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阿姆斯特丹:米芝蓮推介的摩登歐陸風@Envy



人在外地,一個人上西餐廳,其實沒有甚麼大不了,有說美食家的生活是孤獨,(雖然我距離美食家的level還有一大段距離)但我一早習慣這種生活,無須去遷就別人的口味/銀包,喜歡吃甚麼就吃甚麼。

只是有些餐廳,不接受一個人網上訂位,例如倫敦的The Ledbury、Hyde Park文華酒店的The 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想去的話就要找個伴,看來下年我要請個倫敦朋友一起去,兼還我多年來的心願。

在阿姆斯特丹的第二晚,出發之前做好功課,已在網上預訂了一間當地米芝蓮推介,名叫Envy的餐廳晚飯。




餐廳與Anne Frank故居在同一條街,下午六點來到,我被安排坐在長吧檯。



或者地理位置引來大眾錯覺,當初我認為Envy走的路線,是近年橫掃全球飲食界的北歐料理,而是一路向南,以羅馬、馬德里、巴塞隆拿等南歐城市吸取領感。年僅廿六歲的大廚Floris van Straalen,帶領他的廚房團隊,為餐廳拿下米芝蓮推介,是另一個英雄出少年的例子。



坐下不久,先喝一杯雞尾酒,簡單的Gin and Tonic,以荷蘭的Ferdinand's Saar Dry Gin與Fever Tree Tonic調製而成,果然Holland Gin呀吓!



喝酒也要配點小吃才成事,吧檯的廚師一邊弄canapés,他說隨便拿,無須太過拘謹。就像餐牌的風格一樣,沒有分頭盤與主菜。



我選擇了八道菜的餐單,67歐羅,以當時的匯率去計算,折合大約$570。

例牌向侍應交待一下:(我咩都食!),對方點頭示意,而我繼續享受著Gin and Tonic。



放滿糖霜粒的Amuse Bouche,底下是浸著清新醬汁的生蠔,份量不大但足以吃得令人心癢癢。




第一道菜是tomato, pesto,清新的配搭永無失手,鮮甜多汁的蕃茄在香草的點綴之下,有畫龍減點睛的作用。




賣相美麗如綻放著美麗的盆栽,steak tartar,bell pepper, zucchini,牛肉的鮮嫩,配合半熟蛋流出的蛋汁,再加上bell pepper與zucchini的幫助,有外在美亦有內在美的一道菜。



時為四月,白露筍當造的日子,與魚子醬的結合是理所當然。



接著的是同樣色彩繽紛,紅菜頭、烤蘿蔔、芝士的組圖,自然流露出秀麗的田園氣息。



接下來的兩道菜都是魚肉,長出花草的Monk fish,我偏愛它很醜,內心卻很溫柔的性情。



另一道Sea Bass就顯得有點普通,不過配以我喜歡的牛油果同吃,憑我的私心贏回不少分數。



享受完兩度魚水之歡,接著的short rib,beetroot,mustard,才是高潮之所在。烤得恰到好處,入口柔軟,香甜的肉汁、肉香、燒烤香一併爆發的short rib,絕佳的美妙感覺,佐以紅菜頭與芥辣,愛得死去活來不能自拔,但現實始終是現實,吃到只剩下丁點肉汁,是時候夢醒了。



當侍應在我吃罷short rib,隨即奉上雪葩,代表著下一道菜,就是最後的甜品了。



鹹甜交錯的香草醬、士多啤梨、雲呢拿等元素,為這一頓八道菜的晚餐謝幕,由頭到尾全無冷場。



連餐前的Gin and Tonic,再加兩杯葡萄酒,埋單一共90歐羅,結合食物的質素,我只說三個字:(抵到爛!)



由黃昏六點吃到晚上差不多九點,步出餐廳時仍未日落,寒風迎面而來,但我這位一個人在途上的大叔,在此頓晚餐得到的滿足感,暖意頓時湧上心頭,足以抵擋無情夜冷風。

Envy: Prinsengracht 381I, 1016 HL Amsterdam, Netherland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