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波記燒臘粉麵店:一吻似蜜糖



以前經常去的宵夜店,今日已成為米芝蓮推介之一,西環的波記,由山道年代開始光顧,那時於某間港島區酒店上班,長期當中更,晚上11:30下班,不時坐小巴到西環,吃一頓宵夜才回家。

自從搬出去皇后大道西,反而越來越少機會到訪,數年前得到米芝蓮認證,多了一批大中華客人,偶然看台灣部落客的文章,也有介紹過這裡,掛著米芝蓮排頭的燒臘,他們好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般驚奇。

我們吃慣吃熟,當然沒有那份冀盼,但每次想起這裡的燒鵝/燒鴨瀨粉,又流口水了。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彩Aya(西環):城西窄巷的一口沾麵



在元朗發跡的日本沾麵店 - 彩,年前傳出清盤的消息,其後的發展,可以自行google。

上年年尾,麵店老闆砂田先生,去到西環屈地街開設分店,於內街的住宅地區一隅,有傳媒冠以隱世之名。

當今世道,想寫文章去吸引人看,起個靚標題是成功的一半,隱世如叫春,我已經盡量不用這兩個字去形容食店,除非真的是很難去,位於深山野嶺的地方啦,否則,又怎能以其稱之?雖然位於內街,但是彩的名字,早在香港拉麵界沾上一席,元朗店更大排長龍,而且屈地街有間很有名的火鍋店 - 火井,還有西環老字號麵店翁記,都在這個範圍以內,還隱乜撚嘢世?

平日早上由土瓜灣坐巴士,交通暢順,在石塘咀街市下車,來到剛好十一點半,是拉麵店開門營業時間,已經有三數客人正在門外,等候店員帶領入座。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英記美點小食:憶苦思甜豬油撈麵



生於七十年代的我,對於六十年代的事物,只能憑著文字記載與光影留情,去認識一個我仍未出世的時代。

小學時代,已聽過教中文的老師,提及過六七暴動,那時我年紀少,未能太過了解整件事,要到長大之後,看回有關書藉,再看當時的錄影片段,左派暴徒惡行罄竹難書,(整土製菠蘿炸死人,放火燒車燒死人,咁仲唔係暴徒?點解梁天琦等人,只係想保護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就被冠以暴徒之名?)三十年後改朝換代,有個當年曾參與暴動的人,卻獲頒大紫荊勳章?!多麼的諷刺。

當時暴動的源頭,就在新蒲崗的工廠,今日路過看似平靜,半世紀之前的風風雨雨,早已隨著歲月無聲消逝;同區有間門面殘舊,主打六十年代風味的麵店,年前曾經入圍米芝蓮街頭小食,不過只維持了一年便除名,英記美點小食,三年前首嚐其撈麵,真的不得了。

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證券商協會會所:窮L上會所



早前為我的窮L飯局,定下了未來方向,不再只停留再價廉物美的階段,現今值得與一大班人前往,便宜兼有特色的地方,要去的早已去過。

窮L,是一種精神,並非我們窮L沒錢開飯,而是錢要用得其所,希望用一個合理的價錢以食會友,大前題是,窮都要窮得有品味。

上個月的星月居飯局,其燒乳鴿是我近年吃過最出色;還有黃皮老虎斑兩味,同樣惹來食友們激節讚賞。

今個月的飯局,在證券商協會會所舉行,這是得來不易的兩圍。

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武館 Bukan:Omakase好武功



位於大角咀,主打Omakase的日本料理 - 武館,門面其貌不揚,只做晚市,沒有做宣傳,一直靠食客口碑相傳。

直至上年有客人包場,打死狗講價之餘更擅自加人,最後因不滿意店方安排,而事後在網上給予該店劣評,結果惹來店主反擊,大數客人不是;及後事情發展下去的戰情是一面倒,網民力撐該店,該批食客被公審,惡人自有惡人磨,有幾個臭錢並唔係大撚晒的。

這單茶杯裡的風波,反令到武館的知名度提升,最近他們擴充業務,搬往不遠處的利得街,而且適逢開業3周年記念這個大日子,由即日起至六月尾,逢星期日至四,價錢一律8折。(Omakase每位原價$1500 + 10%)

當優惠一出,圍內的食友反應熱烈,有朋友已計劃組隊前往,我見到街坊J與另一位土瓜灣之友,說到要一起去,我加把口,問:(幾時?)

上月尾,街坊J問我:(過兩日得唔得閒?一齊去武館?)

我:(哈,咁啱無約,殺你!)

Felix:四度半島酒店最高層




香港Fusion菜始祖之一 -   Felix,二十年前,當時我還是二十出頭的少不更事,膽粗粗與當時的朋友,一起來到半島酒店最高層,望著海景飲兩杯,至於喝過甚麼就已不太記得,最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卻是男廁。鳥瞰著北京道大筆一揮,挺有種大地在我腳下,鯨吞天下的磅礡氣勢。

與這位朋友已久沒聯絡,他日再遇舊時重提,相信他亦未必會記起這段軼事。

數個月後再來,形式不同了,這次是與兩位女性朋友來晚飯,記得是坐在白色長形雲石吧檯,三人行未必有我師,但一人一杯雞尾酒,而我卻獨自享用煎三文魚(?!)

