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武館 Bukan:Omakase好武功



位於大角咀,主打Omakase的日本料理 - 武館,門面其貌不揚,只做晚市,沒有做宣傳,一直靠食客口碑相傳。

直至上年有客人包場,打死狗講價之餘更擅自加人,最後因不滿意店方安排,而事後在網上給予該店劣評,結果惹來店主反擊,大數客人不是;及後事情發展下去的戰情是一面倒,網民力撐該店,該批食客被公審,惡人自有惡人磨,有幾個臭錢並唔係大撚晒的。

這單茶杯裡的風波,反令到武館的知名度提升,最近他們擴充業務,搬往不遠處的利得街,而且適逢開業3周年記念這個大日子,由即日起至六月尾,逢星期日至四,價錢一律8折。(Omakase每位原價$1500 + 10%)

當優惠一出,圍內的食友反應熱烈,有朋友已計劃組隊前往,我見到街坊J與另一位土瓜灣之友,說到要一起去,我加把口,問:(幾時?)

上月尾,街坊J問我:(過兩日得唔得閒?一齊去武館?)

我:(哈,咁啱無約,殺你!)

得知同道中人 - 潮童焗飯網主T,是該店的熟客,我就問他最近吃過甚麼。

當看過他給我的清單,頓時目瞪口呆。一共超過三十款前菜、刺身、壽司,好些更是坊間不常見的。若在中環銅鑼灣,吃差不多的東西,起碼每人二千以上。



街坊J訂了晚上七點半兩位,我先到,他因加班要遲到,坐下不久,武師傅先送上枝豆,食住等。

L型的壽司吧檯,同一時間只能應付十多位客人,當時未有酒牌,自攜酒品免開瓶費,J一早講明會帶瓶大吟釀,時間緊逼,我只能在酒櫃隨便拿一瓶喝剩三份一的威士忌赴會。




赤麵豉湯味道融和溫醇,不過其結尾有點苦,未必個個都接受。



過了白子的當造期,取而代之的是北海道八爪魚子。外表像花瓣,小心翼翼用筷子夾起,一揪揪有如柚子肉,吃下去沒有甚麼怪異感,倒也像魷魚般滑,味道卻有蝦肉的鮮美,是前所未有的體驗,之所以每次omakase,總會接觸到新事物。



黑鰽的肉質結實中帶細嫩,相信此魚在生前,運動量比較強,味道偏淡,沒有大鳴大放的油香,只有低調內斂的鮮,隱約地散發。



忘了其正式名字,師傅說其外表像花魚,皮帶爽口,肉質幼細。



青柳的背邊部位,質感偏爽,其味清甜。



當晚嚐了兩款赤貝,首先出場的,爽脆而帶幼細,鹹鮮的海水味一攻而破。



來自福岡的金綫魚,因表面的金綫而為名,一吃之下,細緻的油香慢慢在口腔內盤旋,代表開始進入戲肉了。



接著的金目鯛腩,用肥到爆來形容,絕不為過,爆炸性的脂香與魚香,令人神魂顛倒。



三重縣的赤貝,較之前嚐過的赤貝更爽口,本身的鮮味較突出,少了海水味,多一份鮮味。



經常在Omakase遇上的深海池魚,一如以往的又爽又油的印象,佐以大吟釀,凸顯了香滑感。



早前曾經有網民,批評這裡的Omakase竟出現三文魚?

最近吃不吃三文魚成為了城中熱話,很多人搬出蔡瀾先生多年前的文章來討論,及後有專家証實,吃三文魚並非想像中可怕,從而掀起三文魚世代之爭。熟悉我的人,也知道我早年吃得太多三文魚,吃到現在對它存在恐懼感,我說的當然是養殖貨色,兼且是刺身上,如果是處理得宜,例如慢煮等方式,我是會接受。

沒錯,這裡的確是有三文魚,不過並非人人都吃過的挪威養殖貨,而是來自北海道的時不知鮭。聽師傅解釋,時不知鮭是萬中有一,即是一萬條才有一條。身價較日本的秋鮭高三倍左右,沒有養殖只有野生,因未產過卵所以更能積聚更多脂肪。

