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8日 星期四

%Arabica:咖啡的意義



今時今日喝杯咖啡,除了是為了提神之外,同時亦展示所謂生活態度,還有,用來打卡。

我不見得去星巴克,有甚麼生活態度可言,快餐咖啡一樣,我只喝其沙冰;勝在梗有一間喺左近,有時候狗急跳牆,借個WIFI一用,只得半小時。

文青風,是當今咖啡館的主流,世俗眼光之下,好像是文青(不論真定假),才有資格去喝杯Latte,而這班文青打扮的年青男女,身上穿著的可能是淘寶買回來的大陸貨,左右手伸一伸,是泛濫成災的Daniel Wellington手錶;他們怎樣會找到上門?可能是因為新假期/U,這些劣質傳媒介紹,問他們看甚麼書?或者是很久沒有看,聽甚麼歌?或者是K-POP。

打開Instagram,就是見到年青男女們,經常在咖啡館打卡,至於杯咖啡味道如何,用甚麼豆,已不是重點,同學愛新鮮,打卡大過天,忘記咖啡味道的格言,總有機會成為IG Foodie KOL。

由香港愉景灣發跡,紅到去京都,年前勝利回歸的%Arabica,是其中一間打卡熱點,只要有個% logo,代表著日系簡約,崇日一族最為受落。




乘坐渡海小輪過海,先買杯Latte,沒有自傲甚麼注重生活品味,我只是想飲杯咖啡而已,當然,既然大家都打卡,那我就逢場作興隨俗一番,純粹玩野;有時見到某些IGer,隨便拿本生活雜誌,擺在咖啡旁邊,然後拍照上載至IG,無非想說自己很有品味,我反而有個逆向思維(其實係諗去衰果邊),到底這些IGer,有沒有看過本雜誌?見這班人只懂吃喝玩樂,談不上有內涵,對於能否了解MonocleKinfolk的內容,我有點擔心。



我的BOSE耳機,是我隨身物,No Music No Life,沒有它好像周身唔聚財,與%的Latte合照,沒有違和感,此乃是我的日用品。

說回%的Latte,奶的油脂感,稍稍蓋著咖啡的香氣,降低了其甘苦,入口香滑,感覺不太重,總算喝得令人身心舒暢;最怕喝到令我心跳加速,手騰腳震的咖啡,忽然之間情緒緊張起來;我沒有細心留意其咖啡豆的背景,除非我手上的是單品咖啡啦。



柔和的海風迎面以來,感覺上在這片刻途上,喝著杯咖啡,十分鐘也像是無限長。



有次喝它們的Lemonade,可揀礦泉水或有氣礦泉水,酸度單薄,轉瞬即逝,未到一半已經水汪汪,還是乖乖地去北角堡壘街,有很好喝的Lemonade在這裡。



這一股簡約風,已經吹到去中東,當你一個夜遊杜拜如何過,會否在風沙中,想起這杯咖啡?

我只想起李蘢怡。

% Arabica Hong Kong Star Ferry:尖沙咀天星碼頭1樓KP-41舖




2019年2月26日 星期二

檳城:借咖啡館充電@Gudang Café



從前的檳城,是否像芳艷芬口中的綠野春色景緻艷雅,我並不知道,今日的檳城,壁畫才是當地最美的風景,成為了遊人拍照的熱門地點。

入鄉難於免俗,平時我經常質疑中環嘉咸街的璧畫,有甚麼魅力,吸引大批遊客去潮聖,來到檳城,我還不是拿著相機,狂按快門?只是沒有與璧畫合照而已。

這一帶充滿街頭藝術氣息的地區,自然有不少咖啡館,好像全世界都覺得,咖啡館與藝術形成連環扣,玩IG的所謂網紅最喜歡打卡的地方,拿著本書,與咖啡一起拍照,我懷疑他/她們到底有沒有看書的習關,不過玩開IG都知道,IG世界真真假假也好,說到底也只是鏡花水月。

走進由貨倉改建已成的Gudang Café,由馬來文直譯過來,就是貨倉咖啡館,這個貨倉建於1950,差不多70年歷史的建築,門外的生銹招牌與鐵門,是經過歲月洗禮的痕跡。

2019年2月25日 星期一

蘇格蘭:夜靜的燈火,照樣感覺美麗@The Malt Room



上年十月中某個晚上,身處蘇格蘭的Inverness市中心,夜風凜凜,只得六,七度氣溫,吃過晚飯,但不想太早回到Hostel,想找個地方飲杯威士忌。

一個人飲酒悶嗎?我早已習慣,反而從獨自暢飲的時刻,得到一些寫作的靈感,或者是思考人生的時間。

Inverness市中心的橫街宅巷內,有一間威士忌酒吧,名叫The Malt Room,聽說是當地最佳威士忌酒吧之一。前年來訪這個全英國最北的城市,只顧喝啤酒,今次時間較上次充裕,就去見識一下。

