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Dickens Bar雙城吧:主場快樂周五夜



由今季起,香港愛華頓球迷的主場,已經由Dickens,搬到去旺角某間英式酒吧。

當初,我們希望以Dickens為正式主場,但是這裡的消費不甚便宜,對於年青的球迷來說,看一場球賽,喝杯啤酒吃點東西,起碼要$200一個人,非易事也。

加上有不少球迷住在九龍新界,出入難免不太方便,尤其是星期日的球賽,晚上十一時開波(夏令時間喎),最終,離棄了打躉十多年的老地方。

而我本人還會繼續來,一個人歡樂時光,實際上是借個WIFI,打開電腦工作,六十塊錢一杯鬼佬啤,更無限任添花生,寫文也寫得特別快。

月前的周五晚上,難得與一大班朋友在此聚首,除了喝酒之外,更品嚐了不少新菜式。



裝修之前的雙城吧,餐牌上的全部都是傳統英式pub food,炸魚薯條我罵足多年,漢堡包塊扒乾巴巴了無生氣,Bangers and Mash是最穩陣,咖喱水準最高,多年以來酒吧最好賣的,可能是它們的中午咖喱自助餐。數年前酒吧搖身一變,成為Gastropub,連餐牌的菜式亦變得精良,給予我這位老主顧新鮮感,不過,我依然擁抱這裡的咖喱。基本上,你問十個雙城吧的熟客仔,九個都會讚這裡的咖喱,剩下的一個,大抵是不吃咖喱。



這晚除了我與另一位朋友E先生,比較喝得多酒之我,其他的只屬淺嚐,人未齊,我先來一pint Big Wave Bay IPA,絕佳的開場酒。

(我喺度睇場波,閒閒地飲三杯。)我懶有型地說。



其他朋友則喝著比利時的Leffe Blonde,配Smoked Eel & Bacon Salad frisee, beurre blanc,這道以煙鰻魚作主角的沙律。

煙香陣陣,沒有蓋過其鮮,反而凸顯其肥美的質感,此鰻魚固然是一大亮點,沙律上面的半熟蛋,起了畫龍點睛的作用,甜美的蛋汁與煙燻的香氣,照亮了新鮮的沙律菜,佐以爽朗的Leffe,理應不錯。(我一直喝著IPA,配此菜的效果亦佳。)



Octopus Carpaccio avocado, peppercorn chili sauce,只要有牛油果,我就發狂。這道八爪魚薄片的精粹,在於以牛油果醬與麻辣混合而成的醬汁,甜中帶辣,令八爪魚薄片的味道更臻鮮美,還添一份惹味。



在Gastropub無須顧及甚麼儀態,Seared Quail legs crispy ham, honey pepper sauce,用手拿起鵪鶉腿吃,用刀叉的嫌麻煩,沒有人會罵你。

加蜜糖果然加興致,胡椒汁頓時變得溫柔,滲進了嫩滑的鵪鶉肉每一吋,連帶鹹香的脆帕爾馬腿片,其精緻度不遜於其他中高級餐廳。



以健力士啤酒入饌的Guinness Beef Ribs AL creamy corn, spicy burrata cheese,我第一件事就想起文青朋友YH,她經常喝健力士,早已超越啤酒本身的剛烈的男人味,不分男女孿直,皆沉醉在深不見底的黑啤裡。

我想與她一起到文華酒店飲健力士,因為這裡以雪凍的銀杯盛著,論姿態一定拿足100分。可惜是她很難約,說了多時始終未能成事。

經過黑啤的洗禮,牛扒的質感更為軟淋,吸收了黑啤的精華,肉味更加澎湃,配以辣味的軟芝士與粟米,我差點一人獨享整件牛扒。



海鮮拼盤份量足,身處酒館吃海鮮,總掛念我在蘇格蘭的時光,一個人在艾雷島海邊的小餐館內,吃過的海鮮。

只是欠一杯威士忌而已。

月前傳出怡東酒店賣盤的消息,一旦成事便可能在兩年內結業,當時我還擔心,主場一拆,何去何從?

現在賣盤不成,主場保得住,我暫時鬆一口氣,繼續在此喝酒,風花說月。

Dickens Bar:銅鑼灣怡東酒店地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