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一個味道一個故事:做人,要有骨氣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在今天禮樂日漸崩壞的社會,已經越來越少時窮節乃見,高尚情操之輩。

現在的社會越撕裂,很多見利忘義之輩一一湧現,本來的大狀黨政客倒戈相向,走出第三條路;有些為了利益,而站在高牆的一邊,我們要發展,你們班年青人,不要霸住條路,好嘛?

好了,不談政治,就算是同個生活圈子,一樣有這種情況發生,誰惡就得天下,人人買他怕,沒有人夠膽與他對立,比方I君以前一直被K打壓,但是現今I竟為了共同利益(又或者為免被欺凌)而選擇投敵。

If you can't beat them,join them,這番話卻出現在I身上,實在令我大感意外。你以前不是很憎他的嗎?為甚麼要為五斗米而折腰?

(其實,係咪要長期鬥下去?)I說。

如果彼此地位對等的話,我絕不會作為先示好的一方,反正是對方仆街在先。否則,我咪好L無面?

可能別人不會想得太過複雜,不是想和諧,就是有奶便是娘的道理。但我覺得世事不應如此,做人要有骨氣,真的很難嗎?

或許我預設給自己的底線很高,對某些人和事,絕不輕易妥協,若認識我的話,應知道我一直對某些人鍥而不捨地狙擊。

我說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犯我的話,哈哈。

莫非,因為我喜歡吮骨頭,以形補形,所以條腰/頸特別硬?



以前的骨髓的印象,從小炒店的骨髓炒三鮮得來,滑潺潺沒甚味道,只靠鑊氣與其他配料搭救,純粹佐酒,天下美味絕談不上。



年前到倫敦旅行,慕名拜訪米芝蓮一星級餐廳St John,品嚐他們的烤牛骨髓,驚為天人。(或者你當我係鄉下仔啦吓)以細小的匙羹,將原條牛骨筒裡面,有如啫喱的骨髓逐一挑出,塗在多士上吃,無以尚之。

自此便愛上這般膽固醇之物。



近年香港有不少餐廳,能夠品嚐到此物,不計意大利餐廳的燴牛膝,只談烤牛骨髓,中環荷李活道的Blue · Butcher & Meat Specialist,一直是我心頭好,除了高水準的牛扒,烤豬之外,還有不能不吃的烤牛骨髓,塗上香草同烤,油潤的牛骨髓沾上香草,美味幾何級數提升。



半年前乘看球賽之便,在利物浦停了三晚,期間到過城中著名的餐廳- 60 Hope Street,一記牛骨髓Croquette,新奇刺激又好玩!



上環Doppio Zero,有一味Grilled USDA prime ribeye with bone marrow,廣受食客歡迎,牛扒固然質素佳,配菜的牛骨髓,隨時有妹仔大過主人婆之嫌,聽說之前有幾位女生來晚飯,全晚獨孤一味牛扒配牛骨髓,埋單計數已不知吃了多少碟。

骨頭硬,心腸自然硬,你覺得我憤世嫉俗,那麼,你條腰骨去了那裡?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