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福岡:墮進威士忌夢鄉@Bar Kitchen



每次到外地,酒量特別好,粗略估計是香港的兩倍或以上,由早上喝到晚,面不改容。我在蘇格蘭,經常早上喝一杯威士忌,當日特別精神爽利。

這幾年來的遊歷,主要是圍繞著威士忌,去酒廠參觀,去威士忌吧喝兩杯,出席威士忌活動,似乎成為了生活上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上次去東京,到訪目黑區的威士忌吧 - Mash Tun,喝過不少好酒,價錢亦相宜,兼得到女酒保Nao好好招呼,最後我還厚面皮加了她的Facebook。。。

福岡有沒有威士忌吧?久聞Bar Kitchen大名,出發前,已視其為非去不可的地方。

友人KH常說近年少喝威士忌,這晚也跟我前來潮聖。






充滿典雅的格調,吧檯前的威士忌牆,洋洋大觀,沒有想到這裡有多少珍藏,只想到自己怎樣去作出抉擇。


畢竟,人的肺部,容量始終有限,而我們的時間,亦有限。



君子立於威士忌牆下,唔。。還是信自己的口味好了,預算有限,不會向又老又絕版的珍品下手,依計心目中的預計budget,與及個人喜好去選擇。(識我都知係一條peat友。)

日藉的Bartender,服飾畢挺,與酒吧的環境相對,他先對我們說,自己的英文程度有限,請多多包涵。幸好友人KH懂日文,沒有太大問題。



赫見秩父與Bar Kitchen合作的Malt Dream Cask在酒架上,飲酒思源的心理作崇,就先來一杯。



波本單桶無整色整水,2009年蒸餾,2016年裝瓶,7年裡面的歲月,和諧的木桶味沒有稜角,淡淡然的檸檬、香草、椰子的芳香主宰,清新而喝得令人舒服。



KH兄全晚只喝一杯Ichiro’s Malt The Game,現今只能在拍賣會才能找到其踪影之珍品,我不捨得喝。



作為艾雷島之友,下一杯威士忌,揀了Gordon MacPhail Reserve,日本信濃屋選桶的Caol Ila。我自己喝過幾款信濃屋選桶的威士忌,未試過中伏。不慍不火的泥煤煙燻,圓潤的身段,誠為人生的溫暖。今年十月將會到蘇格蘭Speyside一遊,有望會親臨Gordon MacPhail在Elgin的總店,來個大出血!!!



以日本相撲手作酒標,SMWS(我們簡稱為協會酒)28.22,Tongue-tingling wasabi wipe-out,是當晚我喝第三杯威士忌,無獨有偶,三杯皆與日本有所關連。

根據酒標描述,是否一如山葵的辛辣?其真身是Tullibardine,19 yo,Refill雪莉桶,起初的氣味頗為強勁,有典型的雪莉香氣,夾雜著一點像胡椒,對得住個酒標上的名字;喝下去,你就會明白,SMWS試酒專頁,為何會以山葵稱之。有如溝了山葵的蜜糖、焦糖、在舌尖上亂舞,那一記麻痺感。有點難以捉摸,似夢迷離的刺激。



適逢臨近福岡Whisky Talk的日子,Bartender向我們介紹一下該活動。(我在訂機票果陣,完全無為意呢個活動。。。)最後友人KH買了活動門票,又話唔多飲威?

下個月,Whisky Talk將會移師北海道舉行,可惜我的年假,早已all in十月的歐洲之行。



遙望掛在酒吧牆上的Talisker,怒濤洶湧的畫像,有朝一日,要到Isle of Skpe的天涯海角,與喜歡的人,說一個浪漫愛情故事

Bar Kitchen:福岡県福岡市中央区舞鶴 1-8-26 グランパーク天神 1F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