入口的感覺很像咬著一大件牛油,魚香澎湃,再來一杯大吟釀,平衡了其膩,轉化成cream cheese的美妙感。 很久沒試過吃三文魚刺身,吃到要追著來吃,可惜一人只有一件,少食才能多滋味。



以昆布來醃真鯛 ,淡淡然略過的昆布香,駕馭了真鯛的肥美,微妙的平衡。




拖羅的質素如何?用紫菜卷著來吃,油脂香惹得我心癢癢。



我們真的有食神,餐廳最近返了一批來自佐賀縣鹿島的 ブドウエビ葡萄蝦,紫色的肌膚給牠的意義,就是蝦科之中最高級別!



拆殼之後,赤條條的飽滿身段,足以說明一切,超濃縮的鮮甜,吃到漿住個囗,黏潤感歷久不散。



原隻紫海膽,師傅先讓大家驗明正身,額外加$180便可享用,當然要提早預訂。



每塊海膽肉整齊分明,沒有出現面目模糊的狀態,香滑的質感沒有起水,拿著羹大大口吃,海水與海膽的鮮甜味紛陳,繼而飲杯酒,高呼豪氣干雲。



吞拿赤身上面舖了山芋、山葵與醬油,憑著其滑溜感,令赤身的層次更豐。



大分佐賀手釣關池魚,當地的漁民要在日出之前才能釣到的妙品,不論是做法或本身的味道,有點像秋刀魚,現今晚春初夏,想一止秋刀魚癮,可以找關池魚作代替品。




繼八爪魚子之後,子持烏賊是另一刁鑽之物,子持即是帶有卵子,其鹹中帶甘的味道,佐酒一流。



喝過夜光貝,鯛魚春,舞茸菇熬製的清湯,代表著差不多要食壽司,武師傅亦準備就緒。



不過,先來個一小碟赤貝北寄貝邊,作熱身。




由北海道帆立貝打頭陣,一字記之曰甜;武師傅三兩下手勢,將加入赤醋的壽司飯,握得緊緻,粒粒分明,只會在口中化開。



同樣來自北海道的北寄貝,充斥著鮮甜。



剛才的葡萄蝦已令人回味不已,這個芝海老,珠玉在前之下,能否得到客人歡心?非常強烈的蝦味,加上師傅取其膏來作醬油,物盡其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



熱吃的慢煮鮟鱇魚肝,貪其油香更突出,質感像鵝肝一樣地滑。



冲子鯛,以柚子+豉油作為味道的色調,有如鯖魚變奏,還看其醃功,酸與甜沒有側重某一方,well balanced。



熟成一個星期的中呑拿魚腩,醬油味夠集中,還有陣陣smokey香,纖細而肥美的吞拿魚腩,得以盡情發揮其內在美。



醃得點到即止的鯖魚卷,柚子的清香錦上添花。



去到至此,師傅奉上熱騰騰的魚湯烏冬,代表著這頓精彩絕倫的Omakase,已經去到尾聲,他說這碗魚湯,是用上當晚所吃過的魚,取其魚骨來熬製出來,百魚歸巢的魚湯濃郁香滑,鮮甜得可怕,爽滑的烏冬,只屬配角而已。




最後的甜品,宮崎蜜瓜,博多士多啤梨,像召喚我快點往九州一行嗎?我下個月才去,急不在一時啦。



我身上現金不夠,你碌卡定我pay me番比你?不如分單啦,折後$1200 + 10%,便宜得令人發笑。就算優惠期一過,收回正價的話,一樣物超所值。

離席之前,已急不及待訂了下個月尾再來,我一邊吃一邊上載至我的IG story,有朋友見狀,說要來吃。

日前窮L飯局,席上的三位窮L美女,說看見我的分享,食指動起來,即刻訂了位,下個月初去。我應否改日子,與她們一起好不好?



執筆之時,武館的酒牌應該已到手,到時帶酒來飲,就要乖乖付開瓶費了。

(以上的刺身與壽司,每款一件,圖中的是二人份量)

武館 Bukan:大角咀利得街46號地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