好了,上次來的時候,我不知從那裡來的雅興,穿上整套Hugo Boss西裝赴會,未免有點太過隆重,畢竟我不是去吉地士呀!

2018年5月16日 星期三

魚有魚味 X 燒乜Yakimon:擺花街的日式孖寶



今年初,擺花街8號的商廈,又再出現新舊交替的局面,原有的意大利餐廳與越南餐廳結業,由同集團的兩間風格迴異的日本料理頂上。

以前看飲食節目,經常聽到主持說到魚有魚味,當時覺得只是得啖笑,心想魚有魚味,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事隔多年,這四字真言,竟成為這裡其中一間日本料理的名字。

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澳門:Happy birthday to me@根 Japas




生日前夕來到澳門,鳳凰天空雜誌的總編C小姐,於當日晚上,在黑沙環的工廠區內,一間小小的西餐廳,連同數位朋友,與我慶祝生日。

根 Japas,大隱隱於市,而其最引以為傲之處,就是在附近的廠廈有個單位,在寸金尺土的澳門種起菜來,即是大家認知的Urban Farming。

肥水不流別人田,所有農作物皆只供應給Japas,晚飯前由C小姐帶領下,踏足他們在工廠裡面的有機水耕菜場,不論是香草、蔬菜等等,全部在同一屋簷下慢慢成長。

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倫敦:跑完步去咖啡館@Prufrock Coffee



當跑步本應已成習慣,但是在二月期間,一直地咳嗽,運動量大減,去到三月的情況更糟,鬼叫我生日月,節目堆得密麻麻,結果慢慢打回原形,要急起直追了。

帶著跑鞋去旅行,早上從Russell Sq起步,沿著泰晤士河畔,跑到去Cannon Street地鐵站,沒跑一段日子,氣量未復舊觀。休息了兩分鐘,回氣再跑,經過千禧橋,跑到對岸OXO Tower才停下,斬件跑六公里,真失敗。

還好,肌肉沒出現酸痛,繼續向前行,不乘搭交通工具,返Hostel之前,先在附近一帶吃個早餐先。

前一晚我在Shoreditch,友人KH見狀,說很掛住Prufrock Coffee。原來該咖啡館的位置,在Chancery Lane站的不遠處,距離我下榻的Hostel,步行的話大約十五分鐘。

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Tipsy Restaurant & Bar:Little Tai Hang生日飯




兩個月前我生日,好友J小姐請我到大坑的Dough Kitchen晚飯,今次輪到她,自然禮尚往來,順便去挑選一些,早已記低想去的餐廳。

無獨有偶,我揀中的餐廳,都是在大坑,位於服務式住宅Little Tai Hang一樓的Tipsy Restaurant & Bar,是我其中一間在wish list裡面。

恰巧在E字頭的訂檯APP,發現這裡也有做優惠,只要在黃昏六點入座,餐牌上的所有食物,一律半價。

不要說我孤寒,請人食飯也要計過度過,又要威又要帶頭盔,但是,付鈔的一方是我,關人隱事?好聽一點叫精打細算,粗俗一點就叫屙篤尿都要隔過渣,的而且確,我是一名窮L,點都要慳一點,哈哈!

NARA Thai Cuisine:曼谷名牌進軍沙田



金鐘太古廣場的Apinara,是泰國名牌餐廳NARA的副線,上年我曾在報章專欄介紹過,黃金地段,燒鵝味道,收的卻只是九龍城價錢。

今個月,Nara終於進軍香港,選擇在沙田新城市廣場開店,將會在今天正式開幕,昨晚有幸出席傳媒飯局,先睹為快。

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FANG FANG:在蘭桂坊食點心




上年我在報章專欄裡面,介紹過位於蘭桂坊LKF Tower,走新派中菜路線的FANG FANG,及後有些朋友/讀者,跟著去吃相若東西,覺得有點名過其實。

(隻鴨油到呢。。。)食慣好西的友人J小姐,似乎對我的推介略有微言。

承蒙很久不見的公關A之邀,相隔大半年再踏足LKF Tower 8樓,品嚐剛推出的點心。

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

倫敦:有營潮人@Deliciously Ella



隨著踏入大叔之年,生活方式亦開始轉變,以前一星期去幾次試食局大魚大肉,滿足口腹之慾的代價,就是重了幾磅。這非幸福的表現,人到中年,身陳代謝漸慢,有如中了不瘦降之迷。

以前很難想到,去到我這一輩,身邊已經有人因飲食習慣,而導致身體出現問題,最終騎鶴西去。由上年開始重新起步,減少出席試食局,取以代之,開始找些吃得有營的食店,觀塘的Veggle Cafe,是我其中一間推介的素菜店。

