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Shiro:一季一會



從未光顧過任何一間Shiro,如非在太古坊工作的美女朋友提議在此午飯,我未必會看得上眼。

記憶所及,已結業的希慎店,劣評如潮。

既然她想吃,而且經Openrice訂位,還有些微的飛行哩數賺,就姑且一試吧。




Shiro的位置,以前是Grappa's,十多年前的除夕夜,與一班當時要好的朋友們,在此倒數。

如非來到這裡,恐怕我已經忘記這段往事。

(哈哈,上次我哋一齊食晏,啱啱係四個月之前,一季一會。)我對剛剛到埗的友人說。

(你真係要多啲嚟搵下我食晏啦。)每次約她晚飯,實在難以登天,似乎我們要在中午,才能見面一小時。



中午餐牌選擇不少,壽司刺身是主角,我卻投向天婦羅懷抱,對嗎?

沒有甚麼對不對,只在乎自己的選擇。

一客天婦羅定食,接近二百大元,有前菜,麵豉湯,野菜、蝦、沙鎚魚天婦羅、白飯。出奇的是,她的魚生飯還未到。

(炸仲快過切魚生?)我帶點疑問。




以一間非天婦羅為主打的日本料理來說,這道天婦羅也做得不失禮,薄薄的黃金聖衣,入口酥脆不帶澀,蝦肉爽甜、魚肉嫩滑、最可喜的是天婦羅蝦頭,裡面很多蝦膏,甘香美味。野菜如南瓜、茄子等等亦保持其應有個性,沒有炸得過火變成乾巴巴的脫水蔬菜模樣。

但是天婦羅下的吸油紙,還是出賣了其油份多了一點的事實。



她一邊吃魚生飯,一邊大讚,似乎水準還好過上次,我們在同區的伊藤,吃過的雜錦魚生飯。

(今次海膽份量好似少過之前。)她嫌美中不足。

上次她搶了張單來埋,今次我爭贏,下次吃甚麼好呢?

她:(再嚟呢度都得㗎。)



你問我的話,我一定答:(試其他餐廳啦。)

又或者,找天過來接妳收工,一起試試其晚市。

Shiro:鰂魚涌太古坊英皇道979號林肯大廈地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