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Dickens Bar雙城吧:星期四晚上,不能沒有咖喱



怡東酒店的雙城吧,一直是我的主場,就算今季愛華頓球迷轉移陣地,搬到去旺角某酒吧,仍不減我對它的熱愛。

這晚相約另一位怡東舊生S,一起回到彼此熟悉的地方。

星期四晚上,目標是咖喱自助餐,亦即是它們的招牌,每次想起在酒店吃咖喱,一定要到雙城吧。

$258一位的自助餐,更包一杯飲品,不過啤酒只限喜力與嘉士伯。

趁在晚上八點前,即刻叫一杯生啤,因為歡樂時光有七折優惠。香港人當然支持香港貨,此口號在五十年前開始興起,那時有個香港節,是當年港英政府在六七暴動後,為了安撫人心兼加強大家對香港的歸宿感,而舉辦的盛事。

其實,我只是想飲杯大浪灣Big Way Bay IPA而已,近年酒店級的酒吧,亦開始賣本地精釀啤酒,少爺啤成為不少酒店的House Beer,總算為本地貨爭一口氣。

我嘆著氣說:(可是而家香港,再唔同以前喇。。。。你睇下,以前六七暴動放土製菠蘿嘅暴徒,數十年後竟得到大紫荊勳章,我DKLM呀!)

語帶著無奈,喝著本地IPA,裝載著人在大時代的悲哀,最近跟我見面的朋友,也聽盡我吐的苦水。

數個月前與友人陳真兄,來過這裡午餐,吃的當然是咖喱自助餐,晚市的陣容來得更強,差不多全部都是咖喱掛帥,與午市夾集著沙律、風乾肉、與及其他熱盤的自助餐大不同。

印藉大廚說近年午市咖喱自助餐,刪減了不少東西。似乎想嚐真一點,要星期四晚上來。




午市沒有咖喱Mutton,晚市有,這是不可錯過的一味,軟熟的羊肉,吸收了咖喱的香味,既惹味亦不失濃烈的肉香,不得了,真的不得了!



旋即吃光伴碟的印度黃飯。





其他如咖喱牛、咖喱雜菜、咖喱雞,水準保持,你愛偏甜的咖喱一定大喜,英國佬最喜歡的味道,在此。

天多利魚也是高水準,烤得外面全熟,裡面的肉質仍很嫩滑。



印度大廚特意奉上一碟咖喱蝦,微辣的醬汁,激發出蝦肉的鮮甜,最後又要拿一份黃飯來伴。



甜品是印度rice pudding,沒有甜到漏,味道剛剛好。

我:(兩害取其輕,我飲喜力!)

不記得對上一次,在香港喝喜力啤酒是何時何地,但記得對上一次喝喜力啤,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喜力酒廠裡面喝。身處原產地喝啤酒,總有一份莫名的好感,就算你對它以前有幾大偏見也好,近水樓台先得月,好像特別好喝。




可以跟你說,我未試過在我主場飲過喜力!

(以前我最初飲Stella Artios的)拿著酒杯,向友人S道出我對雙城吧的情感,由上世紀至現在。

你與我除了面對我城的墮落、崩壞,還要面對著主場充滿問號的前途。

曾經說過,假若失去了雙城吧,我會很傷心。

但是,這一天總會來臨。

活在當下,唯有珍惜眼前的啤酒。

Dickens Bar:銅鑼灣怡東酒店地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