看過友人JL的Facebook,她早前在倫敦,專程到一間名叫Deliciously Ella的素食餐廳,用到潮聖二字去形容。全因Ella是當地走健康飲食路線的Youtuber,成立不到五年,已經有十多萬個訂閱者,其Facebook讚好人數接近三十萬,IG更犀利,追隨者一共有131萬人,由網上拍片分享,到出書教學,繼而擁有自己牌子的產品,去到今日開餐廳的地步,這才是成功的KOL呀。

她有一間餐廳在Bond Street附近,中午時份先在不遠處,Avery Row的Paul Smith Sale Shop出了一點血,然後來吃午餐。

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懷歐敘 Brasserie on The Eighth:Blend Brothers之荷蘭十日



上年四月中,我在荷蘭阿姆斯特丹,三日三夜實在未能全面去認識這個城市,有高水準的米芝蓮餐廳,有令人患上選擇困難症的芝士,或者今個秋季會再到此一遊。

曾經來過香港與餐廳搞Pop up的一對荷蘭Buysse兄弟,今年四月重臨香江。

他們以Blend Brothers之名,以全新意念的經營方式行走江湖,沒有固定地方有如遊牧民族,以美食走遍世界,兩年前他們曾在PMQ裡面的ISONO(已結業)客串過,上年這個時候,受港麗酒店之邀請,在旗下的餐廳 - 懷歐敘作短期Pop up,響應Dutch day。

神通廣大的窮L美女G,早在三月得知荷蘭兄弟,再度來港麗酒店客串,於是便召集一眾志趣相投的為食友,品嚐四月的荷蘭之味。我們選擇經酒店官網預訂,皆因Hungry Tuesday的優惠太吸引,可享有原價75折,折實連加一每人$950,四道菜加一杯雞尾酒,不過要在訂位之時付全數,甩底的話不獲退款。

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Pizza Express(中環店):漆黑將不再面對



這一晚的生日飯局,恕未能逐一記低吃過甚麼薄餅,大家就當一個朋友飯聚的記敘吧。

上年因緣際會,認識了游B,今年她生日之前,不知何來的膽量,我厚著面皮,約她食生日飯。

(你邊日得閒?)我就咁問佢。

今年我的生日飯局,她亦俾面出席,我亦想找個機會禮尚往來。


一行數人,在中環Pizza Express開局,因為有朋友在這間公司擔任要職,憑著員工福利可享用半價優惠,包括餐牌上的所有食物,與及酒水。(瓶裝的飲品例外)

2018年5月5日 星期六

倫敦:夜店一個角落裡,獨坐以Gin and Tonic作伴侶@Holborn Dining Room



以前飲Gin and Tonic,不出是Gordon Dry Gin與玉泉湯力水的組合,基本上你去酒吧跟酒保說要一杯Gin and Tonic,都是千篇一律的組合,只視其為party drink,沒有閒情去深入研究。

近年開始興起飲Gin,有緣接觸過不少細廠牌的Gin,方知道天外有天,甚至湯力水也非常講究,甚麼Gin配甚麼Tonic water,是一大學問。

香港有兩三間Gin Bar,最出名的當然是置地廣場的一間,但消費不太便宜。

藉著今次又去倫敦,想找間Gin Bar去見識一下,原來在我下榻的Hostel附近,有間號稱全倫敦最多Gin的酒吧,地點在Holborn地鐵站附近,Rosewood Hotel裡面的Holborn Dining Room

2018年5月4日 星期五

星月居:名人飯堂順德菜



四月的窮L飯局,在灣仔星月居舉行,連開三圍。

上年剛開業的時候,受友人S小姐邀請來試菜,與飯店少東結緣,當晚品嚐過不少好菜,燒乳鴿堪稱一流,豉油王大蝦香口惹味得連殼吞。

相隔差不多一年,是時候再來回味一下,於是在我的飯局群組開局,數分鐘內旋即爆滿。然後找少東訂位,說出心目中的預算,當我看過張菜單,除了有上次吃過的某幾道菜之外,還有一道菜是令我有所驚喜。

上年來的時候,我沒有為意這間由順德聯誼總會前總廚主理的飯店,光顧的客人不乏巨星級人馬,偶然看它們的IG,發現上年宇宙最強的甄子丹,她的太太與她一家人,在此擺幾圍慶祝生日,又見到港姐冠軍陳凱琳,大讚這裡的燒乳鴿呢。

窮L越級挑戰名人飯堂,三圍人馬坐在廂房,不亦樂乎。

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欽記麵家:粉嶺老字號進軍土瓜灣




粉嶺老字號麵店 - 欽記,於上年年尾進軍土瓜灣開設分店,成為近期第二間老牌麵店在此區開業。(另一間是傲雲峰地下的金源至尊,主打炸醬麵。)

每次去粉嶺吃麵,只會想到群記的豬手,沒有其他。對這間欽記全無認識,當我發現他們來到土瓜灣,便上網搜尋該店的資料,以牛雜、牛腩、雲吞為主的麵店,年前曾經被飲食男女訪問過,一家人幾兄弟胼手胝足,如此便過了數十年,成為該區的名店。

