲之作,不愧我專程由九龍走過來,目的只見它一面。

到底用上多少長洲海鮮,去做成這個濃郁鮮香的醬汁,我忘記去問,總之整碟意粉的表現,真的做到一絲不苟。

食客逐漸進場,除了情侶之外,亦有島內的家庭客,見他們與老闆娘談笑風生,大約是熟客吧。



埋單總數$370,單憑龍蝦意粉足以獨步江湖,當時蘋果日報的訪問,最後問到老闆娘有沒有興趣到市區開店?

她答與其去銅鑼灣,不如去英國。

吃慣米芝蓮名廚出品的你,可能會對這裡不屑一顧,但我正喜歡這種樸實無華,出品一樣高水準的西餐廳。感覺有如我每次去蘇格蘭艾雷島,一個人在餐廳用膳,看著書喝著酒,吃的是當地時令之選。



見到掛在牆上的牌,寫著如果你緊張,就撼頭埋牆吧,我忽然想起相識不久的女性朋友,她經常說生活實在太緊張,工作與感情上皆不甚如意,需要靠美食來治癒,可是平日差不到由早上開始工作直至晚上宵夜時間。。

或許她會喜歡這裡的氣氛,但請不要撼頭埋牆。

我一定會再來,只在乎是一個人來?兩個人來?抑或一大班人來?

一大班朋友入長洲,對我來說是非常非常遙遠的事情。為何我這樣說?另文再談。

Chocoduck Bistro:長洲建新里3號地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