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珀翠餐廳 Restaurant Petrus:愜意的四道菜午餐



港島香格里拉酒店的最高處,法國餐廳Restaurant Petrus,是城中現今僅存的Fine dining西餐廳之一。

以前聽聞晚市要穿西裝西褲才能進內,格調與對面海的半島酒店,Gaddi's一樣。

(當年就算我在Gaddi's坐Chef table,午市一樣要穿恤衫西褲皮鞋,把Fine dining dress code堅持到底。)

現今不用太過麻煩了,只須Smart casual便可,不過出得來行,當你知道會去那一間餐廳,你就應該懂得穿甚麼服飾赴會。

這天中午有幸跟隊,來到這裡午餐,天公造美,窗外的美景一覽無遺,心情也特別雀躍。



經典而高貴的環境,是老派才有的味道,雖然,Petrus只是開業廿六年,但在飲食潮流每天在變的香港,已經稱得上是有一定資歷了。數年前曾經成為米芝蓮二星級餐廳,現今再沒有米芝蓮的光環,相信對它沒有太大影響,我相信一件事能夠成為經典,是經得時間的考驗。

四道菜的午餐價錢為$718,配酒的話就$88一杯起。

年紀輕輕的Ricardo Chaneton,上年接掌Petrus主廚一職,擁有一半意大利,一半委內瑞拉血統的他,曾經在西班牙追隨過,現今在當地成為其中一位最有影響力的大廚Quique Dacosta

得知其背景,難道在這裡會嚐到分子料理?非也非也,畢竟Petrus是很經典的法國菜,但我真的好奇,這位年青大廚會注入甚麼新元素在菜式裡面?



由頭盤的復古甘筍沙律配薑及海膽,不論是賣相與食材配搭皆有睇頭,近年吹起一片原汁原味風,即是蕃茄要吃heirloom,(簡單去解釋一下,復古的味道,就是幾百年前的原貌,當然無人會知道,幾百年前的味道係點,考古學家都答唔到你。)此復古甘筍的確清甜得自然,輕輕地以薑的微辣作吊味,配以香滑甘甜的海膽,彼此個性南轅北轍,卻擦出了愛的火花,海膽的甜與甘筍的清新,十指緊扣著難離難捨。



餐廳的侍酒師,特意挑選了奧地利的Schloss Gobelsburg 2015 Ried Lamm Grüner Veltliner來配這道菜,水果的香甜與花香洋溢,入口比較乾身,剛好駕馭了海膽的濃膩。




二道是Watercress velouté crab ravioli and buckwheat,上桌時,侍應在客人面前,為蟹肉雲吞注上香滑的西洋菜醬汁。有此清香細滑的Watercress velouté襯托著,滿有內涵的蟹肉雲吞,可觀性更高。



去到此時,我忍不住再加些麵包來配,佐以醬汁吃,最終一滴也不剩。



主菜二選一,我是重口味之友,毫不猶豫選了鹿肉。

(香港真係唔係好多西餐廳可以食到game meat。)我慨嘆。

回想年前在蘇格蘭,吃過的Venison rack,極度挑逗的野性令人難忘,大廚說此道菜用法國的鹿肉,四成熟的肉色下,散發出有如萬馬奔騰的霸氣,不妥協的野性,配鹿肉的醬汁,越濃越好,咖啡的焦香與鹿肉的撞擊,最終鹿死誰手?當然在我口。

配菜的三款薯仔,有款叫蒙羅麗莎薯仔,我還是第一次聽,果然每次用餐,總會裝載到一點知識。




侍酒師以黑色Riedel,來盛載著配主菜的餐酒,他的用意是給我們盲試,在沒有前設與偏見之下,推斷杯中的是甚麼酒?

唔,果香頗澎湃兼有點霸氣,應該是Shiraz?



結果,原來是德國的Pinot Noir。



甜品是柑橘配南瓜及雲呢拿,吃的時候以柑橘水的霧氣來導賞,有如帶領大家雲遊仙境,非常有趣的結尾。



愜意的下午,兩個多小時的午餐,what a good afternoon。

珀翠餐廳 Restaurant Petrus:金鐘金鐘道88號太古廣場二座港島香格里拉酒店56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