今次開分店,也是一種突破,內情是如何我當然不知道,作為陌生食客的身份,少說話多吃麵才是王道。

土瓜灣店位置在下鄉道,對面是專營大陸鴨仔團的酒家,前後來過三次,畢竟一次過,難以吃到太多東西。

2018年5月1日 星期二

利物浦:星期日梗係要食Sunday Roast@East Avenue Bakehouse



參觀過披頭四博物館,時間仍早,我倆皆在當晚離開利物浦,不過兵分兩路,我就南下倫敦,他就一路向東,往曼徹斯特。

趁下午的空檔時間,到Bold Street的咖啡館,喝杯價廉物美的單品咖啡,沒錯,是我兩年前到訪過的一間。

但我沒想到,星期日的營業時間,只去到下午三點,望著門外的鐵閘,只能輕嘆。

Bold Street是利市出現Liverpool One之前,最旺的地方,時裝店,特式餐廳林立,上年與M先生在這條街,吃過一頓不錯的秘魯菜。

遙望對面有間餐廳,環境看似不錯,寫著Bakehouse,直覺是吃麵包喝咖啡的好地方。

East Avenue Bakehouse,誤打誤撞之下進內,卻摸著肚皮,滿足地離開。

2018年4月29日 星期日

Shake Shack:漢堡之夜



我所說並不是披頭四,當年在德國漢堡表演的一夜,而是上星期五,出席當晚在IFC,來自紐約的漢堡包店 - Shake Shack的派對。

老實說,我只去過美國一次。(而且是四份一世紀之前的舊事)對於Shake Shack的事跡只能從別人的口中得知,原來它的來頭很大,開業短短十多年,已經在世界各地連開分店,更得到不少飲食獎項,詳情我不多說了,自行問谷哥大神吧。

有不少ABC對於Shake Shack在香港開店表示興奮,亦有些在紐約生活的華人,說它們只是Hipster style的老麥;今次首度進軍香港,選擇在黃金地段開店,明顯志不在小。

說回當晚的派對,未到六點三,已經人山人海,相信在五月一號正式開業之時,場面將會差不多,始終搶先試愛新鮮,是絕大部份香港人的本性。

2018年4月28日 星期六

倫敦:人約黃昏吃鴨腿窩夫@Duck & Waffle Local



倫敦Liverpool Street附近,全城最高的餐廳 - Duck & Waffle(40/F對於香港來說,當然只是小兒科),就算未去過倫敦,或許也聽過其名。

兩年前的Taste of HK,它們曾經來客串,結果惹來排隊熱潮,目的只為了一親鴨腿窩夫的香澤。相隔不久再臨香江,始終此鴨對高處情有獨鍾,在Ritz的103/F的OZONE坐陣數天。聽說當時訂位狀況非常緊張,有朋友打趣地對我說:(你可以用你個傳媒身份使橫手,叫酒店公關幫忙咪得囉。)

我:(同呢間酒店一直無交情,多年來從未收過佢地任何新聞稿/試菜邀請,要我貿貿然去打搞人,對方覺得我R嘢都似!)

再者,要去,留待到倫敦才去。

上年五月,計劃在旅程最後一天,到Duck & Waffle吃個早餐才出機場。但是前一晚check mailbox,發覺餐廳取消了我的預訂,原因是致電給我confirm booking但接不上。

哎呀,我留的是香港電話,不過我換了英國電話卡。而我預訂的時候,是在出發之前 ,一時之間沒想過有這個問題出現,最終吃不成鴨腿,去了蘇豪區喝咖啡。

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倫敦:臨別英倫的炸魚薯條@London's Pride by Fuller's



也有不知多久,試過經倫敦希斯路機場的Terminal 2離境,(其實都唔知有無試過!)對上幾次,都是坐因航。

今次因為貪平,去程坐中東三寶Q字頭,回程就坐強國經營的航空,如果我回程選搭Q字頭,價錢貴$1000,作為一個屙篤尿都要隔過渣的窮L,會怎去取捨?

超夜機,(差不多是T2最後起飛的航班)去到強國首都,只停兩個多小時,心想制得過。但是真的一分錢一分貨,大叫怕怕。

在起飛前兩小時走進禁區,藉此看看這個以前我有沒有來過的T2,例牌一定要有的WH Smith,還有想臨走掠你一筆的Paul SmithTed Baker等我喜愛的時裝牌子。。。

餐飲方面,倫敦最自豪的啤酒 - Fuller's,在這裡設有餐廳,我沒有做過任何research,實在令我有點驚喜。

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一幻拉麵:蝦湯飄香



今年春天,香港飲食界依然保持新舊交替的生態,繼英國意大利名廚Theo Randall,進軍香港開店之後,來自日本北海道札幌,以蝦湯底作主打的一幻,亦於在今個月初殺到,地點在灣仔船街,與皇后大道東交界。

上年路過東京新宿,也留意到這間拉麵店,但是這次旅程我實在吃過太多拉麵,再沒有空間去容納,本來計劃今年夏天或秋天,會抽空到日本一行,不過現在或有所改動,我十月又要去蘇格蘭呀!

