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

Zafran:西班牙Tapas Omakase 之夜



雲咸街的西班牙餐廳 - Zafran,年前開創了先河,將廚房發辦的概念,融入在西班菜身上。

那時候的大廚Pedro是巴斯克人,理所當然主打巴斯克風味,三年前的八月天某個晚上首訪,除了品嚐了一頓美食之外,還上了一堂美食課。年前他蟬過別枝,成為尖沙咀朗廷酒店的行政總廚,可見其實力非凡。

上個月,受到很sweet的V小姐之邀,再一次來到雲咸街的地庫。

(今次又係Omakase呀,$498有五道Tapas!)V說。

坐在吧檯,先看看張圖表,一共有分九個項目。




(你喺呢九個項目裡面,選擇自己嘅口味。)Chef Miguel向我解釋。

Vegetable、Caramel、Earthy and Nutty、Spicy、Meat、Seafood、Salty、Woody、Fruity這九種元素裡面,我選了五款。



是晚的命運,一切交由大廚發落,不如先喝杯酒?近期Gin and Tonic熱潮正盛,同場新相識的倫敦女生C,原來是同道中人。一說到倫敦,我的英文也好像說得流利一點。



既然如此高興,不如與身邊的朋友兜亂來吃,新鮮熱辣的Cod fish ball,金黃色的外表,包著是一絲絲鮮甜的鱈魚肉,份量十足,絕非粉多過肉的沽名釣譽貨色。



Ceviche de corvina con leche de tigre,能夠在此吃到中南美洲之味,或許是大廚是半個委內瑞拉人有關?青檸的酸與薑辣紛陳,悉數滲進嫩滑的魚片裡面,誠為夏日炎炎的絕佳開胃菜,以爆谷作點綴更豐富了整道菜的質感。



Hokkaido Scallops with Iberico Ham,鮮嫩的帶子與鹹香細膩的黑毛豬火腿,兩者之間的關係看似錯綜複雜,,我當初有點擔心黑毛豬的強烈個性,會否完全遮蓋帶子的鮮美,結果是兩者互相遷就,最終床頭打交床尾和。



醃沙甸魚與蘭度豆的組合,沙甸魚固然肥美得油香四溢,鬆軟的蘭度豆亦恰如其份。



Patatas bravas簡直是天使魔鬼混合體,炸得香脆的薯粒,配上惹味的辣醬與蛋黃醬,熱情如火得令人難以招駕,不如。。。。。。吃多幾件?



Foie gras with potatoes and fried egg,正在上演一場鐵鑊誘惑,鵝肝雞蛋炸薯粒三合為一,可想而知味道有幾澎湃,斗膽向膽固醇這三個字挑機,才是美食真漢子。



吃到殺得性起,杯中的Gin Tonic喝完一杯又一杯,與倫敦女生的話題,由月前我到訪過的東倫敦酒廠,說到Brick Lane的鹹牛肉Beigel,她喜歡的車路士。。

後來,有一晚我們在同區的餐廳相遇,她見我身穿愛華頓球衣,搖頭說No good。



今季我們積極擴軍,有力挑戰列強,期待一雪前恥,報回上季被車路士雙殺之仇!

Zanfran:中環雲咸街43-55號地庫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