2019年2月24日 星期日

一個味道一個故事:清脆煎米粉



咬落清脆,酥化可口,內裡軟滑,這是煎米粉的個性,以前老香港喜歡以煎米粉配上湯龍蝦,後來演變成為伊麵,或者工序沒有前者般煩複之緣故。

漸漸地,已沒有很多地方願意做,猶幸仍有些飯店,依然做出吃得令食客和顏悅色的煎米粉,單是我上年某兩場窮L飯局,每到煎米粉出場,即刻成為了全場焦點。

2019年2月22日 星期五

CRUISE:真的見証



昔日的北角邨,重建之後成為豪宅與高級酒店,身價何止三級跳,唯一不變的,旁邊渣華道街市,東寶小館每晚依然舞照跳。

Hotel Vic,走型格路線,主攻Y世代客人,應該是上年酒店界之中,名氣最響的新人,面臨著維港海景,始終最煞食。

上個月某一個晚上,與兩位朋友,走上去酒店最高層的餐廳:CRUISE,歡樂時光直落晚飯,踏進餐廳,高樓底的格局,開揚的景觀,令我想起金鐘某間精品酒店,同樣在頂樓的餐廳,感覺有點相似。

2019年2月21日 星期四

檳城:當地代表美食之亞參叻沙@愉園餐室



檳城的代表美食之一:亞參叻沙,與大家經常吃到的叻沙是兩回事,最熟悉的椰奶加香辣的湯底,烚蛋、蝦肉、螄蚶等配料,在新加坡吃到的所謂加東叻沙,我始終懷念結霜橋,每次去要吃兩碗。

年前在吉隆坡吃到的,大同小異,分別在於湯底更側重辣的一邊;我亦在當地吃過亞參叻沙,其酸味打破了普羅港人對叻沙的印象,其實,只是大家未曾接觸過而已。

香港可吃到亞參叻沙的地方,極少,石塘咀的Hotel Jen,旗下的餐廳:馬來一,是少數有供應亞參叻沙的地方;始終是酒店,價錢當然貴,如果在檳城的餐室,只須數塊錢一碗,當然是馬幣。

與昔日足球班霸,今天卻在次級聯賽爭升班的愉園同名,愉園餐室,網上有人推介這裡的叻沙,其位置與我下榻的酒店很近,沒可能錯過。

2019年2月20日 星期三

檳城:南洋的早餐@小蓬萊茶室



在檳城吃早餐,真的不愁沒有地方,隨便行過一間早上已開門的茶室,喝杯咖啡吃件多士,一天元氣之始,精神又爽利。

酒店附近有間小蓬萊茶室,網上的評價不錯,身處大街的橫巷頭段,不難找,步行往光大的方向,一定路過,對面屋的外牆,大大個容祖兒的屈臣氏廣告,港星在今日的馬來西亞,仍有一定影響力,始終當地華人依然當TVB是寶。

2019年2月18日 星期一

高雄:獺祭 X 高雄晶英國際行館



上年年尾在高雄舉行的Whiskyfair,我選擇住在晶英國際行館,位置非常便利,與三多商圈捷運站距離,只需五分鐘步行時間;與這次威士忌活動的場地,亦只是咫尺之遙。

酒店由即日起至2019年3月尾,為慶祝開業一周年,特別推出以日本著名清酒廠牌 - 獺祭為主題的悠哉 • 獺祭吧住房專案,每晚房租由每晚$8,599新台幣起 ( 約港幣2,180元),入住御典侶驛、御典雙驛等房型,並在獺祭酒吧享用「獺祭發泡濁酒50」360ml一瓶,再配以三道菜式,更送兩客「養生晨食」早餐、客房Mini bar飲品任飲,與及精緻小點。

2019年2月17日 星期日

渣馬2019日記




跑開有條路,跑出一條光明路,人生的路向更加清晰,長跑長有,是我終身目標。

今年很幸運,再次成功報名渣馬十公里比賽,記得收到確認電郵當日,我正準備出發往歐洲,準備在蘇格蘭舉行,以威士忌作主題的跑步比賽 - The Dramthon

回港後的十一月,操練表一片空白,完全沒有動過,把我的Garmin與跑鞋擱置一旁;十二月只跑了兩晚,加埋只得9公里,某晚跑到喪咳,自此被氣管敏感問題纏繞著,直到一月尾才復操,跳一段8公里。