以我的經濟能力,一年兩轉Long haul,就要犧牲一程short haul了。除非突然有平機票推出,否則這一年內,未必會扶桑東瀛。

麵店剛開始試業的日子,收到F小姐的訊息,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傳媒試食局?適逢人在英國,只能說一聲不好意思,不如留待我回來吧。

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倫敦:Camden Town的Cheese Wheel pasta@KERB Camden



以前到倫敦,例必到Camden Town,最近幾次,我沒有望他一眼。

闊別了四年,再踏足這潮流之地,始終想起Amy Winehouse的聲音,高呼著Camden Town Ain't Burning Down,可惜她早走一步。

約了友人在此午飯,一來他在附近,二來我想試試這裡的美食廣場,名叫KERB

時間尚早,先在市場內行個圈,雖然不少潮流人說Camden Town再沒有以前的引人入勝,但是場內的古著店,手飾檔口,皮具店等等,依然有不少人駐足觀看,而我竟然在此買了一瓶氈酒,蒸餾廠就在市場裡面,試了一小杯,放下35鎊。

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利物浦:我們一起吃過的烤雞@Nando's



前一晚,我與友人在利物浦Penny Lane附近吃Tapas,最後我搶著埋單,留下一句:(聽日請我食烤雞。)

第二天早上,準時十一時離開下榻的Airbnb,坐二十分鐘巴士到市中心,先往火車站寄存行李,然後跟著披頭四的足跡而行。Mathew Street的John Lennon銅像,他雖走得早,但青春不老,我們走進樂隊發跡的地方 - The Cavern Club,感受一下昔日利物浦,與及披頭四的黃金歲月。

往Albert Dock的披頭四博物館之前,吃個午餐先。

我說要吃烤雞,當然是Nando's,別無他選。

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倫敦:獨食龍蝦扁麵@Theo Randall at the InterContinental



英國名廚Theo Randall來港開餐廳,於尖沙咀海景嘉福酒店的地庫,把原有的意大利餐廳The Mistral,改名為Theo Mistral,是今年的香港飲食大事件之一。

某天酒店駐店經理,相約小弟到酒店的酒吧傾談一下,有關威士忌嘉年華的事宜,順便到Theo Mistral參觀,赫見Theo Randall本人,正在準備著晚餐。

酒店公關C問我幾時有空來試菜,我答:(等我去完英國先。)

我所指的,是倫敦的Theo Randall本店。

今次在倫敦的四日三夜,有兩晚是與朋友們晚飯,剩下的一晚是自由活動。既然Theo一早在我名單上,不如就趁沒有約的日子,獨自來試這間,曾被譽為全倫敦(甚至是全英國)最佳意大利餐廳。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倫敦:Borough Market再度蠔情



口口聲聲說倫敦Borough Market,已經被遊客化。(很多人對遊客化這三個字,是比較負面來待之)

身體始終是很誠實,只要有時間,便會抽空一遊,目的,為了即開的新鮮生蠔。

十多年前首訪時,已對當時的英格蘭生蠔念念不忘,重點是價錢非常便宜,不到1鎊便有一隻,還有燒帶子,同樣令人回味。

結果,慢慢成為一種,每次來到倫敦,必定來簽香油的約定俗成。

利物浦:Merseyside Derby後的Tapas@Neon Jamon



對於愛華頓/利物浦球迷來說,現場看馬西塞特郡打比,是死前要做的事之一。

捧了拖肥(愛華頓別稱)超過三十年,終於有機會一嚐心願。今次的旅程,本來以西班牙巴塞隆拿作首站,然後直接在當地乘坐廉航到利物浦,但是公司人手問題,我要求的假期,只能給我清明節之後的日子。

結果,只能齋去英格蘭,而這段期間,撞正打比大戰。愛華頓主場的門票一向不算太難買,只要你買了球會的會籍,便可優先購票。不過打比戰除外,在開放給公眾發售之前,所有門票已sold out。最終還是要投靠Stubhub,價格是正價的一倍,而且,我要兩張成人門票,更貴。

千里迢迢來到利物浦,終於再與他見面,一個由香港過來,一個在倫敦坐兩個多小時火車。

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曼徹斯特:曼聯名宿的餐廳@Rosso Restaurant & Bar



曼徹斯特最為人知的,莫過於足球與音樂。該市有兩隊英超班霸,相信也不用多作介紹。上世紀七十年代中開始,曼市孕育出不少著名樂隊,隨口也說得出Joy Division、Happy Mondays、The Smith、The Stone Roses、當然最受人熟悉的,一定是OASIS。

這次純屬路過,只在曼市停留一晚,饞嘴的我,自然不放過到訪當地的高級餐廳機會。

由Piccadilly行到去OASIS主音Liam的時裝牌子 - Pretty Green的店,我差點在此跌錢,幸好理智戰勝慾望,我不想加重行李負擔,反正倫敦也有分店。

