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9日 星期日

神燈海鮮菜館:燈力不及當年強



我對神燈海鮮菜館的記憶,由1991年開始,那時還是中學生的我,跟著家人來晚飯,當時我嫌其環境不佳,吃過甚麼也記不起。

踏入社會大學,看過蔡瀾先生在壹周刊的食評,方知道這是一個大寶藏,千禧年的六月某日,我厚著面皮,在當時打理的newsgroup,召集兩圍人馬,有認識亦有不認識,難得坐在一起便是緣份;說起上來,這算是我現今的窮L飯局群組之雛形。

及後斷斷續續來過兩,三次,十年前的結業前夕,為友人龍火兄與丹尼兄慶祝生日,在此擺下兩圍,熱鬧非常。未幾,神燈再擦不出火,十年人事幾番新,當年在席的人,有不少已消聲匿跡。

一直沒去佐敦的分店,總覺得這不是正印,水準應不及上海街的老店。

土瓜灣之友S報料,神燈在深水埗重新開業,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試?





位於長沙灣道,鄰近欽州街,門面光鮮得不能同日而語,我頓時想起西環的新中華,搬遷之後變成另一回事,當然新店的環境一定好過舊店,最怕就是未能回復昔日的水準。



新張期間免茶介,免加一,兼有九折優惠,自攜酒品亦不收開瓶費。



打開餐牌,(其實只是一張紙)唔。。。似乎給我不幸言中,的確是另一回事。

以前風行的焗魚腸、烏魚、田雞扣,統統不在此列,內容是一些比較尋常的選擇,即是你去一間普通的小炒店/酒樓,也可以吃到的東西,刁鑽就絕對談不上。

想來一煲碌鵝,友人勸止:(覺得唔係好穩陣,都係去龍鳳廚坊好啲。)

不如要半隻雞?侍應說這晚沒有雞。

豉油皇鵝腸?我一早被珠江雞匠的連肥膏鵝腸徹底地寵壞,如非有十足信心,不敢輕舉妄動。



四個人,先來兩隻燒乳鴿,水準是意料之外的佳,肉味濃厚,質感實在但不粗糙,外皮燒得香脆,不太油淋淋,只是欠缺一點肉汁,否則可與聚興家爭一日之長短。



押上神燈二字的小炒王,都是以韭菜、蝦乾、魷魚等材料當大任,一貫小炒店的水平,佐酒為佳。



椒鹽鮮魷份量大,薄薄的表面,椒鹽的惹味略嫌去得未夠盡,有點浪費鮮魷的天賦本錢。



半煎蒸煮黃花魚,賣$128一碟,浸在湯汁,煎得微脆的黃花魚,吸收了湯汁的芹香與鹹鮮,嫩滑的肉質,味道更豐,我已經刻意挑腩位來吃,恕我奄尖了。

淨喝湯汁的話,很鹹,若有個飯來伴,那就差不多。



在香樹野菌一口牛與欖角一字骨之中,選了前者,所謂的一口牛,頗為大件,一口過是沒可能;未能展示出一口的袖珍,其肉質亦鬆軟得有點不太自然;菌香與牛肉粒的兩者之間,似乎有點隔膜,任由乾柴烈火也未能玉成其好事。



友人K兄強烈要求的頭抽干炒牛河,往具熱力但欠缺鑊氣,炒得有點過濕,另上的辣醬也不是余均益,回天乏力。

想豪華一點,可以來個超值孖寶,$398有波士頓龍蝦/大肉蟹,與蟶子皇/大連鮑魚;$220一份的大斑兩味,蒸斑頭腩與炒斑球,賣得這個價錢,十居其九是沙巴龍躉,我已吃得太多了。



每人消費大約$170,我們曾經歷過神燈昔日的美好,這晚難免有少少失望。當然,重新起步要給予一點時間,侍應說未來會重新供應缽仔焗魚腸等懷舊菜式,到時才見真章。

神燈海鮮酒家:深水埗長沙灣道254號地鋪及2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