比賽前臨急抱佛腳,埋門趕功夫,短短個多星期操夠40K,但沒有時間去運動場做間歇性訓練,兼預先感受一下比賽氣氛。

今年與上年一樣,抽中第一組,早上四點起床,以兩條香蕉做早餐,梳洗後便出門口,去到維園先寄存行李,後熱身。

2019年2月16日 星期六

檳城:整個旅程最貴的一餐@What The Duck



例牌出發之前上網找當地餐飲資料(我唔做伸手黨的),發現了一間名字很有趣,玩食字的西餐廳:What The Duck,在TripAdvisor網站裡面,檳城有九百多間入選餐廳,它排名第九。

與我下榻的酒店距離,只是步行五分鐘左右,留待最後一晚,來到這間WTD。看其名字,除了玩味盎然,同時亦代表餐廳的主角是甚麼,當然是鴨肉。

2019年2月15日 星期五

兩草:風中勁草



今年渣馬領選手包的安排,又一次惹來怨聲載道,第一天場面非常混亂,很多人要排個半小時才能領取,Facebook的跑步群組,怒火沖天,差不多個個喪罵。

我選擇在第三天才去,可能主辦單位知衰,即時作出改善,下班後黃昏時間到維園,完全不用排隊,直搗黃龍,計埋拿跑衣的時間,大約十分鐘;走過去嘉年華內的攤位,又跌了幾舊水,見到01體育的朋友,又寒喧幾句,做了二十下掌上壓,又換了一些紀念品,未比賽,先破財/輕鬆一下。

食友A與我同一時間拿選手包,他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去兩位台灣媽媽的吃什麼晚飯,我嫌中環比較遠,皆因晚上要早點回家趕稿;況且我早已鎖定去大坑的一間小店。

兩草,代表廣東話的$20俗語,以前$10紙是綠色,兩張加埋即是兩條草,小時候已經如此稱之。

2019年2月13日 星期三

北京樓(星光行店):四十周年全新面貌



第一次去星光行的北京樓,那時候正值沙士,是香港最差的日子,人心惶惶朝不保夕,當時有朋友在此包了一間房,品嚐手拉麵,北京烤鴨,乞兒雞等菜式,事隔多年,並沒有淡忘於某年某日,生活上偶爾遇著一些不如意,當想起被沙士肆虐的經歷,其實也不算甚麼。

早前重臨舊地,由昔日的傳統酒樓格調,搖身一變成為充滿時代感,嶄新面貌示人,四十歲的星光行北京樓,越老越有活力。

2019年2月11日 星期一

川流:德哥出山之有辣有唔辣



今個星期,除了要參加渣馬之外,同時亦會觀看著名填詞人 - 潘源良的二次創作音樂會,我長於八十年代,聽廣東歌長大,他的作品,我細細個已經一字不漏,唱出數字人生;愛情陷阱,是那個年代的Megahit,大人細路都識唱,可見當年廣東歌的影響力。

未開跑,又未開Show,這晚與三位朋友,先來這間新開不久,隸屬如心酒店集團,走型格路線的川菜館晚飯,它的名字叫川流,英文名叫Sichuan Lab,它是<<潘源良生炒廣東話之有辣有唔辣>>的合作夥伴。

暗黑的門面,從窗外窺探裡面的吧檯,燈光照亮了酒架上的酒瓶,走進餐廳,環境以黑色為主調,牆邊的試管,井然有序地排列著,像其英文名:Lab,以四川菜作實驗,試圖將傳統川味,給予另一番面貌。

Osteria Ristorante Italiano:遲來遲享受



友人KL生日,她工作繁忙,每晚都要開OT,想請她吃一餐生日飯,殊非易事。

惟有找一些營業至半夜的餐廳,大家都是窮L,某E字頭的訂檯APP,簡直是我們的恩物;尖沙咀假日酒店的意大利餐廳 - Osteria,於晚上九點半入座,可享有最便宜的半價優惠,當然酒水不包括在內,服務費收正價的10%。

我曾經到訪過這裡兩次,水準不錯的,否則再便宜也不會考慮。

星期五的晚上九點半準時入座,此時餐廳只得大約一半客人,眼見樓面人手不夠,或許在服務上難免有點怠慢,但我是非常理解,因為我都算是同行;易地而處,加上我用優惠價光顧,真的不能要求多多。

2019年2月9日 星期六

第一盅頭飯:腸粉以外



前幾年曾經拿過米芝蓮推介,太子砵蘭街的第一腸粉,上個月開到去土瓜灣,不賣腸粉,掛著第一之名,賣盅頭飯。

隱身於鄰近八度海逸酒店的炮仗街,除了數款盅頭飯,還有兩款燉湯,與及一些小吃,盅頭飯賣$25,略貴於隔兩條街的慶發

說到區內的盅頭飯,我始終以落山道明珍為首選,十多年前開始光顧,心知這裡是的士司機飯堂,理應有點功架;一試其排骨飯,粒粒米飯蒸得筆挺,我當時還問師傅,用甚麼米煮成。

2019年2月8日 星期五

檳城:坐得AirAsia,唔爭在住埋Tune Hotel



有讀者PM我,詢問我在檳城住那一間酒店。

今次我乘坐AirAsia,只帶個背囊,瀟瀟灑灑的給我瀟灑的上機,雖然要經吉隆坡轉機,但是機票價錢,便宜過因航一千大洋;由吉隆坡去檳城,原定一小時多的航程,結果只需四十分鐘便到,難道這才是空中紅Van?