對面的意大利餐廳 - Rosso,才是我這個中午的目標。

為何我揀中它?因為該餐廳的老闆,是前曼聯/英格蘭國家隊後衛,里奧費甸南。

曼聯迷朋友C先生,年前曾慕名而來,最終吃閉門羹,他說一定要訂位。

出發前先在Opentable app留名,一位沒難度,準時十二點到達餐廳,我成為當日第一個客人。

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

Dining at Murasaki:Simon Rogan設計餐單重現




今年三月中某個星期五晚上,有幸成為銅鑼灣西日料理 - Dining at Murasaki的其中一名座上客,全因是英國著名大廚Simon Rogan,在這段時間擔任餐廳的客席廚師,當晚試了不少由他設計的菜式,由頭盤的南瓜葉 Pumpkin Leaf開始,到主菜的Dry Aged Duck,驚喜一浪接一浪,拍案叫絕。

錯過了三月的盛宴,現今有機會可以重溫,由即日起至今年五月六號,餐廳將會在當時的十一道菜的餐單裡面,挑選五道菜來作限時推廣的餐單,每位價錢為$1280,另加一服務費。

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曼徹斯特:Unknown Pleasure@Burger & Lobster



最近幾次去倫敦,總不能走出Burger & Lobster的五指山,不過,我最想去的一間分店,並非在首都裡面。

猶記得上年四月,我與友人M先生在利物浦,觀看愛華頓主場對車路士的球賽,同一日,公關朋友H小姐,本來與她的男友身處曼徹斯特,坐在奧脫福的一角,看著紅魔鬼對史篤城。

出發前,我說不如完場之後,即刻坐火車過來曼市,一起到Burge & Lobster食餐飯。結果,她的工作突然有變動,最後要延期出發,以上的約會,淪為空談。

為何我特別想來這間分店?當你看看餐廳開放式廚房上面的霓虹燈,你或會明白我的意思。

2018年4月16日 星期一

曼徹斯特:剛到埗的English Breakfast@Linda's Pantry



今次去英國,乘坐某中東三寶航空公司的航班,由香港到曼徹斯特,皆因我先去利物浦看球賽。

一大清早便到埗,八點半左右已經到達市中心,先把行李放在酒店,再去附近的TK MAXX買些東西,再找地方吃個早餐。

拿著手機,問問谷歌大神:(曼徹斯特邊度食早餐好。)

得出來的結果,加上我身處Picadilly站,Linda's Pantry,不二之選。

在Trip Advisor裡面,整個曼徹斯特餐廳的排行榜,它排12位。就在Picadilly火車站旁邊,步行數分鐘便到。

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

倫敦:窮L瞓床位@Generator Hostel



這間位於Russell Square站附近的Generator Hostel,我在二十多歲之時已經住過,轉眼間又十多年,由以前的年青到今天的大叔,去到倫敦依然住Hostel。

今次在倫敦停了四晚,有兩晚就住在這裡。

晚上由利物浦坐火車南下,接近凌晨時份到達,拿著行李,不如揀一間近近地,而且價錢又要便宜的住宿,最終,選了這間闊別十多年的Hostel。

2018年4月13日 星期五

澳門:生日午飯@皇廷閣



生日正日的中午,澳門鳳凰天空雜誌社長A,在我下塌的英皇娛樂酒店,旗下的中菜廳皇廷閣,訂了一桌。

今次是第二次到訪,上次是受邀來試當時以黃飛鴻作為題材的推廣菜式,非常有意思。這趟就沒有大鑼大鼓的姿態,只有我倆來試試飯店主廚林師傅,在今個春天推出的菜式。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新滬坊:人少少春茗局



會展公關相約小弟晚飯,我拋頭一句:(唔好食自助餐,我已經講過唔再食。)

對上一次來到新滬坊,差不多是兩年前的事,當時接待我的公關,已不在其位,亦沒再有任何聯繫,人去茶涼,正常不過。

2018年4月10日 星期二

澳門:偷閒加油站@Communal Table




與社長吃過午飯後,一個人在澳門街遊走,拍了不少照片,相機的菲林用完了,是時候找間咖啡館坐坐。

年前到過禮記附近的Single Origin,今次一早鎖定目標,美麗街的Communal Table

出發之前,詢問一下谷歌大神,澳門街的咖啡館,這間名列前茅,不論真真假假,只要相信他。

2018年4月8日 星期日

Tapas Bar:歡樂時光,係任何人都需要的



九香的C小姐,(沒錯,就是我經常叫她做小鎂的那一位!)相約我這位大叔飲酒食飯,說起上來,是我們今年第一次的約會。

有一段時間沒來過酒店的Tapas Bar,記憶所及,上次來是差不多三年前,與美人L小姐來個歡樂時光。

一杯葡萄酒,晚上七點前,一律買一送一。

這晚我們七點過後才入坐,沒所謂啦,反正C小姐會安排。

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

鏞記酒家(機場禁區):燒鵝廿載情



我與鏞記的緣份,應該由1997年夏天說起,當年資訊沒有今天的爆炸,只是經常見到蔡瀾先生,大讚中環的鏞記燒鵝,就趁當時我的心上人生日,便請她到此吃一餐飯。

兩個人沒有訂位,被安排坐地下大堂,區區叫了三數款小菜,當然不少得一碟例牌燒鵝,水準很好。(又或者廿許當時年紀少,舌頭未完全開發,吃過公認好的,就叫好。)不過服務真的麻麻,年長的侍應,好像看不起當時還是二十出頭的我們。

