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蘇記:天下浪子只剩我一人



五年多前,在此寫過一篇有關石硤尾蘇記的文章,借豬扒麵話當年,回憶起中學年代的青蔥歲月。

當時,文中我提及過三位舊同學。其中一位,是家偉。

二十多年後,各有各的生活,兩年前與家偉重聚,驚覺他已經有不少白頭髮。

家偉:(有無工好介紹呀?而家呢度做得唔太開心。)

結婚數年,兼已為人父的家偉,單身的我,未必能感受到他承受著幾多重量。

有一次他致電給我,相信他已經安頓下來,問我有沒有適合人選擔任要職。

我:(我留意下。)

最終我忘記了件事,心中有愧。

晚上再次來到蘇記,突然想起這段軼事。




數年來我的生活好像很忙,但並非與工作有關,別人為工作拼搏,我卻在吃喝玩樂,久而久之進化成為副業。

有些很久不見的舊同學,看到我的Facebook,不斷分享美食照片,好生羨慕。

(我呢位師奶,一個星期都未必出到一次街食飯!)以上對白出自十多歲已為人母,今天女兒已大學畢業的中學同學Y。

(自由自在真好,我而家想去旅行都唔得。)在樓市高峰時上車,兒子準備升讀小學的中學同學H,慨嘆仔細老婆嫩,供樓已佔去收入一大半,再無餘錢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人生,每個人都不同,我經常強調,不一定要跟著主流的方程式去走,最重要是自己覺得舒適與否。



豬扒出前一丁,加隻太陽蛋,二十多年前,晚晚坐在這裡,豬扒麵加杯凍菜蜜,與同學們扯到天花龍鳳。

吹水唔抹咀的奇偉,畢業後做過不少工作,後來投考消防救護員成功,一做就十數個寒暑。數年前加了我的Facebook,但絕少上線,偶然見他分享一些Content Farm的帖文,直覺說給我知,彼此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有時候他會在我的帖子留言,說遲些出來飲杯,甚至想參加我的飯局,還想帶他的兒子出來給我看看。

我內心有點怕,怕在我們見面時,還可以說甚麼?

把蛋黃弄穿,蛋汁掛在出前一丁上,以前是這樣子,我們以前的樣子,今天變了不少,不論是內在,或外在。

一種滄桑、欷噓、寂寞,湧上心頭。



豬扒煎得香口,肉質一於以往地鬆軟,廿多年來的物價漲了不少,以前只是十多元,已經包括飲品。當時圍內最窮的同學奶媽,成副身家連六十元也沒有,明知無錢也要跟埋來宵夜,只喝一杯凍飲,就過了整個晚上。

畢業後,再沒有與奶媽聯絡,因為他是煩膠一名,當時我心底裡有點嫌棄他,漸漸地他在我生活圈內消失。

有次瓜弟對我說:(記唔記得邊個奶媽?我做GYM果陣撞到佢,大隻咗好多,雖然個樣無咩點變,但成個人個感覺唔同晒!)

我:(係咩?咁咪幾好。)

昔日同伴四散,今天蘇記,只剩下我一人,繼續低頭吃豬扒麵。

估不到,在殘破的大牌檔堅持到底,是別人眼中活在花花世界的我。

五年前的文章: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2012/03/blog-post_20.html

蘇記:深水埗耀東街15-16門前大牌檔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