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

倫敦:東倫敦的酒廠@East London Liquor Company



與友人米奇在利物浦Bold Street的秘魯餐廳晚飯,我與他今次在英國相遇可說是巧合,他由倫敦北上,而我在蘇格蘭南下,無獨有偶大家都在同一時間在利物浦。

一邊喝酒一邊閒談彼此旅程的所見所聞,米奇在倫敦吃盡好東西,但最終還是留憾。

(有朋友介紹我去一間喺東倫敦嘅酒吧,聽講有成超過二百款手工氈酒任君選擇,但最後都係抽唔到時間,過兩日你落倫敦,有時間就去去啦。)米奇如是地說。




由Central London坐tube到Bethal Green站,跟著google map的指示,大約要差不多半小時腳程,才到達酒廠的所在地Bow Wharf。

以往大家對東倫敦的印象,不外乎是少數族裔集中地,(某年我在沒有球賽的日子,走到去韋斯咸主場附近,撞口撞面大多是印巴人)與及品流複雜。近年倫敦的時尚風氣一路向東漫延,成為了不少型人型店的集中地。



三年前到過Bethal Green,當時是出席一個威士忌活動,與及附近的Broadway Market。這天或睛或雨的下午,Bow Wharf裡面的酒廠,或者是平日的關係吧,不論是酒廠商店,與酒廠裡面的餐廳,只得工作人員在,沒有像我的客人。

剛才的午餐花了我差不多九十鎊,吃得不算太飽,到下午茶時段已消化得七七八八,我問酒廠員工問有沒有餐牌,他說要晚上才供應餐點。



坐在吧檯前,玻璃後面的蒸餾器就在眼前,酒廠除了釀製氈酒之外,還會釀伏特加,冧酒。

米奇所說的超過二百款氈酒,以我所見就沒有那麼多,當然,數量也不少。

近年開始認真地喝氈酒,香港亦吹起一股氈酒熱潮,中環置地廣場的Dr Fern,是城中唯一一間以氈酒為主題的酒吧,價格昂貴,喝一杯氈酒大約$150。

喜歡喝酒的人,總是比普通人有更大的好奇心,赫見酒架上,有That Boutique- Y的出品。

我曾經喝過它們裝瓶的威士忌,與其酒標一樣地鬼馬。早前我在蘇格蘭,已經買了一瓶 That Boutique- Y的氈酒,以威士忌桶熟成,相當有趣。



一杯 Cask-Aged London Dry Gin,只須三鎊,非常便宜。

經過波本桶與紅酒桶熟成的氈酒,在整體的層次上變得很複雜,由波本桶給予的點點水果香,雲呢拿,紅酒桶的少許車厘的甜蜜,融入了此氈酒裡面,淨飲已經足夠。



第二杯是喝酒廠自釀的氈酒,連Tonic上也只是六鎊,你在Dr Fern Gin喝一杯Gin and Tonic,價錢是這裡的一倍。

Batch 2的個性帶著清新的花香,像風中勁草的氣息,還有一點檸檬的酸度,配以Fever Tree Tonic,憑其crispy的質感,降服了其鳥語花香,變得更清爽 。

第二日,我在Borough Market,發現該廠在市場裡面有零售店,再與此Batch 2重遇,機不可失即刻拿出信用卡,盛惠三十鎊。



回來後,與喜愛氈酒友人的EL飯聚,我以這瓶氈酒赴會,可惜沒有Tonic water,話須如此,大家一樣喝得高興。

如若下年再訪倫敦的話,試試再買一瓶該廠的其他出品,畢竟行李與烈酒免稅額,是有限的。

East London Liquor Company:GF1, 221 Grove Rd, London E3 5SN, UK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