那時候的例牌燒鵝一碟,沒記錯的話,價錢為$100

廿年後,我在機場禁區內的鏞記,打開餐牌,見到例牌燒鵝的價錢,已升至$250。

見到玻璃窗內的明爐燒味,我只能吞口水,不如轉場過隔離吃個漢堡包便算?

想起已很久沒吃過其燒鵝飯,既來之則安之。

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

Gough's on Gough:Sunday Sunday Sunday Roast




" Sunday, Sunday, here again in tidy attire
You read the colour supplement, the TV guide
You dream of protein on a plate
Regret you left it quite so late
To gather the family around the table
To eat enough to sleep
Oh, the Sunday sleep  "

當我在星期日的中午,踏進著名設計師 Timothy Oulton旗下的英國餐廳 - Gough's on Gough,腦海總是想起這首Brit pop樂隊的名作。

大家對Timothy Oulton,可能是那一張,曾經在中環蘇豪區某英國餐廳裡面,那一張印有英國Union Jack旗的皮梳化,或者是以前歌賦街的同名皮具店,而事實上,Gough's on Gough的位置,即是Timothy Oulton的舊址。

沿著旋轉樓梯行上餐廳二樓,設計的色調以黑白兩色為主,再加上點點金光,揉合了時尚與工藝的氣息,窗台前的邱吉爾像,與御林軍制服模型,名符其實地英氣十足。

2018年4月2日 星期一

利東邨美食滙超級街市:霸權下的飯焦



酒友Y吹雞,召集一眾窮L,來到利東邨街市晚飯,條件是每人帶一瓶價值不少於$300的葡萄酒。飯局地點就在利東邨街市,亦即是領匯旗下。

領匯有幾仆街,大家都知,怎樣瘋狂加租逼原有的小店結業,繼而引入千篇一律連鎖食店,再沒有以前的獨特,變相將全港屋邨一體化。

沙田的陳根記,正面對同一命運,先撇除其水準大不如前,若然想繼續經營下去就要入鄉隨俗,昔日的市井風味不復返,兼價錢亦較以前的高。 美其名與時並進,實際上是漸漸把老香港文化洗掉,當年有份罵鄭大班、盧婆婆的人,今日有沒有後悔?

2018年4月1日 星期日

Cô Thành:獨醉於九如坊街頭,以順化牛肉粉解寂寥



復活節長假期,相信有不少人外遊,平日很熱鬧的地方,彷彿只剩下強國人,而強國人未侵佔的地方,就變得更寂靜。

在中環新開的咖啡店,巧遇英國朋友,吹水吹不停,不自覺地喝了數瓶啤酒,開始有點不勝酒力,識趣地先行告退。

差點忘了吃晚飯,日前我在網誌發表豚王一文,有人推薦九如坊的拉麵店,其實我早在數年前去過,不如就去回味那一碗,很多人心目中香港No 1的豚骨拉麵。

帶著醉意總是胡思亂想,恐怕再嚐此拉麵,我會觸景傷情,因為當時我與昔日的另一半,今日的前度,一同吃拉麵。

事隔多年,舊史不怕說出來,反正又不是誰是誰非,性格不合是最大理由,我沒有宏圖大志,她卻好高鶩遠,令我有點吃不消。分開之後,各有各生活,我有我放眼看世界,她就不久後嫁人兼生仔,一切已none of my business。

經過上年才開業,備受城中外國人,ABC追捧的越南餐廳Cô Thành,沒有太多客人,反正一直想試,帶著醉意坐在吧檯,幸好我掩飾得好,否則店員肯定踢我這個醉貓出門。

2018年3月31日 星期六

神山麺屋:麵是故鄉濃



即將過去的三月,是我的生日月,今年似乎特別忙碌,承蒙各方的厚愛,生日飯吃不停,連跑步也沒有時間,下個月要急起直追,收復今個月的失地。

趁空檔的日子,下班特意坐215X,專程到觀塘駱駝漆大廈裡面的烏冬店,一試工廠內的自家製烏冬,看看其震撼度,可比當年莫華倫為某日本料理唱出的高音?去到門口才發覺只在午市營業。一時之間不知去向,抱著求其一餐的心態,隨便在附近找點東西吃,才踏上歸途。

