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海連茶樓:大叔遇上師奶淫得很



小時候不喜歡去的地方,往往成為了長大之後生活的一部份。

以前跟家人去過一間位於長沙灣青山道,近昌華街的舊式茶樓,地下濕笠笠,四圍的茶客不是阿伯就是阿叔,鮮有年青人面孔出現,那時心想:(食完好走喇。)

當時代巨輪不斷壓碎老店,卻令人懷念舊式茶樓的風味,明知道出品也許不及,但這種草根的飲茶氣氛,已經買少見少。像近年的油麻地得如,深水埗信興,這兩間老牌茶樓先後結業,新舊交替難免會有所犧牲,世事是否一定如此?

早前看到友人K先生,在其Facebook分享一間在荃灣屋邨內的茶樓,他大讚這裡的點心。

我是因為見到有鮮蝦銀針粉而來,這就是福來邨的海連茶樓

大清早便開門營業的海連,這天早上十點多來到,茶客不算太多,起碼眼見有不少空位。



依然保留推車仔形式,有甚麼就吃甚麼,但不能保証可以吃到你自己想吃的點心,一切講求彩數。

相信有不少人,小時候跟家人上茶樓,因吃不到蝦餃而扭計。阿姐推部車過來,我問她有甚麼點心。

阿姐:(燒賣,魚翅餃,香茜餃。)

我:(咁要籠燒賣同魚翅餃)



順便問問,有沒有蝦餃,她說未有,等一等。



兩者皆是老派的紮實味道,沒有加蟹子鮑魚黑松露等創新換意,幾大就幾大,燒賣就燒賣。魚翅餃裡面當然沒有魚翅,純粹沒有蝦餃,才叫籠魚翅餃過下口癮而已。

鮮蝦腸粉同是舊派之風,厚皮配濃甜醬油,與今時今日盛行的若隱若現,晶瑩剔透的腸粉皮是兩回事。



繼續等不到蝦餃,有金錢肚就吃金錢肚。



以透明碗蓋著,跟碟上的鮮蝦銀針粉,近乎完全絕跡在各大酒樓,最近見過此味在新蒲崗得龍。為何會突然消失?恐怕無人會答到這條問題。



奇貨可居之下顯得珍貴,味道是否一定會好?當然不是,此銀針粉沒有下蛋炒,已不是我小時候吃過的味道。像昔日的清純女生,歲月不饒人,去到狼虎年華,變成師奶淫得很。




一個人,五味點心,濃如墨汁的普洱,再加一份報紙,最終我並沒有因為吃不到蝦餃而扭計,只是覺得一世人流流長,下次先。

海連茶樓:荃灣福來邨永嘉樓地下15-16號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