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東京:我對煮干無悔@ラーメン凪煮干王



與朋友在涉谷站道別後,一個人乘坐火車回到新宿,突然下了一場大雨,沒有雨傘的我,頓時成為落湯雞,於是在歌舞伎町一帶,找點東西吃,順勢避一避雨。

當然我不是光顧那些無料案內所啦。

有位南亞人突然走來搭訕,見我拿著部電話,好似想尋找一點東西,看見他的樣子,十成十是扯皮條。

我沒有理睬他,一個箭步,來到拉麵店門前。

ラーメン凪煮干王,是香港豚骨拉麵潮流始創者 - 豚王的祖先,既然人在新宿,自然想起尋找豚王根源的念頭。





今時今日的豚王,當然與這間ラーメン凪煮干王,再沒有半點關係,昔日豚王的日本師傅生田智志,正是ラーメン凪的創辦人。不過他與豚王早已拆夥,後來在大坑開設BB拉麵,即是今日的Nagi,兩者亦因此而對薄公堂,有關這件事我不花時間說太多,自行問谷歌大神吧。



冒著雨來到這間廿四小時營業的拉麵店,正值晚上十時,依然有不少客人,但無須等位。

先在自助售票機買票,香港的豚王以豚骨湯為主打,這裡是醬油作主調的煮干拉麵。



店員先用日文對我說一大輪,我用英文回答說聽不懂,他以英文單字問我:(Normal ok?)

原來是問我拉麵的份量,我說正常便可,之前在居酒屋吃過超大份烤魚鮫,滿足感不言而喻,為免吃不下,普通份量OK啦。



拉麵來了,急不及待先喝一口湯,超濃的魚干與醬油的鹹香,質感頗厚的湯頭,像一記重拳殺個措手不及。



魚干香氣逼人,與醬油湯融入之後,味道鹹而不苦澀,越喝越醇和,由頭到尾都始終如一,我非常喜歡這般重口味,你沒有可能在香港品嚐到,如此濃重但一心一意專注的味道,就算有,極其量只有其七成水準。



微曲的麵條彈性十足,全面吸收了煮干精華,兩者組成無堅不摧的組合。



面頭還加上一大闊麵,就像千層麵的麵皮,錦上添花。粉紅鮮嫩的薄切叉燒,入口鬆化無渣,一氣呵成。



最後冒著飽到嘔之險,把湯頭一舉而盡,碗底寫著的日文,以我的理解,大抵是我對煮干無悔?



喝多兩杯冰水,外面終於停雨,淡定未必有錢剩,但可以在飽到七成的狀態之下,仍吃到一碗煮干拉麵。



抱著無憾的心情回到旅館,第二天一早便搭上歸途,回來之後,依然想念著這碗煮干拉麵。像人在異鄉與陌生美女一夜情過後,那種念念不忘的心情。

以前我第一次去豚王,也沒有這種驚艷感覺。

ラーメン凪煮干王

東京都新宿区歌舞伎町1-9-6三経ビル1F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