APM裡面的神山麵屋,開業初期的宣傳係威係勢,但網上評價頗為極端,身邊有位經常去日本旅行的朋友,早前來這裡吃沾麵,大叫中伏。

一間食店,有時可以一步到位,有時會比較慢熱,希望神山是後者,開業後數月,在沒有預備的情況之下,來此吃個沾麵。

2018年3月30日 星期五

豚王(尖沙咀香檳大廈店):懷念昨天的你





香港的拉麵熱潮,應該要由豚王說起,你們當年有沒有在中環和安里排過隊,目的就只為一碗拉麵?有的請舉手。

七年多前,豚王剛試業之時,我已經聞風而至。未有人知自然不用排隊,首嚐其濃厚的豚骨湯底,一見鐘情。

後來豚王成為人氣熱店,和安里亦變成萬人坑,每天等候的食客不絕。把這間只得十個座位的小店,逼得水蝕不通。

好了,當時豚王的兩位老闆,在意見上開始出現分歧,結果有一位退出,自己走出去另開拉麵店,而這位仁兄,就是拉麵陳。

拉麵陳走後,豚王就連開分店,開到去新界,澳門,最近的一間,在尖沙咀香檳大廈,取代了以前賣高級鰻魚飯的日本料理位置。

2018年3月29日 星期四

大公館:滿清皇朝重現荔枝角



荔枝角的大公館,最近與北京的著名食府 - 那家小館,來個港京聯乘,限時推出清朝御膳及宮廷專享宅門菜的餐單,供應期由即日起,直到下個月八號。

踏入2018年,已經減少接受試菜邀請,尤其是一大班blogger的飯局。一來我早前說過,今年不會再去太多這類飯局,除非我對該餐廳/餐單很有興趣;二來飯局列席的blogger/Iger/Media,未必個個都談得來,吃飯最重要是開心,大家也明白。

上星期,那家小館的大廚剛到埗,公關朋友隨即安排一圍飯局,我們得以快人一步搶先試,實在有口福。

2018年3月28日 星期三

任你點車仔麵:嗱喳花膠車仔麵



想問問大家,近年新派車仔麵越來越多,到底你們可以接受到那一個程度?

加隻龍蝦?

整隻鮑魚?

來一塊叉燒?

配埋花膠,得未?

如果你是食古不化,堅持車仔麵要嗱喳的話,當你見到我以下介紹的車仔麵店,恐怕會破口大罵。

任你點車仔麵,在深水埗黃金附近,聽說這裡像日式拉麵的概念,融入在車仔麵裡面,抱著好奇心來一試。

2018年3月27日 星期二

Bungalow:夜場生日飯



前土瓜灣之友T,經常用Eatigo訂檯食飯,她說起碼超過三十次,當中絕大部份是半價,誠為精打細算的一族。

首先,你要有一份工,可以早下班,晚上六點準時開飯,才能享用那些早鳥優惠,她行,我也行。

她說請我食生日飯,我提議不如在Eatigo裡面,找一間在星期六黃昏時段,有半價優惠的餐廳。

中環雲咸街的Bungalow,訂了之後才告訴我,好像知道我一定會喜歡。

(我之前去過啦,還OK。)我對T說。

(咁我未試過嘛。)既然是她請客,我當然沒有反對。

2018年3月26日 星期一

三一 Trinity Food:三位一體韭菜餃



昨天在友人羊家妹。迷你黑洞的Facebook,見她介紹一間頗有趣的餃子店,位於石硤尾的三一 Trinity Food,二話不說,即刻動身去試。

以前就讀的中學在偉智街,午飯時間不時來到這一帶,逛白田商場,以前有漫畫店唱片店,雖然口袋經常只得十元八塊,但已經是一個很過癮的飯後節目。

還記得南昌戲院嗎?我第一次看日活院線鹹片,就在這裡,廿多年前的往事,每次再踏足此地,總是想起。

2018年3月25日 星期日

韓雅林:生日之韓燒




日理萬機的友人,百忙也抽空請我食餐生日飯,心底裡非常感激他對我的重視。

因應他最近的飲食習慣,我揀了數間餐廳給她選擇。

最後,我們去的地方,不在我的名單上。

他提議不如到銅鑼灣的韓雅林,爆出一個小小冷門。

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我在Taste of Hong Kong 2018吃過的。。



猶記得上年Taste of Hong Kong,其中一天下著大雨,我沒有帶雨傘,只穿上連帽外套來到會場,當日W Hotel在會場內開Pop up,全身濕透喝雞尾酒,點滴在心頭。

轉眼間,這個一年一度飲食界盛事,再度在中環海濱舉行,有不少人說Taste of Hong Kong是Wine and Dine的升級版,單看門票價錢,餐廳的陣容,已經說明一切。

活動的第二天,天朗氣清的中午十二時廿五分,來到會場門口,準備等候進場。

2018年3月22日 星期四

三月,三日兩場窮L局



三月,是我的生日月,由月初到今天,仍然有朋友請我食生日飯。

同時間,今個月的窮L飯局,總共開了兩場,三日兩局,行情非常緊湊也。

剛過去的星期一,再次來到受到米芝蓮推介,太子的聚興家,連開兩局,這是徇眾要求的一局,上次實在太誇張了,一開event,五分鐘左右要截龍,坐滿三圍人馬。

今次,兩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