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2日 星期五

潮汕美食:滷水的吶喊



沙中線如箭在弦,紅磡土瓜灣一帶變天在即,其實,自從啟德機場搬走之後,整個區開始進行新舊交替,再沒有飛機嘈音,牛棚不久便成為藝術村,天廚中心隨即拆掉,原址重建成為今日的傲雲峰與八度海逸酒店,連某些在區內紮根多年的老店,像貴記荳品、白宮冰室,亦已成為歷史。

近年市建局,宣佈了不少有關紅磡與土瓜灣的重建項目,其中包括榮光街與庇利街一帶,剛看過最近有關報導,市建局出動到歷來最高價,接近萬六元呎價收購。

到底這是甚麼概念?看看區內的龍頭屋苑最近的二手交易,傲雲峰平均呎價$17099,翔龍灣為$17076,相對位置比較近重建區的陽光廣場,平均為$15286。(以上資料由中原數據提供)

最近經過納入重建區域的庇利街,有一間食店掛著"因重建影響,業主迫遷,多年心血,被逼提高結業"的白底紅字橫額,有如血書的強烈控訴。

潮汕美食,當然是主打潮州打冷小炒,開業多年一直受區內食客歡迎,可是我從沒來過,該打!

這天晚上,一眾土家義工相約小弟在此晚飯,我隨即拉埋幾位紅磡土瓜灣東九龍之友,包括游蕙禎等人赴會。

潮汕美食發生甚麼事?就由市建局宣佈重建這一帶的舊樓開始,本來租戶與業主的關係一直相安無事,今年三月,業主通知食店老闆,租約期滿後不再續租,就算主動要求加租,繼續經營至重建前最後一刻,可是業主鐵石心腸寸步不讓,當中有甚麼內情?恐怕只有業主才知道。



時間緊逼,找地方重新經營非易事,而且小店財力有限,並不像大集團的餐廳,話裝修就裝修,一有頭暈身慶就口停手停,這不只是老闆一個人的事,更包括飯店所有員工的飯碗,粗俗一點說: ( 呢舖真係冚家剷喇!)

一行八人,坐在飯店的一角,當晚差不多全場爆滿,有衣著光鮮的OL,有像我的麻甩佬,亦有不少家庭客,喝酒吃小炒。

游BB姍姍來遲,一見面就對我說:(其實呢度我係嚟過。)

年青人們把點菜的重任交給我,我就扮民主,問大家想食甚麼?

游BB:(大腸,鵝肝!)


吃得重口味,方為人上人,果真女漢子也。



滷大腸夠肥美,甘香到不得了,接近二十年歷史的滷水,是該店的心臟,包含著老闆娘對其忘夫,一種至死不渝的情感。

隨便帶來一瓶巴黎之花的香檳,配以如此霸氣十足的大腸,深慶得人。



豉椒炒花甲,沒錯是夠惹味,但我嫌花甲偏瘦,未如我想像中般飽滿。



鵝肝、豬耳、墨魚、滷蛋,如此豐富的滷水拼盤,甘香豐腴的鵝肝很出色,其芳香醇厚的滷水功不可抹,其他如墨魚、豬耳亦入味,此時候,我帶來的泥煤威士忌,大排用場。



梅羔醬豬展骨,濃厚酸甜的醬汁起了關鍵性作用,把豬展骨塗上一份甜。



熱騰騰啫啫豬膶雞煲,發揮了重口味的極致,薑蔥與豬膶,濃情化不開。



好像每次吃小炒,一定要叫碟椒鹽菜式,這晚也不例外,椒鹽鮮魷外層酥脆而不過厚,內裡仍保持其鮮味,質感彈牙。



以往我吃泥鯭,只會吃泥鯭粥,近年才慢慢接受蒸泥鯭,以陳皮蒸之,論食味始終不及泥鯭仔。



炸蠔餅是潮州飯店之必修科,不吃不心息,這裡做得算不錯。

價錢豐儉由人,餐單上最便宜的韭菜豬紅,滷水鵝頭頸$43,最貴的鵝肝拼盤$178。(未計凍蟹,因為時價)平均每人消費$150左右,稱得上價廉物美。

我們看似談笑風生,大家吃著我帶來的甜點,做冬也好,過聖誕也好,總要每個人開開心心。但一說到地產霸權,社會種種不公義,法律面前窮人含L的議題,總是咬牙切齒,但是命運一早已定,想改變也改不了,再者,憑我們的綿力,只能以卵擊石。

飯店的大限為下個月十五號,眼見沒有一點離愁別緒,員工如常地工作,生意如常地興隆。好了,結業之後,老闆娘、飯店的員工、那一煲陳年滷水,何去何從?直到今日,仍沒有動向。



根據谷歌大神告知,凡是受重建影響的地舖組戶,只要進行了人口凍結登記,市建局就會發放兩筆特惠金以作補賞。但是在這段真空期被逼遷的話,商戶就只能獲得一筆營商特惠津貼,變相打個三折,對這些小店實在是一個沉重打擊。再者,這一筆營商特惠津貼,分分鐘要等候數年才能領取,遠水不能夠近火,你教他們怎樣重頭開始?

情難定散聚,愛或者唏噓,這樣地離去,沒有人會甘心。我人微言輕,談不上可以為飯店做到甚麼,只希望老闆娘早日找到新地方,繼續為街坊服務,把亡夫留下的滷水傳承下去。

潮汕美食:紅磡庇利街9-11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