既然我選擇AirAsia,酒店方面,唔爭在住埋Tune Hotel

檳城的酒店真的便宜,如果我用歐洲住酒店的錢,已經可以住香格里拉;我今次沒打算豪華遊,Tune Hotel三晚房租,在旅遊網站用Promotion Code訂(10% off),再加埋稅項,就等於我兩年前,於愛丁堡Tune Hotel留宿一晚的價錢,只須四百頭,當然是港幣。

2019年2月6日 星期三

檳城:垂涎三尺雞@文昌海南雞飯



在Google輸入:檳城 海南雞飯,即時顯示頭三間:

文昌海南雞飯

伍秀澤

東城

在大東飲完茶,發現超過五十年歷史的老店,現今由第二代經營的文昌海南雞飯,原來就在附近,人在旅途胃口特別好,早餐也可以吃兩餐,豈能錯過在檳城吃海南雞的機會。

2019年2月5日 星期二

The Lounge(千禧新世界酒店):跑完步的午餐



由土瓜灣跑去尖東海旁,難度最高是那條斜路,我試過齋衝天橋鍛鍊耐力,全長六百米,跑到落橋,可見右邊是隔著一條梳士巴利道的千禧新世界酒店

這年來,到訪過這裡的The Lounge三次,跑完步來吃個有營午餐,$235 + 10%一位,看似不太便宜,但我有酒店的餐飲會藉,可享有七五折優惠;折後,剛好不過$200。

以前我背負著三個報章/雜誌專欄,有段時間經常過來,喝著花茶,打開電腦寫文,開揚的環境,整個人也好像精神一點。

2019年2月4日 星期一

蓮香樓:回憶,是寒冷早上的茶盅



今早,收到小寶的訊息:(蓮香樓真係結業?)

我:(係,果陣同你去過,你仲搶咗張單嚟埋。)

九十二年老字號,中環蓮香樓,將會在本月底結業,到時會否另覓地址重開,一切未知之數。

雖然近年聽過有關這裡的水準不斷下跌的評語,我在這十多年來,光顧了不知多少次,當中包括一些難以忘懷的回憶。

想起這一段中環蓮香晨光:

八年前的一月初某個早上,天氣寒冷,與好友小寶在此飲早茶,很難得他會應約,那時他仍在某某領事館上班,我仍在中環某十九酒店返通宵班,一個剛下班,一個準備上班的人,就在蓮香樓的交叉點相見。

我承認當時的心情很低落,憤怒,估不到一段情的終結,引出不少牛鬼蛇神的真面目,腦海裡一直想著怎樣報復;那段時間,小寶在我身邊,雖沒有給予實際上的支持,他肯花時間去聽我吐苦水,心存感激。

與友人V今年第一口茶,來到了蓮香樓,八十幾年老字號,每個早上也人頭湧湧,當中有很多是拿著旅遊書來的旅客,加上原有的固定客人,早上的蓮香樓,逼到水洩不通。

我來了多次,她亦來過好幾次,無須講一大段古,單刀直入拿著茶盅;現今很多年青人不知茶盅為何物,她比我年輕得多,也懂得這個"飲食文化遺產";全港除了蓮香樓、蓮香居陸羽之外。也沒有地方可用茶盅矣。

她說早前在陸羽飲茶,侍應不供應茶盅,我說:(我諗佢地覺得你後生,一定唔識用啦。)

2019年2月3日 星期日

檳城:雞飯作早餐@大肥仔雞飯



晨早流流吃雞飯,有甚麼問題?

以前酒樓早上茶市,也可以叫碗切雞飯,去到馬來西亞,雞飯店早上九點開門營業,檔口掛著一隻隻白切雞、燒雞、其他燒味,準時恭候。

下榻的酒店旁邊,就是有間這樣的雞飯店:大肥仔,老闆真的是大肥仔一名,坐在店內,有如生招牌。

回程的航班時間為下午一時,當日早上退房之前,走過來吃個早餐,我並不是唯一一位客人,有數位食客,正低著頭吃雞飯。