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1日 星期日

人生第一次10公里比賽@渣打馬拉松



記得我讀中一那年的陸運會,膽粗粗報了1500米比賽,圍住個運動場跑三又四份三個圈,明顯力有不逮,最後好像是跑尾二。

自此,再沒有參加過1500米以上的跑步比賽。

數年前因被當時的女友感染,開始重拾跑鞋慢跑,由土瓜灣沿著紅磡海濱長廊,跑到去尖沙咀。就算是烈日當空之下,照跑可也。那時不求速度,只求有得郁。

後來,戀情結束了,跑步的興致亦隨之冷卻,取而代之,是放縱的飲飲食食,仗著自己的所謂飲食blogger/columnist身份,不時有機會出席飯局,差不多佔去我大部份工餘時間。

直至上年初,有感年紀已不小,開始有同輩因健康問題而離世(他們都是因為飲食過量而衍生出身體有毛病,最終在街頭倒下)。於是立下決心,再次穿起跑鞋。

久休復出都是跑回同一條路,土瓜灣出尖沙咀,時間一如所料地慢,裝了跑步app得以知道自己的配速,七分幾鐘一公里,事後一雙腿還痛了數天。

(記得拉筋呀!)已經去到跑山,全馬level的老友E小姐提醒我。

開了個頭就一發不可收拾,我公司在尖沙咀與佐敦之間,下班後索性跑回家。跑到條路開始覺得有點悶,就自行尋找其他跑步路線,總之,一有路,就跑。

慢慢地,配速去到六分幾一公里,不夠一個月,成功增程跑十公里,從尖沙咀太子酒店,跑到去彩虹村。

不足一個月後,第一次在一小時之內,完成十公里,我都不知何解,頭兩公里的配速,可以做到四分幾鐘一公里?之後就開始慢下來,最終時間為59:48。

由這刻開始,立定決心,下年跑渣打馬拉松十公里。

在這期間,去旅行也帶跑鞋,早上只得四度的愛丁堡,由下榻的酒店起步,跑上山穿過城堡,沿著Royal. Mile跑;去到利物浦就在Albert Dock旁邊跑夠十公里,以跑步去欣賞泰晤士河畔景色,是我以往到訪倫敦十多次,從未試過的體驗。從熱刺主場出發,跑到去宿敵阿仙奴的酋長球場,在柏金銅像前留倩影。



今年第一次報名渣馬十公里,幸運地被抽中,比賽之前一個月,快速跑慢速跑、Interval、十公里試跑、試前速試後勁,統統都試過。去到正式比賽前數天,還要慢跳一課六公里才休腳,總共加埋等於全馬的哩數。自問狀態未去到十足,應該有八成吧。

當初跑步目的為了身體健康,兼減一下體重,這個月內明顯吃少了很多,連朋友舉辦的大型團年局也推卻,比賽前一個星期,晚餐不是盅頭飯,就是麵食,而且很早便就寢,爭取時間休息,養精蓄銳 。



我跑10公里第一組,早上三點起床,梳洗後出門,先到附近開通宵的點心店,吃個排骨飯才上路。

跳上紅VAN,四點三到維園,趁未開始寄存行李,先來一些簡單熱身,拉下筋,走幾步。



今次我參賽目的,是想証明一下自己,真正實力是去到那裡,擺明車馬要做PB,所以,我很早便上跑道,站在挑戰組後面,等待上線。



站在頭幾排起步,一開始自然暢通無阻,雖然我經常自拍,但是比賽途中,還是專心跑步吧,阻到人又阻到自己時間,除非你hea。

前排的選手大多是快腳,在氣氛的帶動之下,頭一公里我跑出四分幾披,感覺很有衝勁始的,從而給予我信心,接下來可以跑得快一點。

一公里之後輕微落斜,配速稍慢但保持五分頭。(我平時做開六分幾一公里,對我而言是很快,以賽馬術語來說,這是大逃)

入西灣河的一段暗斜,當時還有氣力,一衝而過無難度,好了,四公里開始折返,感覺體力開始下降,似是頭段太過搶口,霎時間回不到氣。

頭五公里保持著平均五分廿十幾/公里,我當時在想,頭一半賺了時間,去到後半段,只要保持我平時六分幾/公里的速度,應該可以在一小時之內完成賽事。(這是我今次的目標)

我真的高估了自己,五公里之後,雙腳開始乏力,經過水站拿杯水,大大啖吞下肚,高呼吊那媽!頂硬上!

起程落斜回程就自然上斜,對於戰鬥力所剩無幾的我,面對和富花園對開的斜路,真的有點吃力,但我告訴自己:不要停!不要停!一停步就會洩了度氣,恐怕我會跪低。

話須如此,依然保持到我平日跑開的六分頭pacing,去到東廊落斜位,稍為放鬆一點,但只是先甜後苦的前奏。

最後一公里的難關,便是轉入維園的天橋,我平日常跑尖東往紅磡的那條斜路,不過大多是在有氣有力的狀態下去衝,問題不大。這條天橋的斜度與尖東的一條差不多,但去到尾段,我只剩下意志,雙腳已經像就爆的輪呔一樣死撐。看見手錶上的記錄,尚有時間在手,於是邊慢跑邊行,一落斜就給自己抖氣,留待最後一口氣衝刺。

當去到十公里時,手錶震起來,我本能地按了制,舉高左手,目標已達,跑多幾步,正式衝過終點。




手錶顯示的時間為58:36,大會正式時間為58:53,總之,一小時之內完成,兼打破了我的最佳時間。

到達終點後,整個人好像被揸乾,當大會義工向我遞上禮物包時,我連拿條蕉也乏力呢。。。



背負著一百七十多磅的身軀,平日飲飲食食得有點過份,能夠做到如此成績,我已經很滿意了,或許有些平日訓練有素的跑手,覺得這個時間根本不外如是,但對我來說已經是很大件事。

經過今次比賽之後,對自己的表現作出檢討,我覺得頭段開得太快,這股勁勢未能承接到下半段,面對著最後關頭的大斜位,難免有點吃力,最後一公里的速度,與我頭一公里的速度,相差接近兩分鐘。

似乎,我要控制好一點步速,同埋要努力去減磅,配合適當的訓練,才有望衝上5分披。



以前偶爾見到食友們有好西食,而我沒有,心裡難免葡萄。現今我比較羨慕那些跑得快,四十幾分鐘完成十公里,個多小時完成半馬的好手;好西咋嘛,有錢就食得。跑得快,唔係個個都得。

較早前說過,今年不再接太多試食,目的是為了減磅,跑得更快更遠,人生,不只是飲飲食食,是要用腳去行出來。況且,跑步是人生其中之一項修行,令我變得心境漸趨平和,減低了戾氣、仇恨,認識我朋友都知,我份人不好惹,經常開人波,撩交打的。

今個秋天,我將會去蘇格蘭參加一個以威士忌為主題的賽跑,非常期待,另外想參加多一,兩個十公里比賽。

至於何時才會考慮上半馬,再一次挑戰自己?且看看我未來的進度如何吧。



PS:因為我set playlist時有點出錯,全程IPHONE只播著BEYOND的不再猶豫,是我在想放棄的時刻,激起我鬥志撐下去的動力 。

問句天幾高心中志比天更高,自信打不死的心態活到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