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馬來一菜館Café Malacca:五年之癢




五年前兩訪西環的馬來一菜館,一次是與時任瓜女友撐檯腳,一次是公關邀請試菜。

出奇地,公關飯的水準不似如期,總括兩次經驗,最可取是亞參叻沙,海南雞飯也有水準,其他的總是欠缺一點點,因為酒店較注重衛生,所以沒有螄蚶,以我過往經驗來看,沒有螄蚶的叻沙,打個七折。

相隔經年,現任酒店公關是我的朋友,剛履新不久,得知我之前在此的經驗一般,想邀請我再來一試,看看五年後的今天,水準有沒有分別。

一切沒多大改變,酒店依然是香格里拉集團旗下,只是改了中文名。

曾經有朋友抱著疑問,為何酒店只得一間星馬菜餐廳?香格里拉的大老闆是誰?自行問谷歌大神吧,你便會明白。



首先來一碟沙嗲雞肉串燒,老實說,串燒始終是路邊攤的水準更佳,起碼有那種街頭風味,與及誘人的燒烤香氣,我不是說馬來一的串燒不夠水準,味道一樣惹味,畢竟是酒店餐廳,格調稍高而犧牲了街頭之風。

當然你既然來得這裡,就會預計得到甚麼,我夠想來一隻黃亞華燒雞翼啦,哈哈。



Rojak是馬來西亞家傳戶曉的沙律,酸甜中略帶黏性,亦不失水果的甜,是悶熱天氣下的絕妙開胃之品。


炒蘿蔔糕配鮮蝦,我嫌未去得盡,外表顏色略淺已覺得師傅有點進退兩難,到底落重料好?抑或把濃味減輕一點?




同桌的K先生,赫見餐牌裡面有水粿,差點尖叫出來,潮州人的家常小點,在香港難以找到,奇貨可居之下,一人吃兩隻,還可以吃多一隻。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文化橫掃東南亞,直到今天,馬來西亞華人仍然追看我們嚏之以鼻的TVB,當年的波霸葉子楣無人不識,馬來西亞有一道小吃,名叫葉子楣大包,正是向她致敬。



檳城也有豬腸粉?我未去過,不清楚,就算有,我深信是廣東人傳過去。這個檳城豬腸粉除了有辣醬甜醬麻醬之外,還加上蝦醬在內,搖身一變成為檳城風味。




炒貴刁加鴨蛋,一般客人叫的是沒有豬油渣,識途老馬就會要求加豬油渣,我們叫了一碟無渣與有渣的炒貴刁作對比,結果是後者贏成條街。

(始終都係爭啲嘢,就係無螄蚶。)我說。

長年解不開的困局,在酒店的角度而言,寧取衛生行先,正宗風味其次,想改也改不了。



老鼠粉的外表與我們的銀針粉有如雙生兒,但質感有所不同,老鼠粉較黏,馬來一的老鼠粉是放湯上,年前我在吉隆坡唐人街吃過的老鼠粉,是跟瓦煲上,炒得黑漆漆,兩種截然不同的風味。



近期海南雞飯成為了城中熱話,這點無須多講,馬來一的海南雞飯,水準依然不錯,相比其他酒店,這裡的價錢更便宜。




上次我曾批評這裡的巴生肉骨茶不太夠味,今次則向我還以顏色,豬肉份量夠,肉骨茶色水對辦,每口都是甘醇豐厚的藥材香。年前我到過巴生一遊,品嚐過當地的肉骨茶,念念不忘,這裡對水準當然不及巴生,但足以一止肉骨茶之癢。



醬燒魔鬼魚以芭蕉葉包著,濃惹與葉的清香,盡被鮮嫩的魔鬼魚吸收,我很醜但我很溫柔。



今次重臨馬來一目的,不諱言是為了檳城亞參叻沙。

喜歡它的酸,辣度或許調教到普羅大眾可接受的級別,一絲絲的鮫魚肉,連爽滑的米線吃,最終喝到碗底一滴湯也不剩。



怡保芽菜聞名遐爾,這一味鹹魚炒芽菜,短小但飽滿的芽菜,爽甜又多汁,結果我們再來一碟。



本來應該是屬於早餐的咖央多士,最後還是忍不住來一份,只聽到旁邊的K先生說:(呢個咖央多士,全港最佳!)

又或者這樣說,香港沒有太多同類型對手,新加坡名店亞坤來港後的水準如何?你們懂的。

馬來一菜館:西環皇后大道西508號香港今旅酒店2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