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5日 星期四

蛇王協:窮L蛇局2018



窮L飯局2018第一擊,選擇回到老地方 - 鴨寮街的蛇王協

全蛇宴來得比較偏鋒,上一次都有三圍人馬,今次的場面依然墟陷,証明好此道者大不乏人。

去到蛇店門口,先向女蛇王周嘉玲打個招呼,她叮囑我:(上到二樓唔好行錯隔離呀!)

我:(哈哈,嚟過幾次,點會唔知?哈哈哈!)




餐牌十年如一日,蛇羹每圍兩大鍋,平均每個人可分到三碗或以上,視乎閣下的胃口而定。



質感剛好,不過杰的蛇羹,每一口都是豐富,粗身的蛇肉,喜歡追求極緻的老饗,或會喜愛君悅酒店港灣一號,那碗幼細的蛇羹,更甚者,到中環國金軒找李煜霖出山,親身演繹江太史的經典。當然,由李師傅主理的晚宴每位要一千多,非窮L們所負擔也。

吃蛇羹的老規矩,檸檬葉、菊花,可以不要,但不能沒有薄脆,否則就與做愛無高潮一樣地沒趣。



炸蛇丸一人可分到兩粒,圓渾的金黃色外表,一絲絲蛇肉的鮮,有點像吃馬介休的感覺,只是沒有其鹹味呢。



炆蛇腩是很多人的心理關口,他們吃蛇是採取眼不見為乾淨,一碗蛇羹絕對無問題,但見到蛇皮的話,就起雞皮,棄甲洩兵。

只要你打破了缺口,面前的是一條條肥美的蛇腩,正在等候你發落。



椒鹽蛇碌與蛇崧之間,我選擇了後者,皆因上次跟一班威士忌之友來,捨棄了蛇碌取蛇崧,不論是份量與味道,蛇崧勝一籌。與坊間的鴨崧與鴿崧一樣,以生菜包著吃,份量足,蛇肉切至成碎粒,就算用來炒個飯,也行。



龍飛鳳舞即是駝鳥肉與蛇片,連同芹菜炒埋一碟,簡簡單單,卻以最直接的形式去展現蛇肉的味道。



炆山瑞,燉烏雞蛤蚧,永遠是這裡的重頭戲,前者扣得入味,香濃的醬汁盡被充滿膠質的山瑞吸收,好吃得想叫一大兜白飯來伴。



大補湯的功能,不言而喻,三碗過後隨時變火車頭,要走過隔離㩒鐘仔就地正法!



單尾的糯米飯,水準竟然好過我對上幾次光顧,總算叫做有進步。白切雞亦然,雞味好像今次濃一點。



每次飯局,自攜酒品實在少不了,我的一檯例牌擺滿威士忌,土瓜灣之友J兄帶來的齊侯門Madeira桶,非常好喝。除了有相熟的酒友食友之外,亦有一些新人參與,亦有久別重逢,當年曾經一起行過山的年青女生,一別就十二年。。

香港一直面對通漲的難題,2009年第一次在此品嚐全蛇宴,當時只是$2400一圍,如今差少少便突破$4000大關。

下年呢?無論加價不加價也好,蛇還是要繼續吃,只希望不要加得太離譜。

二月的窮L局,將會在上年贏到米芝蓮推介,太子的聚興家擺三圍,當event一出,五分鐘內已爆滿,反應熱烈得此料不及。


蛇王協:深水埗鴨寮街170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